当前位置: 德晋彩票app > 文学资讯 > 正文

辽朝随笔名篇: 钱神问对(清卡塔 尔(阿拉伯语

时间:2019-11-07 23:58来源:文学资讯
戴子曰:“吾数汝之罪,则熔汝使化而毒未歇[11],锉汝使折而害无救也[12]。”神怒曰:“子固孺子[13],不足怜,今偶相遭而众辱我[14]!且夫吾之为功也,薄海内外[15],苟非余则戚戚

  戴子曰:“吾数汝之罪,则熔汝使化而毒未歇[11],锉汝使折而害无救也[12]。”神怒曰:“子固孺子[13],不足怜,今偶相遭而众辱我[14]!且夫吾之为功也,薄海内外[15],苟非余则戚戚嗟嗟[16],窘然而无以为生。一二迂妄者吾避去[17],自余诸公贵人,皆孳孳幕予[18],手摩而目属[19],以及庶民卑贱之流,无不愿为我死者。且夫吾之为质也[20],流转而不穷,历久而不坏,爱我者归之,不爱我者谢勿往。吾岂有求于世哉?世求我而巳耳。是故官吏非吾不乐,商贾非吾不通,交游非吾不厚,文章非吾不贵,亲戚非吾不和,有吾则生,无吾则死。是故盗我者县官有禁[21],谋我者锱铢不遗[22],诚明夫利害之分[23],而审夫得失之势也。子何以云尔乎[24]?请勿复敢见子矣。”

文本又进行了更深一步的推导。既然不善人多,再加之不善人能用伪善的面貌盗窃国家,那国家将易主频繁,战乱不断。谁的错呢?“圣人之过也”

2.小国寡民

  注释:

2摄缄縢,固扃(jiōnɡ)鐍(jué):结绳,坚固锁钥。

3.有机事者必有机心 《庄子·外篇·天地篇》: 子贡南游于楚,反于晋,过汉阴、见一丈人方将为圃畦,凿隧而入井, 抱瓮而出灌,滑滑(gǔ)然用力甚多而见功寡。子贡曰:“有械于此,一 日浸百畦,用力甚寡而见功多,夫子不欲乎?”为者仰而视之曰:“奈 何?”曰:“凿木为机,后重前轻,挈水若抽;数(sù,速)如泆(沸溢) 汤,其名为槔(gāo,即桔槔)。”为圃者忿然作色而笑曰:“吾闻之吾 师,有机械者必有机事,有机事者必有机心。机心存于心中,则纯白不 备;纯白不备,则神生(性)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载也。吾非不 知,羞而不为也。”子贡瞒然(羞怍貌)惭,俯而不对。

  戴子曰:“固也,吾试且略言之。昔者生民之初,浑浑噩,数千百年间,耕田凿井,衣衣食食[25],天下太平,安乐无事。当是时,岂有汝哉?自汝出,而轻重其制[26],铢两其名[27],方圆其象[28],流传人间,惑乱民志,万端俱起。于是庸夫之目,为汝为重轻;奸人之手,以汝为上下[29]。或执鞭乞哀[30],流汗相属。不然,设心计,走坑险,蒙死侥幸[31],损人益己,互相攘夺。或至犯科作奸[32],椎牛发冢[33],聚为博奔[34],出为盗贼。至于官之得失,政以贿成[35],敲骨吸髓,转相吞噬[36],而天下之死于汝手者,不可胜数也!挺土刻木以为人[37],而强自冠带;羊狠狼贪之徒[38],而恣侵暴,刳穷孤[39],而汝之助虐者,不可肚数也。且又摄其缄縢[40],固其扃鐍[41],兀然匿于小人暴客之室中,酿争而藏垢,避正而趋邪,使夫义士仁人,瞿瞿然惸惸然不能出气[42],修德益穷,有文益困。而汝独纷纷然奔走天下,颠倒豪杰,败坏世俗,徒以其臭薰蒸海内[43],气之所感,积为迷惑之疾:见之者慕,闻之者思,得之者喜,失之者悲,有无不平[44],贪吝接踵,而充塞仁义[45],障蔽日月,使天下伥伥乎无所之[46],而惟汝之是从。”

将为胠(qū)箧(qiè)探囊发匮1之盗而为守备,则必摄缄縢,固扃鐍2,此世俗之所谓知也。然而巨盗至,则负匮揭箧担囊而趋,唯恐缄縢扃鐍之不固也。然则乡之所谓知者,不乃为大盗积者也?

