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晋彩票app > 古典文学 > 正文

丸作|瘾君子,你能够那后生可畏杯奶茶?德晋登

时间:2019-11-22 02:06来源:古典文学
雨刚过,天空难得的干净,是罕见的幽蓝色。 中国论文网像你。闺密望望天空,又望望她的裙子,说。那是。她怡然,毫不客气。闺密指的不是天空,也不是裙子。她懂。虽然她今天的

雨刚过,天空难得的干净,是罕见的幽蓝色。 中国论文网 像你。闺密望望天空,又望望她的裙子,说。 那是。她怡然,毫不客气。闺密指的不是天空,也不是裙子。她懂。虽然她今天的裙子与天空共一色。 这是七七奶茶店门口。 她俩已经逛了服装,鞋子,皮包,发夹……后,都给各自的娃买了新书包――今天约会的理由;又给各自的男人买了皮带扣――必要的讨好工具;给自己的也有了,闺密是一双鞋子,她是一条连衣裙,还有一本萧红的《呼兰河传》。 此约会,约了半年之久,终得成行。 此前的小半天,是序幕,是过门,是铺垫,正戏在奶茶店的玻璃门里头。 推门,进去。小圆玻璃桌,坐下。 一杯烧仙草,一杯五谷奶茶。相视一笑。这是多年的惯例。喝点茶,叙点情,说点男人的小坏话,忆点当年的小情怀。烧仙草是她的,小勺子一颗一颗豆子挑;五谷奶茶是闺密的,大吸管大口大口吸。吸了一气,闺密穿过杯子上空朝她挤眼睛: 哎,你那师兄要来这里出差了。 啊!她的心猛跳了下,一阵热,脸上便有点烧。 哦。她应声。 哦什么哦!你还是当年那样!闺密眼毒,盯得死死的。 她无话可说。 当年,大学,她们在3楼,师兄在2楼。课间,她们下楼,走走,或者解决内急。经过楼梯转角,走廊栏杆处,师兄总在那,斜倚,目光晶亮如星子。她心慌,气短,心跳骤停,双腿绵软无力,攀着扶手,扯着同桌的胳膊,一步,一步,一级,一级……那时不知楼梯为何会如此之长,似乎没有尽头。 她不愿意这样。她抵触。 但茫茫夜空,星子既出,其光芒自天上来,岂能左右? 她心里甚至流转出仓央嘉措的诗句: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心惊胆战。惶惶不可终日。 那时,并不如现在理性,其实是无丝毫理性,完全是一只情感的小兔在胸腔里头左冲右突,完全让她不知所措。她只知道,不应该让小兔蹦出来,应该摁死它。 同桌瞧出了端倪,逼问之。她半推半就,坦白。于是,同桌就成了闺密,再不分彼此了,就像蜜糖里调了油。闺密殷勤献计: 表白呀! 啊!不,不,不! 她依稀知道,师兄有女孩。她的那点甜蜜的蛊惑,就好像是玻璃糖罐里的水果糖,而糖罐,是别人家的。 后来,师兄分手了。 她呢,却已得到了另外一个糖罐,品尝了另外的水果糖,有点酸的水果糖。 某日,在丁香花飘香的路上,微雨。他看见了她。她也看见了他。他冲她微微一笑。她也冲他微微一笑。然后,擦肩,而过。 你呀,真傻!闺密戳着她的眉心说。当年这样说的,现在还是这样说。 嘿嘿,是傻。她傻兮兮笑。 不过,做人不能太贪心。她补充说。 好吧。闺密也笑了,表示认同。 一晃十几年了!她们忽然共同感慨。两双丢失了许多水分的妇人的手彼此揉捏着,怜惜着,为逝去的青春,为变了味道的爱情,更为各自那份扎扎实实的生活。 那么,他明天来,你怎么办?闺密柔声问。 她脸上的红晕依然还在。 怎么办呢?她也喃喃自问。 然后,她继续喃喃: 小时候,爱吃水果糖,得了零花钱,就跑店里买。那些糖,真甜啊!吃了还想吃。可是,我现在才发现,那些被我吃掉的糖,就记得是甜的,其他的全忘记了,吃了几颗?什么样的糖纸?不记得了。倒是留在玻璃糖罐里的,竟活脱脱地清晰着,就那么花花绿绿地趴那儿,花花绿绿地甜蜜,花花绿绿地蛊惑,像是永恒的样子。 哈,难怪你现在总不吃糖!闺密拍手乐了,朝她的烧仙草努努嘴巴,说,你即使吃糖,也只吃这苦巴巴的糖。 嘁!我用得着那么做作么吗? 她白眼一横。 消化能力弱了,口味变了,稍甜点就消化不了,腻。你看你――她戳戳闺密的奶茶,又戳戳闺密腰上的肉肉,叹息说: 你不是年少的你,他不是年少的他,我不是年少的我。当年的,都留在了当年,谁也带不走。 要告别了。她俩对着天空发了一会儿呆。 然后,挥手。 走两步,闺密又叫住她,指指蓝如秋水的天空说:你像这儿。 她莞尔一笑。

