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萄京娱乐网址2492777 > 古典文学 > 正文

遇上比不上思量

时间:2019-12-22 09:35来源:古典文学
“一扇门,袖手今生,只因心守一座城。一座城,温柔围困,细腻心思伤了人……”—题记谁念西风独自凉,晚霞追忆,堪那夕照落幕,随之寂静夜阑珊。当一夜落花满庭,风飞去杳然

“一扇门,袖手今生,只因心守一座城。一座城,温柔围困,细腻心思伤了人……”—题记 谁念西风独自凉,晚霞追忆,堪那夕照落幕,随之寂静夜阑珊。当一夜落花满庭,风飞去杳然,那一纸的谈惋,风霜尽染。一扇窗,风过迷惘,一把枷锁,尘封以往韶光,蚀骨过后,瘦梗了期望,瑟瑟情薄定格在信笺。一把枷锁,一段囚崖,霜雪残情,萧瑟不堪一地,谁来拾捡?谁是不忘的青词?谁是不舍的尘烟? 踏过竹笺的霜白,踩过月殇的沉默,在织就的章节上,念念不忘,阙词愈加情长,一个人,一扇门,前尘旧梦,寂寂浅唱遗忘的语言,飞越光阴,翻越时光,后却洗白了,洗旧了岁月衣衫。一厢情愿,一念执着,一座围墙,扣下了永远的枷锁。铺陈众多说辞,留下千篇一律的唱词,一句不离不忘! 花恋蝶儿美,蝶恋花儿醉,痴在一人,那一城,念在一方,那一遇,七夕鹊桥解读几世的传说,廊桥遗梦传承三生的旖旎。一扇门,锁住了古老的沉寂,一月光,晕染着锦瑟的倾心。初心未改,一念执着,守护供养,芳草捻心香,袅娜依依,坐落植字成荫,守候那悠远的日不落;不问荆棘丛生,爱上你,就爱上了错;情怀不改,犹如飞蛾扑火;错了,对了,不由分说;千寻百找,从此没了我;一扇门,一枷锁! 写一片郁郁葱葱,折一纸青山绿水,于折子戏里为一人翩跹舞惊鸿,岁月把盏,诗意江山如画的花间,旖旎来去的路,轻拂着清喜的欢颜。在弹落的尘埃里,一段段梳理滴点,水墨一扇门楣,写下你我的初念,和那蜂飞蝶舞的春事遇见,望情翩翩。那风语呢喃,是早春里的新燕,守护着一窗的思念,写着月儿弯弯,浅月情绵绵。 迤逦的黄昏,奈何向晚,静静游弋昔年,一个人系满下许诺,再一次去透彻往昔的台词,潺潺的托词繁多,浮动陈旧的暗香,却在一朝一语中,谢幕了经年。所有的眷恋,此般的种种,独留在一弯冷月里,悄悄地根生,默默的剪影下落寂,却斑斑的微凉……好想穿越这扇门,解语这枷锁,一袭化羽成蝶,纷飞去,寻找眸底的眷恋。 零碎了的幻殇,一次次梦影错落着光阴,犹如一首离歌凄凄,沾染着花瓣的黯伤。这寂冷的深冬,恍恍惚惚,拾忆过往,这纷飞的流影,轮回过后,是否还记得我?在文墨记忆的羽裳里,反反复复,一帧旧词里妩媚着念想,袖手今生,原来那终究是无法抵达的岸,终究是飘零的落英,一度独自勾画着忘忧草的流年! 一扇门,袖手今生。去了,走了,散了,终归陌路天涯。心守着一座城,守着那一挥而去的云彩,念念有词,熟知却输的一塌糊涂,慢慢滴落在光阴背面,枯瘦结痂。风萧过后的凄凉,伫立良久,剥离萧瑟,斑斓一笺笺,希望有一天,你遇见这植入念想的紫陌,会一眼看到这彼岸花的等待,望情花的痴。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借席慕容的墨,笔下陈旧的以往,解语一扇门,吹拂这微澜心事的竹帘,在在奏响的风铃中,会心微笑的遇见。若可暖心冷月,柔情冷雨,那拾忆起的,必是今生的不忘的心田,必是巴山夜话的拈花不语,绵绵不绝的长情阙词! 一扇门,袖手今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无涯的深音,牵强再牵强,这冬忽而薄了深藏的念,飞雪的期盼,都瑟了,凉了…… 文落梅雪舞QQ1697814860

