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晋彩票app > 文学资讯 > 正文

【连载】《苦菜花也有春天》(14)第十四章  重

时间:2019-10-30 16:38来源:文学资讯
但是,问遍全市的企业,仍然没有哪个企业接受他,都说人满为患,下岗职工还没法安排哩。 这里所说的“配人”,不是男女交媾配出人来,而是“配备人员”的紧缩句。 他是一家国

  但是,问遍全市的企业,仍然没有哪个企业接受他,都说人满为患,下岗职工还没法安排哩。

  
  这里所说的“配人”,不是男女交媾配出人来,而是“配备人员”的紧缩句。
  他是一家国有农场闭路电视台的台长,手下有十几个人。电视台有自办节目,仅有三个采编人员。三个采编人员中就有一个是组织部长硬塞进来的他的亲属,因为不会写稿,只能打杂,成了台长心中的“废物”。剩下的两个能拿起来的,又调走了一个,必须再配一个。
  因为采编人员少,不仅要天天得采编场内电视新闻,确保每日新闻节目正常播出,还有大量的费工费力的电视专题。因已经有了一个“废物”,三个人的活两个人干,可把两个顶壳的忙得不可开交。常常因为忙不过来,台长也不得不亲自上阵,让他尝尽了苦头。
  电视编采人员不仅要求政治素质好,还要求笔杆子硬,最好还有摄影基础。虽说要求比较高,但场内并不缺乏人才,经常能在报刋上见稿的业余报道员就有几十,从中选出个最优秀的,稍加培养就能胜任。台长心里很清楚,事情一定不会那么简单。
  摄像记者这活,在人们的印象中,整天扛着摄像机,总是出现热闹场合,既文雅又光鲜,在农场这样生产单位来说,绝对是年轻人人人羡慕的差事。有这么个机会,不知道有多少人垂涎三尺。
  自打有了空位以后,什么老同事、老朋友、老乡、老熟人,反正认识的不认识的,都糊在他的家里,缠磨他给安排人。台长处理这事儿倒简单,就一句话,你们连想也别想!其实,他们缠磨他可以说是徒劳的,像这样的岗位配人,没有农场场长书记两个人联手拍板,别人谁也说了不算,当然也包括他这个一台之长。
  其实,他并不怕别人惦记着,他最怕的是领导惦记着。当下单位领导作风也不怎么样,像这样人人见了眼红的工作,领导少不了先安插他们的子女和亲属。即便没有可安插的,他们也会给你塞进来那么给他们“喂上”的人。这些人百分之百的是“废物”,要挡住这么“废物”进来,他要用自己的小胳膊去拧领导的大腿,明知不易,不拧又不行,不拧照他自己的话说,他的日子真就没法过了!
  为了防止领导再给他塞“废物”,他准备先下手为强。他精心挑选了三名最优秀的业余报道员,写了份报告,报给组织部考察选用。他琢磨着人刚调走,或许领导还没来的急考虑这桩事,或许还没人找他们,看了他的报告领导迷迷糊糊就点了头,兴许能“蒙混过关”。报告送上去了几天也没有回音。台里又急等用人,他不得不去找组织部问个究竟。组织部长说,没等他报告上来,书记便跟他打了招呼,说他儿子一心想干这个活。还说这样他也没法再把他的报告给书记看了。他说书记儿子不会写稿是干不了这活的。组织部长说他知道不合适,却没法在书记面前说。台长这点雕虫小技,就如此简单的泡汤了。
  仅过了一天,行政办公室主任来找台长。行办主任当然是场长心腹。说场长有意让他侄子来干这个活,非逼着他表态。台长知道书记想配他儿子,岂敢乱答应,那样少不了得罪书记。行办主任见他既不说行也不说不行,撂下一句带有要挟的话,这事不办今后你们还想不想花钱了?然后生气地扭头走了。
  书记儿子的事还不知道怎么对付,又来了场长侄儿的事儿,这无疑让他添堵。可他转念一想,不对,这桩事可以利用一下。如果能把场长要安排他侄子事告诉书记,书记安排儿子就不会办了。然后再把书记要安排儿子的事告诉场长,场长要安排侄子也不好办了。反正他俩都是以权谋私,干的都不是什么好事,让他俩互相掣肘去吧。就像两只馋猫在争一块肉,猫掐起来了,肉或许真的能剩下。
  台长去鼓动组织部长去想两位领导分别汇报,组织部长先是担心这么办会给领导之间制造矛盾。台长劝导人家说,现实情况就这样,不这么办两个领导必得罪一个。组织部长寻思寻思也是,两个领导谁他也得罪不起。再加上台长过去帮组织部长安排过人,组织部长还是领情蛮配合的。组织部长分别向两位领导做了汇报,书记说场长的侄子是个小地痞子不能用,场长说书记儿子是酒囊饭袋不能用。台长知道了心里暗暗高兴地骂道,狗咬狗一嘴毛!
  掣肘是掣肘了,因两位领导相持不下,人还是配不上,对台里的工作影响越来越大。台长又是冥思苦想,终于又想出了更为“阴损”的一招。他要给报社写一篇表扬两位领导的稿子。他是新闻干事出身,写稿没问题,而且跟报社关系熟,写稿一定能用。他要来一个反面文章正面作,表面上是吹嘘领导清正廉洁,实际上要利用舆论来断了他们以权谋私的想头。他知道凡是吹嘘领导的稿子,他们看了都会高兴,唯独他写这篇,领导看了表面上不会说什么,心里可就难说了。他也怕被领导穿小鞋,所以稿子用的是笔名,还特地授意好了报社编辑务必给他保密。很快,这篇他精心“创作”的题目为《书记场长两袖清风,人员配备不徇私情》的报道见报,因为领导们以前也没少安排七大姑八大姨,在社会上引起一片哗然。领导们看了,在表扬面前,自己总不能打自己的脸,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想办的事也不敢办了。
  没过几天,台长便接到组织部通知:此名采编人员配备实行公开招聘择优上岗。这正是台长一心想要的。他接到通知后,脸上若无其事,心里却兴高采烈。
  