……有毒啊。

她心里的石头碎了。她害怕遗憾,害怕后悔,害怕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是过了,害怕有些事情,想做都再也做不到了。

但能与这些瘾君子们感同身受。因为我也还没戒断,潜伏期的瘾而已。接近零下十二月月的南京,回宿舍的路上遇到朋友,两人梳妆打扮背着包包要出门的样子,我顺口问了句,去哪儿啊。

3.0
苏茉从老师办公室回来,发现桌子上多了一杯奶茶,杯身上印着大字,8090珍珠奶茶,她看朝李霄的方向望去,刚好四目相对,他笑了笑,她慌忙低下头,心里有点儿别扭,也有点儿惊喜。

奶茶温润得让你似乎无法抵抗。咖啡多少有些刺激,心脏不好的人更是被拒绝在溢着咖啡香的门外。但茶温和,用鲜奶调和,煮沸,让茶香与乳香缠绕,那是不加糖也无法拒绝的味道。

店里经常坐满学生,清一色穿着校服,中午放学后,有的走读生不回家,叫上跟自己玩的玩伴,去这家奶茶店吃点小吃,喝点奶茶,玩下三国杀,耗过一个午休。

丸作

中考前李霄曾问过她想去哪里读高中,她说挺想去一中的。

“茶颜悦色”主打是奶盖茶,茶香浓郁,奶油细腻又不腻人。关键是颜值颇高,走古风路线,一个手摇杯都能美化到“品尝”的级别。

熬到了下课即使腿很酸,也要飞奔到小卖部买一瓶冰饮,挤进充满汗味的人群,买一瓶冰冻柠茶,抹掉上面的水汽,一口喝下去,血液里都像是灌满了冰。

高中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奶精冲泡的奶茶跟鲜奶茶的差别,嘴也没被养那么刁。那时候没得分什么糖度还是去冰,每次都是搭配好的甜度和冰块。不习惯不同的店口味,你就只能默默承受。那会儿还没到“嗜”的程度。

5.0
班上一时间开始流行上课递纸条,讨论内容从拉帮结派变成了班里的暧昧八卦。回家聊QQ、踩空间,成了他们青春期躁动中的新娱乐,签名档里都是那些充满喜欢呀讨厌的词语,虽不会讲大人间的爱恨,但那些感情却比更直白且热烈。

一本正经的回答。

记忆中的体育课总是在夏天,滚烫的太阳,绿油油的柏树,天气很热,口很渴。每次跑完200米,就觉得自己小腿粗了一圈,汗也流了半斤,脸颊上的刘海被汗水浸透,一根根的贴在额头上,胸口的衣服也被汗水打湿。

尝过各种小有名气的奶茶,“50岚”奶味有些淡,“COMEBUY”更是几乎连茶味都荡然无存;圆石的清淡健康,可以喝出鲜奶味道,但最终最中意的,还是那个莓红色抢眼的纸杯,上面印着卡通的龙角。

7.0
日子定在了教师节,一部分同学来了,大家都变了很多,当年的班主任也老了,发梢已覆上银丝,啤酒肚显了出来。班主任说很开心同学们能够回母校看他,他很欣慰,希望大家高中也要认真学习,不要耽误自己的前途,大家一一对老师表达了感谢。

中毒巅峰时期是文山区猫空脚下,政大校门一侧的“龙角”。全台湾就这一家,再无分店。浓郁的奶味极大地满足了我的贪欲。

看望完老师后,大家都各自散了,从此一别,万水千山。

是竞争大。2008年的长沙还没有现在火到成为长沙地标的“茶颜悦色”,那还是“七杯茶”的时代。廉价而且快捷,开水一冲就可以带走。雅礼中学门口还有在学生中间很流行的“地下铁”,主打港式的鸳鸯奶茶和丝袜奶茶。还有很火的旺仔牛奶加七喜,取名“童年”,大概去过地下铁的都喝过。

苏茉自己放学回家偶尔也会去“8090”买一杯奶茶,虽然比起她爱的冻柠茶,喝起来没那么解渴,但是却充满了幸福感。她喜欢珍珠奶茶,喜欢喝着喝着时吸上来一颗饱满有弹性的珍珠的满足感,就像是在沙粒中寻到了一颗宝石。

那是渐渐绽开在五官和味蕾上的美好味道。

苏茉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进了店里,店里的小姐姐已经换了人,店内装修也更加精致舒适,奶茶的价格也从曾经的三块变成了十几。

