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晋彩票app > 古典文学 > 正文

愿你爱如朝阳_叙事传记_好文学网德晋登录

时间:2019-11-22 02:13来源:古典文学
中国论文网 压抑不住的悲伤侵袭了她,她不敢开口,怕一开口就会流泪。作者有话说:公园、小巷、低矮破旧的理发店,相信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记忆。在一次次路过那些三色柱旋转的

中国论文网 压抑不住的悲伤侵袭了她,她不敢开口,怕一开口就会流泪。 作者有话说: 公园、小巷、低矮破旧的理发店,相信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记忆。在一次次路过那些三色柱旋转的理发店时,看着里面年轻的身影,我就在想也许他们每个人身后都有一个故事。那日我爬了公园,站在山顶望着光芒万丈的世界,突然就想,曾经会不会有两个少年在这里面对山谷尽力的喊出他们的梦想。这就是这个故事的来源。《十年荣光・与光同成灰》里面的很多文章,也是我通过这些生活中的灵感启发而写出来的。你们都买到了吗?可以给我写书评寄给我哦! 一、心事明灭 靠近实验中学有条很有文化气息的巷子,名叫洗墨巷。洗墨巷不大,时常被市政府忘记在规划里。那里理发店、澡堂、饭馆、小超市应有尽有,像个小型的生活区。 齐贝贝家在洗墨巷开了家澡堂,她的老豆十分有商业头脑,冬天弄澡堂子,夏天弄汗蒸馆,一年四季,客人都络绎不绝。 齐贝贝家对面是一家理发店,名叫“首艺”,老板娘张姨四十岁出头。 首艺里还有个跟齐贝贝差不多大的学徒,名叫沈沥。 大部分时间沈沥总是很沉默,听巷子里的老人说,沈沥从小被抛弃,没钱上学才到理发店当学徒。 据说张姨年轻时也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后来爱上了一个男人,本以为可以神仙眷侣,没想到那男人已经结了婚…… 那之后张姨的名声变得很糟糕,巷子里大多数人都对她抱有成见。 张姨倒对这些流言蜚语和白眼不是很在意,时常穿着一身旗袍斜靠在店门前嗑瓜子。 贝贝妈去世早,齐贝贝对身上有好闻味道的女人都有莫名的好感。 张姨待她也像亲女儿一样,每次只要见着了,少不了些零嘴儿。 每次贝贝去对面首艺串门回家后,总少不了被老豆一顿批。 “跟了好人学好人,跟了关公跳弹神!” 实验中学外面有个公园,名叫回声公园。那里种了很多树,还有许多凉亭和屏风,从小齐贝贝觉得难过时,就会一口气爬到公园顶上,坐在凉亭里,望着山下的万千灯火,安静地哭一场。 自从两年前沈沥来了首艺之后,回声公园似乎就不是齐贝贝一个人的避风港了。好几次齐贝贝爬到顶时,已经有个身影坐在凉亭里,望着山下发呆。 他们俩像是拥有了心照不宣的秘密一样,各自占据凉亭的一个角落,看着太阳缓慢西沉,山下渐渐亮起灯火,跟自己的心事一起明灭。 二、狗啃似的发型 齐贝贝天生一头卷曲的头发,她一直有个愿望想甩掉一头卷发,做个直发。可惜一来她正上高中,零花钱拮据;二来老豆的眼神实在毒辣得厉害,那天涂了个指甲油都被他指着说了老半天。 高一下学期刚开学,不少男生趁假期留起了稀奇古怪的发型。教育局下发文件说这周之内会来检查仪容仪表,暴躁的教导主任在周一升旗仪式上拉开嗓子喊了半天男生头发不许过耳,但周二还是有一堆人顶着拉风的发型来上学。 教导主任感觉威严受到挑战,像一只气炸了猫,直接从抽屉里拿了一把大剪刀就冲向教学楼。 当时正是下课期间,很多人都看到教导主任随手拉住一个长发过耳的男生,朝教学楼上站着看热闹的男生们吼道:“昨天给了你们一天时间去剪头发!今天没有剪的,那就只能由我亲自来了!” 可怜那个男生三十秒后被剪了一个狗啃似的发型。 恰好副校长路过,看到眼前的景象,倒吸一口凉气出来打了个圆场:“这种事情就不劳邵主任你亲自动手了,叫洗墨池那家首艺的小伙子来就行了嘛,我上次去他家,感觉剪得还行。” 副校长发话了,教导主任怒气也消了一半,恰好齐贝贝从小卖部买了面包经过,气还没消完的教导主任胸口依旧激烈地起伏着,叫住她:“哎,那个同学,去洗墨池首艺喊他们老板娘带人来剪头发,就说我说的。” 齐贝贝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往校门口走去。 一路上她反复练习了好几次该怎么开口说这件事情,比画着比画着竟然脚步也轻快起来。毕竟这将是一次难得的光明正大的机会走进首艺,跟张姨说话,跟……跟沈沥说话。 齐贝贝拿着鸡毛令箭顺利地出了校门,走到洗墨池巷口时,特地踮起脚,确定老豆不在之后,才蹑手蹑脚地走到首艺门口。 门口的三色旋转柱还在不知疲倦地旋转着,齐贝贝摸了摸自己卷曲的头发,深呼吸一口气,推开了玻璃门。 “那个……那个……” 她支吾了半天,发现张姨并不在,店里只有沈沥一个人,正在拖地。 “张姨呢?”齐贝贝问。 “出去买菜了。” “噢。”齐贝贝沉默了半晌,“那个,我们教导主任让你们店去学校里帮那些长发过耳的男生剪头发。” 齐贝贝生怕没机会说完似的,一口气说完了自己前来的目的。 沈沥抬起头,问:“现在?” 齐贝贝点点头。 “你等我收拾工具。” 沈沥放下手里的活,去收拾自己的工具箱。 他的工具箱是个银色的箱子,齐贝贝看着他小心翼翼地往里面放各式各样的剪刀等工具,那种专注的样子让齐贝贝觉得,他肯定很喜欢自己的工作。 收拾好后,沈沥背着箱子跟在齐贝贝身后,进了实验中学。 在前面带路的齐贝贝脚步很轻,生怕激起沈沥的晦涩往事。算起来,沈沥跟她年纪差不多大,也是十七岁,本来应该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学那些复杂的公式,如今却只能整日把手泡在洗发水和药水里,真是心酸。 齐贝贝这样想着,忍不住偷看了沈沥一眼。 他神色如常,并没有表现出对学校的艳羡。 教导主任在教学楼前迎接他们两个。