  花开荼靡,情未央,“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一番情丝化羽成蝶,在缕缕望情的纸上,抽离初始的底蕴,静默梳理曾经,展露踏月而来的印迹……

        沉浸在李煜的《相见欢》中,也许是你抽离了情丝的源头,每到一处,无不念想如澜,想着初见的美好,西窗剪烛下,相视而笑……缘来缘去都是那段剪影,无数年过去,瘦梗了时光,萧瑟了笔墨,剪不断,理还乱。原来,你是今生无法逾越的海,是挥之不去的云烟。叶绿了,菊黄了,一年就此过去,光阴过马,是你荒芜了闲窗,浮云聚散,荒芜了多少云烟!

图片 1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题记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一厢情丝独白,欲说还休,辗转反侧,滴滴落下望情的花瓣雨,拼接之际,冷清一旁,无从捡拾。也许这只言片语,只是一厢情愿的独白,无论如何,只是自说自话的戏份,都是往事的影子孤单的一次行舟。堪那河山秀丽,碧水涟漪,也是一人独赏,一人瘦尽。

  剪不断的网,理不清的情丝,浪花娉开朵朵回忆,解语寒烟深处浮动的倒影,念是入髓的蛊毒,不论何时,理不清,道不明。颠覆时光,抚过光阴罅隙中的梦幻梧桐,情锁初春的脚印,在一朵朵漫开的春蕾边,嗅的往事的味道,沿着回忆的路途,遥寄鱼书飞跃重山,重温旧梦的初始,我在一汪碧绿色的眸底下,等待遇见的清喜。

  尘埃落定,一切瞬息而过,霜雪清冷了眉眼,湮灭了过往,伤情纷扰,忆起那段,犹如浮萍的片言只语,情丝却浮若落英,支离飘零,破碎片片,拼凑起,又碎落一地,瑟瑟风起,念错落有致,又一次把往事忆起,你清晰如初,微笑依然,缓缓走来,轻轻柔柔,恍惚之际,缝隙间悄悄溜走,寻无处!

  寂冷落寞的气息,遮掩着明媚,淹没了光亮,灰暗的词藻,一涌而来,原来念你是一种无涯的痛。倾尽所有,换取一次欢颜的注视,微微的奢望,变得如此飘渺,在一次次期望,一次次失望而后,灰心的阴云,遮蔽了天空,一枷锁,袖手今生。执念越深,越发凌乱,剪不断,理还乱!

  蝶舞的春天,又一次,想起了经年的钟声,晨阳升起的时候,晶莹中折射出等待的痴缠,彩蝶恋花,美好又欣悦,别样滋味在心,也许还是昔年的歌声最美,故去的味道最甜,再久还是沉香馥郁。尘寰望去,锦年如诗,我在一笔墨雨中,画骨深刻的念想,捻香一路路,风光迤逦,共舞念想的天长地久。

  剪不断,理还乱,瘦瑟寒烟,寂寞梧桐,念着的还是你……幻殇那年那月,恍惚刚刚来过,陈旧的味道,曾经的场景,却是窗前过马,换了他家。模拟往昔,追逐一霎那间的回望,你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浮动在瘦尽的时光中,寻不到出路。漫画的主角是否,已经沉睡在童话里,醉卧了千年,等待已是天长,期盼连绵,延续三世痴缠,继续那无涯的流浪。

编辑:古典文学 本文来源:遇上比不上思量

关键词: 学网 好文 袖手 扇门 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