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晋彩票app > 古典文学 > 正文

徐焰中校解读解放军 批驳军史反主流的三大误区

时间:2019-11-22 02:27来源:古典文学
我们惊叹之余,也会对中共这个组织悠然起敬。国民党的失败是全面的,因为他们在各个领域都遇到了强悍聪慧的对手,输给这样的对手没有什么丢人的,理应好好反思,但有人总是用

我们惊叹之余,也会对中共这个组织悠然起敬。国民党的失败是全面的,因为他们在各个领域都遇到了强悍聪慧的对手,输给这样的对手没有什么丢人的,理应好好反思,但有人总是用怀疑的目光看待中共的历史,把中共想象成一群野蛮无知的地痞流氓,靠着运气和援助获得了成功,在探讨国民党失败时,又喜欢把他们描述成受害者,缺少援助,太仁慈,手段不够狠等等。不管出于何种目的,有个事实就是:国民党一直渴望援助依赖援助,从来没有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而中共“希望援助但不依赖援助”坚持自力更生,终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如果能认真的正确的审视那段历史,对于我们今天的人也是有帮助的,还是那句话“求人不如求己”,无论是自己创业,还是为单位工作,坚持自力更生永远都是正确的,至少等机会来了,我们不至于手忙脚乱。很多时候,成功都是被逼出来的,从过去土共开创根据地,到现在土共“山寨”高科技产品,那样是“等,靠,要”得来的?如果说蒋委员长失败在什么地方,至少他缺少一群兢兢业业,积极向上,能够吃苦耐劳的下属。

共产党人从1927年上井冈山起家,就开始被国民党当局蔑称为“匪”。无人可以否认的事实却是,所谓的“赤匪”,在二十多年间越“剿”越多,成了燎原之势。自居正统的“官军”最后倒是兵败如山倒,逃到海岛上,靠美国出动第七舰队保护才得以生存下来。

话不谈,决心一起投奔延安。于是,两人结伴冒险来到重庆曾家岩八路军办事处。 曾家岩位于重庆市郊的一处红色岩石之上,又称红岩。这里的机关对外称“八办”,对内是中共南方局,领导着西南、华南的中共地下组织。南方局军事组组长叶剑英接待了这两个军统军官,决定让他们继续留在军统内工作,获取情报。不久,又发展二人为秘密共产党员。 国民党军统电讯总台设在重庆两路口浮图关下的遗爱祠,是个由美国援建的现代化电讯中心,从这里发出的电讯,指挥着其在海内外的数百个秘密情报组织、数十万秘密特工。冯传庆在电讯总台的职位仅次于台长,管辖军统在海内外的数百部电台和上千名报务人员。冯传庆的位置可以掌握军统的核心秘密,而张蔚林任职的重庆卫戍区电讯监察科,则负责监听重庆地区无线电讯号,控制无线电器材,正可以保护重庆地区的共产党秘密电台。 他俩组成了中共潜伏在国民党军统之中的情报小组,其作用十分重要。为了保证安全,南方局军事组禁止他们再到曾家岩来。 1939年10月,中央 社会部决定派余家英到重庆,归中共中央南方局军事组由叶剑英领导。起初,延安派她回四川,是想利用她和川军师长余安民的亲戚关系去做川军统战工作。余家英的到来,正合叶剑英的需要,叶剑英对她的工作作了安排,决定派她到国民党军统机关电台去做地下工作,和国民党军统特务进行情报斗争。当时,南方局给她规定了三项任务:一是领导已经打入军统机关内部的张蔚林、冯传庆;二是直接与南方局联系传递情报;三是相机在军统内部继续发展党员。为了便于工作,不致引起敌人注意,组织上决定她以张蔚林“妹妹”的身份作掩护,化名张露萍,并让张蔚林从军统宿舍搬出来,以“兄妹”的名义和张露萍一起住在牛角沱的两间平房里。为了避免特务钉梢,张露萍和南方局的联系不直接到曾家岩50号周公馆去,而是通过四德里的一个古老小巷里的联络站进行。 就这样,年仅18岁的张露萍和她的战友们,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插入了国民党的心脏。他们憧憬着民主事业胜利的曙光早日闪现,临危不惧地工作着。 (二) 从1939年秋到1940年春的半年中,张露萍他 们多次获得了军统重庆电讯总台的密码、波长、呼号、图表和军统在全国各地秘密电台的分布情况。与此同时,延安电台也不断收到在军统电讯总台工作的共产党员冯传庆利用电台值班间隙发出的密电。 一次,从戴笠发给胡宗南的密电中获悉军统准备派遣一个“三人小组”,携带着美制小型电台,通过胡宗南防区,潜入陕甘宁边区搜取情报,这个密令被张露萍等传送给南方局,南方局直告中共中央。结果,“三人小组”刚跨入边区地界,就被早已埋伏在那里的军民抓获,不仅美制电台成了战利品,同时,也增加了一条揭露蒋介石“