  
  (完)

大鹏望着总编和阿花笑了笑,说:"肯定愿意,不然我报名干什么?"

  母亲无可无不可的,浅浅地笑笑点了点头。送他出门的时候还含意不明地又笑了笑,轻轻地在他肩膀上拍了几下,放他走了。

等到和阿花接触久了,了解了阿花的际遇,大鹏十分惊讶,看不出阿花是经历这么多事的人。非常欣赏阿花的大鹏心里油然而生一种感觉,这样的女子,不应该这样受生活的折磨,应该给她以温暖,不过他想自己还有一个女儿,觉得对阿花不太公平,毕竟人家还没有带过自己的儿女,不知她心里是怎样想的。

  改革今年大学毕业,工作的事自然不用他操心,早在他还坐在教室里写毕业论文的时候,母亲已经为他安排了去处。回来当天,母亲就说,儿子,你工作的事已经定了,市委组织部,过几天就去上班吧。

上一章

  第二天改革又去了电视台,照样答应录用,照样又是变卦。不过电视台的电话打得晚了一天,但内容和报社大同小异。

这下子事情大发了,等到林奇知道,事情已经不可挽回,没办法林奇就这样上了失信人黑名单,被冻结所有资产,被限制所有高消费,他的大名堂而皇之出现在工行隔壁墙上,客户没有办法挽回损失,于是有人就投诉到报社,希望能引起上级领导的重视,有点作用。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4年第9期  通俗文学-讽刺小说

林奇一向口碑很好,谁也不知道,他竟会用这样的招数来圈钱,以他的人品,居然很快借到了几百万块钱,林奇以为用这些钱就可以挽救阿梅,谁知道阿梅瞒着他把借到的钱又投入进去,结果并没有改变,那些钱就像扔进大海的石头,连水花都没有泛一下就没了。

  改革摇摇头。母亲问他,那你打算怎么办?他说,我不知道。母亲叹了口气,以商量的口气说,不行了先到组织部去上班?