        然而令我失望的是,每次总能排到被剪头发的时刻,哪怕是天黑了,等等等,父母的耐心彻底征服了我。

还要吹头发。那是为了让头发定型的。当时,我并不懂!我觉得那吹风筒吹出来的风热热的,蛮好玩的。有时,我会在旁边等着吹风筒吹过来。

        理发师和大人聊天聊得兴致正浓,就会停剪驻足神侃,不经意间扯我头发,驻足畅谈。有时候他们聊得激情四射,十分钟过后,理发师便又三下五除二,酝酿了二十分钟,结果后来几分钟搞定。让我觉得这理发师有点疯狂,有点不务正业。

我试过去发廊,接受高价服务。发型是挺好的,但不适合我,很快我的发型就打回原形了。相对于发廊,我更想去理发店,就只是简单剪个头发。所以每次回家,我都会听我妈的话,去剪个陆军头。

        十岁前,我的发型清一色理成小圆头,就是理发师用一把梳子压着发根,用剃剪把头发狠狠剪掉,几近光头。父母说小孩剪成小圆头经济实惠又好洗。那时的人,好像不大在意发型对个人形象的制约。

初中时,处于青春期,有些事就想自己做做。理发, 就开始不用爸妈陪着去了。同学成了理发的同伴。有一次,和同学去理发,尝试了洗头的滋味。我以前理发就是单剪的。去的那家理发店,师傅给你剪完头发后会给你的头冲冲水。这就挺特别的。

        当然,最后还是得感谢张师傅。因为他收费绝对价格低廉。五角钱,一元钱,一元五角钱,两元钱……我们倒也习惯了他的磨蹭和马虎。

关于理发,不得不提的就是发型。很多人都会在网上看到小孩的头发被父母要求剪成有趣的发型,有的为了区分双胞胎,直接发型就是“大”“小”两个字。我的发型就没那么特别了。我的主要发型就是陆军头。用潮汕话说,“陆”的音和“绿”的音很像,所以我一直以为我的发型是“绿军头”。以至于我离开家乡后,去理发时我用普通话说“绿军头”,理发师都有点蒙。