凤凰网又扒出了一段中共的“黑历史”,南方局的秘密特工下海经商赚取中共活动经费的一段历史。有人笑了,中共真是穷呀,战士的枪炮要从敌人手里夺,特工的经费还要自己去挣。没办法,谁让你是没有娘的孩子,想要得有人给才行,只能坚持自力更生了。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特工,居然上交组织12万两黄金和100万美元的经费,他就是中共南方局秘密党员——肖林。

国民党领导人蒋介石败退到台湾,很快写了一本《苏俄在中国》,竭力掩饰其腐败无能所招致的败绩,大肆宣传苏联援助是中共取胜的根本原因。

在我党杰出的特工中,年仅18岁就打入戴笠军统局内部的张露萍是一位情报巾帼英雄。 (一) 张露萍原名余家英,1937年,16岁的她经中共川西特委负责人车耀先保送到延安军政大学受训,1939年结业后在延安文联担任秘书。 这年秋天的一个夜晚,重庆曾家岩的八路军办事处,来了两个不速之客——国民党军统电台的军官张蔚林和冯传庆。 张蔚林出身江南士绅家庭,读书时深受一位进步教师的影响,可是这个教师却被国民党特务杀害了。张蔚林怀着抗日救国的志愿考入杭州无线电训练班,毕业后被派到皖南敌后潜伏。在敌后,张蔚林亲眼看到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坚决抗战。后来,张蔚林被调到重庆,在卫戍司令部稽查处监察科工作。 冯传庆毕业于上海南洋无线电技术学校,在交通部系统的威海电台、天津电台工作。由于擅长从纷乱的天线电讯号中排除干扰,被国民党军统局看中,调到重庆任军统电讯总台的报务主任。张蔚林和冯传庆因工作而相识,因信仰而相交,两人无

1949年初任国民党政府行政院长、孙中山的儿子孙科便感叹说:“吾人试观中共能以诱惑及麻醉人民,亦无非仅以实行三民主义之民生主义一部分,即平均地权一节为号召。”他认为国民党的失败恰恰是因为没有实行自己父亲的“民生主义”即“平均地权”,共产党恰恰是以此“麻醉”了民众。随后,美国国务院发表的《中国问题白皮书》也解释说:“国民政府之所以有今天的窘况,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它没有使中国有足够的东西吃。中共宣传的内容,一大部分是他们决心解决土地问题的诺言。”当然,美国认为中共同样解决不了中国的吃饭问题,“诺言”也兑现不了。

现已公开的、保存在美国斯坦福大学的《蒋介石日记》,也印证了国民党失败最主要的原因。1949年2月3日,蒋介石下野后在奉化老家写下的日记中反省说,“痛感当政二十年,党政机构守旧、腐化,只重做官,不注意实行三民主义”,“对于社会与民众福利毫未着手”。在中国这样一个民众困苦不堪的国度中,最高当政者二十年间“对于社会与民众福利毫未着手”,怎能不被愤怒的人民推翻呢?作为国民党政权的后台老板美国也不讳言此点,1950年1月12日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在全国新闻俱乐部发表讲话时便说:“蒋介石并不是为军事优势所击败,而是为中国人民所抛弃。”

其实古代人也归纳出“得人心者得天下”这样一句名言,可是当年被共产党打败的国内外对手,却恰恰不愿承认他们是不得人心的,于是便出现了“苏援决定论”、“谍战决定论”、“宣传蛊惑民众论”,若仔细论证起来,都是站不住脚的。

国民党在台湾解释失败原因时,还曾归咎于所谓“共谍渗透”,这又为当年在岛内实行特务统治和白色恐怖找到了借口。近些年来,台湾的一些宣传品及其海外的一些“民运”分子为否定中国革命胜利的合理性,又重提和炒作“共谍”决定胜败的老调,认为只是获得情报这一偶然因素决定了国共的胜负。其实无论从历史事实还是从社会进程的基本规律看,此种论调都荒谬到了可笑的程度!