前言和目录

  总编支支吾吾地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第二天,大鹏就背着个包亲自来了,阿花领着大鹏到报社总编那里打了个转,看到大鹏拿出一本本的摄影集和获奖证书,总编很满意说:"不用多说,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上班。"

  市晚报社看过他的学历证明,对他十分满意,让他填过一应表格,总编让他回家等消息,说是不应该有什么问题。临走,还把他送到楼下,才握手告别。

阿花简单地寒暄了几句就进入了主题,通过林奇的讲述了解到,原来自从林奇与阿梅结婚之后,阿梅看别人炒期货赚了大钱,心里很是有点想法,于是利用客户闲置的资金,自己炒了几把石油期货,刚开始运气好,赚了七八十万,信心十足,打算再赚一把就可以收手,谁知道,股指期货市场风云突变,原来赚的七八十万亏在里面,还把客户的本金百来万也陷在里面,这下子阿梅懵了,才把情况告诉了林奇。

  但是改革高兴得过早了一些,当天晚上他正躺着看书,接到了晚报社总编的电话,很抱歉地告诉他,报社暂时没有编制,还不能接受他。改革问总编,昨天你不是黑籽红瓤地答应得好好的吗?怎么只隔了一天就变卦了?

看到这一幕,阿花本来以为自己很快意,可其实内心又觉得苦涩,再问问林老师和齐英阿姨的情况,也已退休在家,齐英可能不愿见到阿花,到外面跳广场舞去了,林清因为不满齐英和林奇与阿花离婚的决定,在家也与阿梅处得不太愉快,后来自己到老家养老了,这边的事也不再过问。

■ 李培俊

图片 1

  早上起来,刚刚坐上饭桌,改革就说,妈,工作的事我自己跑吧。你为我操了几十年心了,我也该出去闯闯了。

最让人无语的是,后来林奇因为某个偶然机会,居然发现阿梅与自己的老总有染,林奇高度怀疑原来阿梅逼婚的那个儿子,可能并不是自己亲生的,一想到这,林奇就莫名的悲痛,看到阿花,更悲从中来。

  20几年了,无论大事小事,改革都习惯于听从母亲的安排,他的一切都是母亲替他包办的。他知道母亲是为他好。上大学报志愿的时候,本来改革要报考中文系,实现从小当作家的梦想。可母亲说,儿子,你傻不傻呀,都什么年代了,现在谁还愿意当作家?谁说谁是作家比骂这个人阳痿还要入骨三分。母亲一言九鼎,改革便报考了没多少人愿上的政教系。

看着林奇希冀的目光,阿花坚定地摇摇头,头也不回地走出林奇的家门。

  他知道自己失败了。他还知道,他是败在了母亲手上,他的事是要由母亲来做主的,起码暂时他无法改变这种现状。因为母亲既是母亲,同时也是身居高位的领导干部。

过了几天,大鹏就带着五岁的女儿,来到江阴日报,开始了在江阴日报的新里程。

  现在的岗位职位往往是僧多粥少,这是中国的现状,也是暂时无法改变的事实。改革能够谋到这么好的单位,是多少大学生梦寐以求的事。改革当然明白母亲的良苦用心,组织部是发官帽的地方,手里提着官帽,何愁戴不到自己儿子头上?

大鹏说:"那好吧,我明天打电话给你,跟家里说一声。"

  母亲惊讶地看了改革好一会,看着看着,母亲的眼睛便有些湿漉漉的。他就有些慌恐,连忙说,妈,我说错什么了吗?