        随着经济社会在发展,物价子弹飞,发型日新月异,各种发艺五彩缤纷,造型奇特,美不胜收,看起来令人赏心悦目。一切从头做起。长发飘飘,风骚齐腰。因为发型,小孩乖了,小伙俊了,姑娘俏了,俏夕阳妖娆了!一个个油头粉面,或素颜,发型自然清新靓丽。大家钱包鼓了,心花开了,注重形象,注重生活质量了。花几十,几百,甚至上千元,整个发型,活在当下,不在意下。

前面说了我妈会提醒我该剪头发了,她当然也会带我去。一般就是把我带到理发店,然后她就跟理发师傅说一声给我怎么剪,接着让我在那里等着,她就回家忙了。好像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我对我妈带我去理发竟然印象不深。

        果不其然,他理发的生意每况愈下,谁愿意把头让给屠夫理?他有那功夫,你也未必有那胆儿,谁愿意被当猪头整?想想张师傅那带油脂的手,还捉得住头发吗?慢慢的,张师傅理个发被人喊成了张老板来两斤肉!

除了我妈,我爸也会带我去剪头发。我爸平时很忙,早出晚归。所以他带我去理发都是春节前,这时候他才空闲下来。我爸带我去理发,也算是一种亲子活动吧!那时候,我总觉得大人与小孩的区别在理发上就能看出来了。我和我爸理发各自所花时间就大不同。我坐上位置,师傅给我披上围布,他就开始用电推剪沿着我的头部剪。头发一撮撮掉落到围布。我抖动几次围布,让头发落地。没多久,我就剪好了。

        没法,此后我们只好改地方理发,成了江湖发型,人在江湖飘,头发哪能不挨刀,后来在外地求学,我不顾发型了,看到哪家人少就去哪家剪,车站路边大街上,凡是头发长长了,齐眉盖耳,需要理发了,随遇而安任人剪,理发师总会问小伙子怎么剪?我便回答他们你爱怎么剪就怎么剪吧,我相信理发师!不过,但凡装修亮堂一点,设施好一点的理发店价格都不菲:十元,十五元,二十元,二十五元……都有。于是我又开始怀念起小张师傅的价格来,他理发发型大众化,价格低廉化,总不涨,导致由生意兴隆到赚不了钱,再到理发生意做不下去而转行!

这是吴冠中在八十九岁时面对理发店的变化所发出的感叹,在文中他最后还是选择了街头的剃头摊来理发。而我一个才二十六岁的年轻人,并没有经历过理发店少的年代,但我同样对今日的发廊的眼花缭乱感到恐惧。

        无独有偶,小张发店左边那家赖师傅理发店也乾坤大挪移,改成了猪肉铺,想想有点滑稽,不过事情确实是那样发生了!

我剪完头发,一个女人就领我去类似于洗手池的边上坐着。她打开热水器,调节水温,觉得适合了,就给往我头上冲水。她会用一个类似小刷子的小玩意,在我头上来回刷,替代用手抓。感觉痒痒的,也蛮舒服的。第一次被除了我妈外的女人碰我的头,感觉好特别。现在想想,那时可能还有对异性的懵懂感觉吧!

        打记事起,我幼时有点怕理发。因为总担心理发师剪下的发梢掉进我眼中。谁人眼中愿揉半粒沙?所以每每被父母带进理发店,我就感觉浑身不自在。最初,人多理发店少,我习惯了排队候剪,怕很快就轮到我。故总期望理发的小张师傅动作慢点,慢点,再慢点,以致天黑,我就可以不理发了。

轮到我爸时,就没那么简单了。又要洗头,又要吹头,有时还会掏耳朵。洗头是一个女人来给洗的。她挤了一些洗发露到手上,然后弄到我爸的头上,就开始从前到后从左到右地抓呀、挠呀、洗呀。其间,最好玩的是还会有按摩。她会把两个手掌合在一起,比一个不知什么形状的,往我爸的背上捶打。声音蛮特别的,“嗒嗒嗒”。

        我有些不愿在他那里剪头发了!可是父母说张师傅手艺到家,剪的头发好看。平头,不知有啥好看的?我看是因为价格便宜吧。十岁后,张师傅给我设计了新发型:平头!直到十五岁。

印象中,我剪过一次光头,但已忘了是为什么剪的,更不知光头的我是什么样的。

        上周末,我听岳父说,这年头,市中区和平街有个理发师,理发只收一元。“只收一元?”“嗯,他只收一元!”“那哪天我找时间去会会,活雷锋嘛。”

