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晋彩票app > 古典文学 > 正文

京华时报:扶贫“逼捐”折射出滥权的傲慢_时事

时间:2019-11-22 02:12来源:古典文学
行政“逼捐”,公众已见多不怪,但值得探究的是,在信息时代,为何该县主要负责人的理念如此落后?《慈善法》早已为捐款摊派划出了红线,为何该县还敢触碰法律雷区?问题的根源

行政“逼捐”,公众已见多不怪,但值得探究的是,在信息时代,为何该县主要负责人的理念如此落后?《慈善法》早已为捐款摊派划出了红线,为何该县还敢触碰法律雷区?问题的根源找不到、除不掉,行政索捐、文件派捐等各种“逼捐”行为恐怕仍会上演。

在文山州决战脱贫攻坚关键时期,文山州农广校党支部心系群众,急贫困户所急,供贫困户所需,于10月23日上午,我校全体领导干部、职工积极响应文山州慈善总会在全国“ 扶贫日”期间开展的“爱心荟萃”慈善扶贫捐赠活动,以实际行动为精准扶贫贡献力量。    在捐赠现场活动中,党员同志积极发挥模范带头作用,干部职工踊跃参加,有的捐电饭煲、有的捐烤火器、有的捐热水瓶、有的捐各种文具、书本、有的捐了各种衣物,大家都尽己所能捐款捐物,奉献爱心,传递正能量。    经统计本次活动共捐款1470元衣物及其他生活用品实物折价2000元。    在此次活动中,大家都积极捐出了饱含浓浓爱心的现金及各种物品,不仅给建档立卡贫困群众带去了温暖,还实现了资源再利用,真正做到物尽其用,用实际行动为建档立卡贫困群众送上温暖,体现了对贫困群众的深切关爱。

据网友爆料,云南丽江市永胜县政府发文强制全县企事业单位干部职工捐款扶贫,每人1000至5000元,共集资一千多万元,引发广泛关注。网曝一份永胜县委办公室、永胜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永胜县“挂包帮”单位和全县干部职工筹资助力脱贫攻坚实施方案》的通知显示,永胜县“为加快全县脱贫攻坚进程,积极动员‘挂钩帮’单位和干部职工筹资助力脱贫攻坚”,设立筹资指导标准:向146个“挂包帮”单位筹资1451万元;向全县干部职工筹资约1180万元。筹资标准为:正处级5000元/人,副处级4000元/人,正科3000元/人,副科2000元/人,科员1000元/人;工勤和管理人员高级职称3000元/人,中级职称2000元/人,其他职工1000元/人。

以行政名义强迫捐款,捐的不是爱心,而是闹心。该县扶贫想通过行政“逼捐”来实现脱贫,与其说是无能的表现,不如说是滥权的傲慢。

德晋登录 1

昨天下午,永胜县委宣传部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网曝内容属实。并称10月31日上午县里已召开领导干部大会,通报了10月14日以来永胜县扶贫募捐活动工作。会上,县长冯忠代表县委、县政府就扶贫募捐活动存在的不足和问题所带来的影响表示诚恳的歉意,扶贫捐款返款工作从10月31日开始返回各单位。

把强迫干部职工捐款变成扶贫工作任务的一部分,不仅侵犯了干部职工的权益,也无法达到精准脱贫之目的。据悉,该县的文件派捐,共集资一千多万元。即便是用于各自挂钩村、贫困户的产业发展、教育帮扶等项目,也只是杯水车薪,不可能真正实现脱贫。敢于漠视社会共识,弃法律于不顾,恐怕还是因为政绩冲动,为了向上级交差。这么做,只会扭曲精准扶贫的本质,让扶贫工作变成了“假把式”“花架子”。

10月28日,网络爆料,云南永胜县为加快全县脱贫攻坚进程,发文要求干部职工捐扶贫款,每名职工最低捐款一千元。11月1日下午,永胜县委宣传部回应称,目前县里已召开领导干部大会,县长已致歉并承诺将退回捐款。

贫困户形成贫困的原因多种多样,有的是因病致贫,有的是因灾致贫,有的是因为缺少劳动力致贫,有的是缺少技术和资金致贫。精准扶贫,理应以增强“造血”功能为核心,从思路、信息、项目、资金、技能等方面进行有针对性的帮扶,激发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的动力,帮助党员群众增强致富本领,开辟致富渠道,增加家庭收入。缺钱,是贫困地区的共性问题,但依靠城市结对扶贫、产业扶贫、金融扶贫等手段实现脱贫的地区比比皆是,该县扶贫想通过行政“逼捐”来实现脱贫,与其说是无能的表现,不如说是滥权的傲慢。

京华时报:扶贫“逼捐”折射出滥权的傲慢_时事评说_好文学网【德晋登录】。文件显示,筹集资金集合统筹工作由县扶贫工作小组办公室组织实施,每个单位统一筹集资金后于2016年10月30日前汇入永胜县财政专用账户,并由县扶贫办按汇款票据统一开具收款收据,县财政局将整合资金拨给县扶贫办,县扶贫办原则上按照各单位捐款数额返还给捐款单位,资金主要用于各自挂钩村、贫困户的产业发展、教育帮扶等项目。

京华时报:扶贫“逼捐”折射出滥权的傲慢_时事评说_好文学网【德晋登录】。云南永胜县为加快全县脱贫攻坚进程,发文要求干部职工捐扶贫款,每名职工低捐款一千元,引发网友一致吐槽。目前,该县县长已致歉并承诺将退回捐款。

据了解,在今年9月1日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规定:开展募捐活动,不得摊派或者变相摊派,不得妨碍公共秩序、企业生产及人民生活。对慈善活动负有监督管理职责的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如果存在“摊派或者变相摊派捐赠任务,强行指定志愿者、慈善组织提供服务;违法实施行政强制措施和行政处罚”等行文的,由上级机关或者监察机关责令改正;应当给予处分的,由任免机关或者监察机关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脱贫攻坚不能仅靠一腔热情,更不能靠违法手段。真扶贫、扶真贫,必须把干部职工的智慧与干劲儿激发出来,把企业的责任担当撬动起来,把贫困群众的脱贫动力搅和起来。顺着自然规律下功夫,让扶贫项目扎下根;顺着市场规律施巧劲,让扶贫效益结出果。

即便是套以“扶贫”的名义,捐款仍然是内心的道德选择,不应迫于权力,不该碍于压力,不需看谁的面子,而应植根于自愿自觉。强迫玫瑰栽种在沙漠中,芬芳必不会持久。慈善来源于大爱生发的自觉,而自觉的培养基来自感化后的自愿。以行政名义强迫捐款,捐的不是爱心,而是闹心,结果只能是“强扭的瓜不甜”,耗费善心资源。这个道理,早已是社会共识。违背共识的“逼捐”,背后必有利益的考量。

值得一提的是,明法于前,岂是县长致歉就可交代的?法律不是“稻草人”,而是“通电网”。对于该县明显的违法行为,必须对主要负责人加以追责处分,才能维护法律的权威,否则只会引发“破窗效应”。

编辑:古典文学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扶贫“逼捐”折射出滥权的傲慢_时事

关键词: 文山州 爱心 学网 傲慢 京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