故尝试论之。世俗之所谓知者,有不为大盗积者乎?所谓圣者,有不为大盗守者乎?何以知其然邪?昔者齐国邻邑相望,鸡狗之音相闻,罔罟之所布,耒耨之所刺,方二千余里。阖四竟之内,所以立宗庙社稷,治邑屋州闾乡曲者,曷尝不法圣人哉?然而田成子一旦杀齐君而盗其国,所盗者岂独其国邪?并与其圣知之法而盗之。故田成子有乎盗贼之名,而身处尧舜之安,小国不敢非,大国不敢诛,专有齐国。则是不乃窃齐国并与其圣知之法以守其盗贼之身乎?

尝试论之:世俗之所谓至知者,有不为大盗积者乎?所谓至圣者,有不为大盗守者乎?何以知其然邪?昔者龙逢斩,比干剖,苌弘胣,子胥靡,故四子之贤而身不免乎戮。故跖之徒问于跖曰:“盗亦有道乎?”跖曰:“何适而无有道邪!夫妄意室中之藏,圣也;入先,勇也;出后,义也;知可否,知也;分均,仁也。五者不备而能成大盗 者,天下未之有也。”由是观之,善人不得圣人之道不立,跖不得圣人之道不行。天下之善人少而不善人多,则圣人之利天下也少而害天下也多。故曰,唇竭则齿寒,鲁酒薄而邯郸围,圣人生而大盗起。掊击圣人,纵舍盗贼,而天下始治矣。夫川竭而谷虚,丘夷而渊实。圣人已死,则大盗不起,天下平而无故矣!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虽重圣人而治天下,则是重利盗跖也。为之斗斛以量之,则并与斗斛而窃之;为之权衡以称之,则并与权衡而窃之;为之符玺以信之,则并与符玺而窃之;为之仁义以矫之,则并与仁义而窃之。何以知其然邪?彼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则是非窃仁义圣知邪?故逐于大盗,揭诸侯,窃仁义并斗斛权衡符玺之利者,虽有轩冕之赏弗能劝,斧钺之威弗能禁。此重利盗跖而使不可禁者,是乃圣人之过也。

故曰:“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彼圣人者,天下之利器也,非所以明天下也。故绝圣弃知,大盗乃止;掷玉毁珠,小盗不起;焚符破玺,而民朴鄙;掊斗折衡,而民不争;殚残天下之圣法,而民始可与论议。擢乱六律,铄绝竽瑟,塞瞽旷之耳,而天下始人含其聪矣;灭文章,散五采,胶离朱之目,而天下始人含其明矣。毁绝钩绳而弃规矩,攦工倕之指,而天下始人有其巧矣。故曰:大巧若拙。削曾、史之行,钳杨、墨之口,攘弃仁义,而天下之德始玄同矣。彼人含其明,则天下不铄矣;人含其聪,则天下不累矣;人含其知,则天下不惑矣;人含其德,则天下不僻矣。彼曾、史、杨、墨、师旷、工倕、离朱者,皆外立其德而爚乱天下者也,法之所无用也。