大鹏对阿花颇有好感,认为阿花是一个很有责任心,很有担当的女性,能够与她一起共事,也非常高兴,希望阿花能够给他机会。

  母亲从不问改革求职的事,一个字都不提。但他知道母亲是关心这个事的,只是不说到嘴上而已。

打电话给大鹏,问他是什么情况?大鹏说,因为他长期在外奔波,没有照顾好妻子和女儿,妻子居然有婚外情,被出差回来的大鹏撞个正着,结果干脆跟那个男的出去了,不再回来,大鹏一气之下就离婚了,又不放心自己的女儿跟她妈受气,于是就带了女儿,要离开原来的报社,远离伤心之地,看到网上发布的《江阴日报》招聘摄影记者的通知,喜出望外,赶紧报名,因为他也知道,阿花是在江南省《江阴日报社》新闻部。

  可这次改革不想再听从母亲的安排,这与这个岗位本身无关。他觉得自己已经22岁了,凡事应该有自己的主张,自己该作上一回主了。

林奇目瞪口呆,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只得偷偷的用手边的钱去给她填补客户的空洞,可他的钱也是客户的,于是林奇想了个办法,说是在某某繁华地段,买了一块地开发,因资金不足,邀请客户来投资,大家共同分享利润,甚至还出示了相关资料并领客户去现场察看过。

  走出报社大门,是一派明亮得有些不太真实的阳光,走在阳光里,改革就想,求职也并不是什么难事,这不,一说就成了嘛。

了结了林奇这件事后,回到报社阿花开始着手招聘摄影记者的事情,原来阿花报社的摄影记者,因为个人原因到深圳发展去了,报社不得不在网上发布公告招聘一名摄影记者,已收到一大把简历,阿花接过助理送来的简历一看,简历的第一张不就是一起游西藏的大鹏吗?

  于是,改革在饭桌上宣布:从今天起,他要出去自己求职了。

于是大鹏就把心思花在了阿花妈妈和爸爸身上,工作之余经常到阿花爸妈那里拜访,有什么事,常常阿花没想到,大鹏又去办了,就这样久而久之好像成为阿花家里一员,几天没看到大鹏,阿花也觉得怪怪的,阿花的母亲看到这种情况,就试试探探说了,看着大鹏也蛮好说话的,虽然带了个女儿,女儿也蛮乖的,我看不如……

  改革退而求其次,把求职的目标定位在企业。他想,行政事业单位有编制,企业总没有所谓的编制吧。哪怕去当个小办事员,写个材料,出出板报,哪怕给头们打水扫地,也算是自己找的工作。

阿花阻住了她的话,说我暂时不想这样的,但并没有像以前一样明确的反对,阿花的妈妈心里有数,决定慢慢做工作,并把自己对阿花的满腔心事跟大鹏说了,大鹏听了更加坚定了呵护阿花的心思。

  母亲是个好母亲。当别人的家长为孩子上个重点小学、重点中学跑断腿,操碎心,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仍然难达目的的时候,改革的母亲却不费吹灰之力,把他送进了全市最好的学校。

走进原来熟悉的大门,阿花看着眼前的林奇百感交集,就是这个人,让自己人生走上了不可预知的轨迹,就是这个人,凝聚着自己的爱恨情仇,现在作为采访对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却一改往日的风度翩翩,脸色苍白,形容憔悴。

  这天,筋疲力尽的改革回到家里,母亲破天荒地问起他求职的事。母亲说,怎么样了?

阿花说:"没事,按你的资历和水平,到我们这里就是屈就了,你自己想清楚,如果真的愿意,那我就跟我们总编说说。"

  如果不是母亲的安排,改革也许就顺顺当当地去上班了,先当个科员,然后一步一步地攀爬上去,由副科到正科,然后副处,弄得好了,往上再上几个台阶也未可知。

下一章

  但是改革还是看出来,母亲真正的意思并没有说出来。

阿花安慰林奇,人总是要面对现实,再大的困难总是会有办法的,你能够主动地把这些情况向法庭说明,这样可能会减轻自己的过错,但是所有的资产都被冻结,这是不可挽回的。

  改革起初摇头,接着便点了点头。

阿花听说这个情况后,心中苦笑,就为了这个,林奇抛弃了她选择了阿梅,这简直比电视上演的更精彩。

  没有,母亲说,你没有说错,我们的改革长大了,是该出去闯闯了。

编辑:文学资讯 本文来源:【连载】《苦菜花也有春天》(14)第十四章  重

关键词: 德晋彩票app 编辑 小小说 军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