好像到了初中,男生都喜欢留长头发。我记得我的同学中有的额头会有长长的刘海,有的头发给人感觉是蓬松的茂密的。我也曾留过,但因怕热,就没坚持下来。当然,还有怕我妈的唠叨。

        理发时,理发师那最初的手动式剃剪,咔擦咔擦,咔擦得我心惊肉跳,因为理发师常常在理发的时候开小差:一边剪,一边与其他顾客(包括我的父母)高谈阔论,天马行空,大到天下事,小到鸡毛蒜皮或毫末之举,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当时我的小脑瓜被理发师玩弄着,头发被他畅剪着,心却忐忑不安,生怕他扯伤我的头皮……结果是痛就痛了,咬紧牙关默默忍受着。

长大后,就是一个人去理发了。没有任何人陪伴。我坐在位置上,师傅给我披上围布。他开始用电推剪劳作,我则开始对着镜子发呆。面对镜子里的自己,有很多话在脑海中浮现。也会什么都不想,就看着一撮撮头发掉落。这成了我的独处时光。

        十六岁,初三那年,夏季午休时间,我常和小张师傅的妻侄儿一起去他店里看卫视中文台,发现他的生意萧条了,可能是因为街上新开了几家理发店,也可能是因为小张师傅剪的发型少、老套。有一天,我们蹿进他的理发店,发现店门口横着一根木棒,上面挂着一派猪肉,张师傅改行了?没有,他是新增业务了,猪肉后面,理发行当放置墙角,他一边卖肉,一边理发。这两件事,连在一起,可以崩溃你的想象!

无戒写作训练营第二十天

        慢慢地,经济在发展,社会在进步。理发师赚了钱,买了个鼹鼠形的电动推剪,这下他的生意火了,动作更麻利了。推剪拖着一根长的软电线,在理发师手中飞舞着。他几分钟就完成一个发型。对于老顾客,发型依旧,价格照旧。九十年代,仍收两元。或许是因为价格便宜,或许是因为理发师吹牛好听,他的生意很好。他常常因此耽误了午饭时间,后来患了胃病,还爱咳嗽。我理发时,生怕被他传染了胃病,他一咳嗽,电动剃剪就震动得更厉害,着实令人心颤颤的。

天气渐热,汗味渐浓,人渐烦躁。不耐烦时,我习惯于抓一抓头发。手指摩挲着头发,似乎能舒缓心情。摸着摸着才发现我的头发也渐长。对着镜子看自己,把前额的头发往下梳,快可以盖住额头了,两鬓的毛发也在往两颊生长。如果我妈看到我的样子,又要唠叨说:“这么长的头发,还不快去剪掉。那样才凉爽点。”

        十五岁那年,也许是青春期来了,也许是受港台偶像派影视明星四大天王的发型影响。不在意发型的我开始对镜自恋,滋生了要蓄长发(留十厘米左右那种)的想法。于是,有一次,我就自己去小张发店理发,再也不必随父母一起去理发了。那次,理了个二八开。后来陆续尝试过三七开,四六开,中分,嬉皮士,回到乡下,被村民笑话为“汉奸式”,我的发型我做主,管他村民把槽吐。后来老师不乐意,看不下去全班男生的“汉奸式”发型,怒喝一声“明天给老子全部剪成平头来,不然当汉奸整”!第二天,齐刷刷地,一个个嬉皮士刷的变成了小平头。女孩子们掩嘴笑了,男孩子们颓然囧了。我知道她们其实更喜欢嬉皮士。

吴冠中在《理发记》中提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北京的理发店非常少,而今日的北京发廊林立。他感叹:“店里的理发姑娘口红擦得绯红绯红、眉毛描得炭黑炭黑,案上那些花里胡哨的瓶子里盛着各式各样的液体,经过玻璃的耀光、镜子的反射,五光十色,令人眼花缭乱,我是感到面对什么陷阱,不敢进去。”

        价格在变,发型没变,变动不大。

后来,我才知道陆军头还有一个叫法,就是寸头。按我妈的话说理发就是要剪得非常短,这寸头非常符合我妈的要求。我没什么要求,觉得看起来挺有精神的。

我该理发了。提醒我该理发的不再是我妈,而是开始注重外貌的自己,当然,还有渐热的天气。这一想法,没行动前,倒让我回忆起与理发有关的事。

编辑:古典文学 本文来源:愿你爱如朝阳_叙事传记_好文学网德晋登录

关键词: 你爱 日记本 故事 传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