(三)庄子的社会理想

  [1]色赤而目方:古钱多以铜铸成,故曰色赤;钱形外圆,中有方孔,故曰目方。[2]刺其面为文:古钱两面有字,一面为铸钱年代,一面为币值;有些古钱还铸有图案花纹。[3]小衢(qú瞿):大路当中。忂:大路。[4]笃(dǔ堵):忠实,诚恳,[5]若:你。[6]具以名对:无保留地以其名称相答。“具”通“俱”,完全。[7]若是:如此。[8]靡:无,没有。[9]罔:无,没有。[10]顾:反而。[11]毒未歇:毒害尚未终止。[12]害无救:祸害尚未补救。[13]孺子:幼儿。[14]遭:遇。众辱:当众辱骂。[15]薄:迫近,到达。[16]“苟非”句:如果没有我,人们就会发出悲戚哀叹的声音。苟:如果。[17]迂妄者:迂腐狂妄的人,指不重视金钱者。[18]孳孳:同“孜孜”,勤勉。[19]目属:用眼睛盯着。属(zhǔ主):专注。[20]质:性质。[21]禁:监禁,引伸为监狱。[22]锱铢(zī zhū资朱):古代重量单位。一锱四分之一两,一铢为二十四分之一两;因为都是很小的重量,故锱铢连用,用来表示用少的钱、物。[23]“诚明”句:真正明白了利害的分界。夫:语助词,无义。[24]何以云尔乎:为什么要那样说呢?[25]衣衣食食:穿衣吃饭。衣衣:前衣字为动词,读为yì(义),穿。食食:前食字为动词,读为sì(似),吃。[26]轻重其制:有了钱币重量的规定。[27]铢两其名:古代铸币有时以钱的重量为币值,如秦代铜币“半两”,西汉铜币“五铢”,即因其钱币的重最而得名。[28]方圆其象:内方外圆的样子。象,形状,样子。[29]“奸人之手”二句:言奸恶的人办事,根据人们金钱多少分贵贱高低,采取不同态度。[30]执鞭:为人驾驭车马,意为给别人服役。[31]蒙死侥幸:言冒着生命危险,以图侥幸发财。蒙:冒。[32]犯科:犯法。科,科条,法律。[33]椎牛发冢:盗墓掘坟。椎牛:“牛“当作“埋”,“椎埋”意为盗墓。沈约《齐故安陆昭王碑文》:“椎埋穿掘之党,阡陌成群。”发冢:掘开坟墓。[34]博弈:博和弈原来都是古代的棋戏,此处指赌博。[35]政以贿成:政事依靠贿赂而成。[36]吞噬(shì示):吞咬。噬:咬。[37]挺土刻木:指用泥土堆起或用木头雕刻神像。[38]羊狠狼贪:比喻暴戾贪残《史记项羽本纪》:“下令军中曰:猛如虎,狠如羊,贪如狼,强不可使者,皆斩之。”[39]刳(kū枯)穷孤:剥削迫害孤苦百姓。刳:剖开,挖空。[40]“摄其缄縢”二句:《庄子胠箧》:“摄缄縢,固扃鐍。”摄(niè聂):结;缄縢(jiān téng坚腾):绳索。“摄缄縢”意为将箱箧捆紧。[41]扃鐍(jiōng jué窘决):门或箱香箧上可加锁的地方。[42]瞿瞿(jù巨):惊恐的样子。惸惸(qióng穷):忧虑的样子。[43]薰蒸:气味升腾。[44]有无不平:有和无形成不平。[45]充塞仁义:语出《孟子滕文公下》,意为堵塞仁义之途,窒息仁义之道。[46]伥伥(cháng昌):盲目无所见的样子。[47]乌:何。

《胠箧》一章的比喻视角独特,令人称奇。大道以无为有,以无用为有用,以无为为有为,以无知为有知;世俗相反,视有为有,视有用为有用,视有为为有为,视有知为有知。胠箧探囊发匮发于有知,生于有为,寄于有用,在世俗眼里,已经万无一失;但大盗盗走箧囊匮时,还嘲笑说,生怕你防得不牢。相类比,知、仁义等也是一种保护、防护,它们就好像“胠箧探囊发匮”。既然后者可盗,前者未尝不可盗!下文以田成子盗齐国,暴君戮贤臣失例。

(一)哲学本体论:以道为本

  写“钱神”的文章,早在魏晋时期,即有成公绥和鲁褒的《钱神论》。(成公绥所写全文已佚,仅存残篇。)戴氏此文讥刺金钱崇拜的恶浊世俗,揭露过去时代的金钱罪恶,与《钱神论》有同工之妙。但此文又不同于《钱神论》,它把批判的锋芒指向黑暗的吏治,借数“钱神”之罪,揭露了统治集团的贪酷腐败,控诉了官府敲骨吸髓地压榨孤穷百姓的罪行,描绘了“强自冠带”的贪官污吏的丑恶嘴胜,这正是戴氏所处时代黑暗吏治的真实写照。因此,其思想价值远远高出于《钱神论》。此文淋漓姿肆,犀利泼辣,从一个方面表现了戴氏杂文的风格。

文:

1.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庄子·外篇·胠qù箧qiè》: 将为胠箧探囊发匮之盗而为守备,则必摄缄滕(绳),固扃 (jiōng,关钮)鐍(jué,锁钥),此世俗之所谓知也。然而巨盗 至,则负匮揭箧担囊而趋,唯恐缄滕扃鐍之不固也。然则向之所 谓知者,不乃为大盗守者乎?……圣人不死,大盗不止。……何 以知其然邪?彼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 则是非窃仁义圣知邪?

  有神色赤而目方[1],刺其面为文[2],立中衢[3],臭达于远;众皆拜,祈请甚笃[4],或咄咄叹息不已。戴子见之,曰:“此何神也?”众曰:“非若所知[5]。”前问神,神具以名对[6]。戴子笑日:“吾闻汝久矣,汝固若是而已者耶[7]!其何以动众如是甚也?”神曰:“吾行游天下,靡人不畏[8],罔敢不恭[9],子顾且云云[10],岂有说乎?”