懂得战争史的人也都会明白,决定两军胜负的是实力,情报只能起辅助作用。若政治、军事和经济实力都不济,纵然了解到对手的详细情况,想取胜同样无计可施。

称苏援和间谍决定国共胜败,明眼人一看就会感到荒诞无稽,国内外也有些反共的人物接触到人心向背这个根本问题,不过却认为共产党是“诱惑”民众才取得成功。

2.称间谍能决定两军胜败,那国民党庞大的特务组织为何那么无能呢?

当年国民党在大陆是实力最强的执政党,拥有最庞大的特务组织,如中统、军统、宪兵以及警察机构,情侦经费和技术手段更占绝对优势。那时共产党却是个“穷党”,侦察技术和经费都不足,情报组织也要小得多。为什么国民党得不到多少共产党的内部核心情报,自己内部却到处被“共谍”渗透,甚至连许多“党国要人”和将军们都秘密为共产党服务呢?这一事实本身,就说明国民党的统治极其不得人心,以至于内部人员也纷纷投向共产党,其情治机构也极其腐朽无能,这也说明“得人心者得情报”。

围绕着解放军为什么能赢,对手有种种荒谬解释

1.苏援数量远不如美援,为什么共产党却能胜利?

可叹的是,近些年国内有些影视和文学作品的作者也不明白这些基本原理,再加上迷恋于刺激眼球的“谍战”,也突出所谓“情报决定论”。其实了解当年历史的人都知道,共产党赢得战争的决定性因素,是土地改革后那些戴着大红花参军的数百万翻身农民,是上千万民工所推的独轮车和肩上的扁担……隐蔽战线获得的情报起到的只是加速剂的作用。

美国国务卿公开讲的这句话,倒是大实话。中国人民抛弃蒋介石,国民党就打输了,共产党得到了人民支持,就打赢了。

想读懂共产党领导军队的历史,首先就要搞清这一主要历史脉络。从新中国成立起,亿万人民通过教育,马上就能懂得赢得战争胜利靠的主要是两条:党的领袖领导正确,广大人民的拥护。可是,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搞个人崇拜,把领袖的作用抬高到决定一切的地位,实际上也歪曲了历史。待到越来越多的史料解密,外来信息越来越多地传入,许多人出于对“文革”中搞个人崇拜的反感,由逆反心理出发,反而对一些反主流说法感兴趣。

3.称共产党“诱惑”民众,那么国民党为何不能“诱惑”呢?

这些无情的事实证明,极“左”搞到顶点,反而会招来极右的结局。

1947年7月,美国总统特使魏德迈访华时,便大力抨击国民党腐败无能浪费了美援。当国民党官员辩解说失败是苏联援共造成时,魏德迈马上轻蔑地说,即使说苏联对中共有一些援助,同美国援助国民政府的规模也根本不能相比。的确,在解放战争期间,与美国对国民党几十亿美元的军事经济援助相比,苏联对中国共产党的援助折价不过几亿美元,美制武器的质量又比苏联在东北转交的日制旧武器好得多。其实,在解放战争各个阶段的战果统计中,解放军缴自国民党军的武器都远多于苏联转交的武器。共产党戏称蒋介石是输送美制武器的“运输大队长”,这不仅是笑话也是事实。得到巨大美援的国民党败于仅得到微少苏援的中共,只能从人心向背去寻找原因。

中国共产党从建党直至夺取全国胜利,的确得到过苏联的援助,国民党也曾咒骂中共“拿卢布”。不过仔细计算起来,共产国际长期更重视实力强的国民党,对孙中山、汪精卫和蒋介石等人的援助更多。北伐战争期间,中共每年最多只能从共产国际得到几十万银元经费,国民党却在三年间得到相当于5000万银元的苏援军火和各种物资。抗日战争期间,苏联援华武器都给了国民党,价值相当于3亿美元,给中国共产党只有微少的医药和经费援助,至于解放战争期间苏联援助中共的武器,几乎全为缴获的日本落后装备,是一种“借花献佛”式的援助。

中国共产党进行革命战争时,确实是用解决土地、解决人民吃饭问题作为号召。不过国民党当局对民众的讲话同样也大谈同一题目,那么为什么共产党的宣传有效?为什么国民党的“诱惑”就没有作用呢?中国老百姓是最讲究实际的,从来不愿听空言而要看实际。当年国民党作为执政当局,宣传机构比共产党大得多,却由于只说空话没有干过解决土地问题、吃饭问题的实事,因此才使人民对它彻底失望。共产党从开始武装斗争之日起,却是实实在在地搞土地革命、减租减息。

编辑:古典文学 本文来源:徐焰中校解读解放军 批驳军史反主流的三大误区

关键词: 少将 三大 中共 军史 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