“盗亦有道”的例子也值得品味。盗跖类比儒家的圣、仁、知、勇、义解释了盗贼为盗为贼的道理。如果不从世俗的道德角度去评判,盗跖的见解仿若另类的儒学观念。(盗跖本在利,儒学本在名)可见,文本已经能够跳出“圣人之道”的表面价值(儒学),而深入其普适性。令人不幸的是,世上“善人少而不善人多”,善与不善的人都有道,那“圣人之利天下也少而害天下也多”。若要扭转局面,就须废圣人。(显然现实不可能)

《庄子·外篇·天地》“黄帝失玄珠”:

  神曰:“子言固然,然余之道,此乃其所以为神也,汝乌足以知之[47]?”因仰而嘻笑,俯而却走,伸目四顾,举手而别,众共拥之以去。

1胠箧探囊发匮:撬箱,掏布袋,开柜子。

4.对悲苦生命的忧患意识 《庄子·内篇·齐物论》: 一受其成形,不亡以待尽。与物相刃相靡,其行尽如驰, 而莫之能止,不亦悲乎!终身役役而不见其成功,苶然疲役而 不知其所归,可不哀邪!人谓之不死,奚益!其形化,其心与 之然,可不谓大哀乎?人之生也,固若是芒乎?其我独芒,而 人亦有不芒者乎?

解:

(四)庄子的认识论: “心斋”“坐忘”

注:

《老子》第八十章: 小国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 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民复结绳而 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 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读到结尾一段,才知道本章在为《老子》三十六章中“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示人”做注。国之利器谓圣智,乃至圣人。《老子》第十七章云:“太上,不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辱之。”圣人之世对应“亲而誉之”,“国之利器不可示人”对应“太上,不知有之”。其实,后文的内容同样可以在《老子》中找到线索。《老子》第十九章云:“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与文本道理无异。

《庄子》解,每章一读。

庄子的主要思想

《庄子·内篇·大宗师》: 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可传而不可受,可得而不 可见;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神鬼神帝,生天 生地,在太极之先而不为高,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 生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

1.“坐忘” 《庄子·内篇·大宗师》: 颜回曰:“回益矣。”仲尼曰:“何谓也?”曰:“回忘仁义 矣。”曰:“可矣,犹未也。”他日复见,曰:“回益矣。”曰: “何谓也?”曰:“回忘礼乐矣。”曰:“可矣,犹未也。”他日 复见,曰:“回益矣。”曰:“何谓也?”曰:“回坐忘矣。”仲 尼蹴然曰:“何谓坐忘?”颜回曰:“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 同于大通,此谓坐忘。”仲尼曰:“同则无好也,化则无常也,而 果其贤乎!丘也请从而后也。”

(二)庄子的人生观

3.死为至乐 《庄子·外篇·至乐》: 庄子之楚,见空髑(dú)髅,髐(xiāo空枯状)然有形,撽(击) 以马捶,因而问之,曰:“夫子贪生失理,而为此乎?将子有亡国之 事,斧钺之诛,而为此乎?将子有不善之行,愧遗父母妻子之丑,而 为此乎?将子有冻馁之患,而为此乎?将子之春秋故及此乎?” 于是语毕,援髑髅,枕而卧。夜半,髑髅见梦曰:“子之谈者似 辩士,视子所言,皆生人之累,死则无此矣。子欲闻死之说乎?” 庄子曰:“然。” 髑髅曰:“死,无君于上,无臣于下,亦无 四时之事,从(纵)然以天地为春秋,虽南面王乐,不能过也。”

而不得也。乃使象罔得之。黄帝曰:“异哉!象罔乃可以得之乎?”

浮生如梦 《庄子·内篇·齐物论》: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不知周也,俄然 觉,则蘧蘧然(qú,惊疑貌)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 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 ”

2.人生苦痛 《庄子·内篇·大宗师》: “以生为附赘县疣,以死为决(疒丸)溃痈。”

2.“心斋” 《庄子·内篇·人间世》: 回曰:“敢问心斋?” 仲尼曰:“一若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 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于耳,心止乎符。气也者, 虚而待物者也。惟道集虚,虚者,心斋也。”

南海之帝为儵(shū),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儵与忽时相与遇于浑沌之地,浑沌待之甚善。儵与忽谋报浑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

黄帝游乎赤水之北,登乎昆仑之丘而南望,还归遗其玄珠。使知索之而不得,使离朱索之而不得,使喫(chī)诟索之

《庄子·内篇·应帝王》“儵忽与浑沌”:

编辑:文学资讯 本文来源:辽朝随笔名篇: 钱神问对(清卡塔 尔(阿拉伯语

关键词: 德晋彩票app 散  文 庄拓 诸子百家 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