在病入膏肓的那段时间,我会选择用空空的胃来迎接一杯滚烫的无糖龙角小芋圆奶茶或者茉香奶绿。找一间空教室,慢慢喝。用放空的胃来享受奶香,也慢慢等一个人。

“还是一杯珍珠奶茶吧。”苏茉说。

有时候是不巧,每次兴起想要买一杯的时候没开门。有时候远远地伸脖子瞄到开了门,却也少了走过去的执念和兴致。颇有点曾经沧海难为水。然后我看着身边人像中毒成瘾一样地,谈论起“一点点”,说起对于这种牛奶加茶的创举的疯狂迷恋。据说还有个两百个人的微信群,专门来凑单,因为离南大最近的一点点也有3站地铁的距离了。

喂!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听啊!她捶了他一下。

稍显生疏地打了招呼,我问姐姐当年怎么不做了,她说竞争太大,做不下去。

苏茉没有看到他。虽然班长已经提前告诉她有些人没联系上,但她还是很失落。散会后,有些人始终没有来。

散学散得早。我跟同桌两个一路小跑冲到奶茶店,生怕晚了一秒就喝不到,但事实上是小姐姐开店也很随性,经常开门开迟了,珍珠都还没煮好。我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换椰果。椰果没有软软糯糯有嚼劲的口感,在本身就很甜的奶茶里甜的没有意义。长得也不可爱。我直到现在也更喜欢珍珠。

浪费是不好的,她想。

“嗜”的口味有了变化。喜欢熊猫一间店的时候是嗜那一口不同的茶香。去台湾反倒在馋一口浓郁的牛奶的味道。所以又开始对鲜奶茶挑三拣四起来。

李霄经常趁下课时间跑过来问她问题,两人逐渐熟络,毕竟“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软”。虽然她觉得,他侧着头一只手架在自己的桌边,把自己桌边整个围住,盯着自己的场景十分别扭,但并也没有拒绝。

没有甜味的喧宾夺主。起先是鼻子先嗅到浓郁的茶香,夹杂着鲜乳的奶香味,然后是被牛奶口感中和的茶的淡淡苦味。一点一点在味觉和嗅觉里弥漫开。

4.0
后来李霄总是来找苏茉讲题,偶尔给她带一杯奶茶,一开始苏茉仍是拒绝,后来怕苏茉尴尬,李霄会买好几杯,不仅给苏茉,还给她同桌。同桌沛沛说跟她做同桌真幸福,有李霄这么好的……朋友送奶茶喝,其实沛沛更想说男朋友,但是怕被苏茉打。

有时候上瘾想喝奶茶得不行,走了十几分钟到学校对面,发现那间挂着“illy”招牌的小店在下午两点多的黄金时间关了门,只能闷声闷气地去地铁站里的coco喝无糖的奶精奶茶,怎么喝都觉得味道不对,不喜欢。更加气不过。

苏茉拿起菜单,琳琅满目的奶茶让她看了半天,现在什么奶茶都有,配料都列了一大串。

天热的时候去冰,稍冷一些就温热,最讨喜。

有……有啊,这道,还有这道,我都不会,你教教我。一张卷子,一讲就是一个下午。

姐姐知道我们曾经是她妈妈的学生,没客人的时候就跟两个嘴馋的小孩儿聊天,偶尔还能给我们少一两块钱,当我们零钱不够的时候。毕竟我当时没有固定的零花钱。

在漂洋过海之前,她翻出了曾经的同学录,联系到了曾经的班长,班长听说苏茉要出国了,就主动说要组织同学们聚一聚。

我妈开了间茶叶店,于是我喝了一两年母亲亲手煮的鲜奶茶,加上两大勺蜂蜜。茶味淡,奶味淡,甜味也淡。喝到初中毕业,我也没有空再经常回家喝她煮的奶茶了。

不知道谁给班主任打了小报告,带着黑框眼镜的班主任在班会上严肃地提出了学生间风气不正、早恋的现象,明里暗里点明着他已经掌握的“情况”,还点明要通知个别同学家长,一时间大家上课都不敢做小动作,考勤抓的严了,考试渐渐多了,小团体也被学习给压散了。

喝一点点。

服务员挤着笑容卖力推销,“我们现在招牌奶茶打折,有奶盖红茶、芝士奶茶,都很好喝的,要不要试试呢?”

接下来几年“奶茶”这种被我爸当年戏称“洋玩意”的东西迅速在中国大陆普及起来。发展速度之快,大量的连锁或自营的奶茶店兴起。在我小学还没毕业的时候,姐姐的“台湾珍珠奶茶”店就关门转让了。也在那时候,奶茶行业曝出挺多食品安全问题,人造奶精一度让我妈很惶恐,制止我在外面的店铺再买奶茶喝。那是我初中的时候。

在讲题时,苏茉把每一道步骤都列了出来,认认真真地教着,才发现对方看着自己都出了神。

从台湾走的当天跟朋友吃过饭,我说再买一杯龙角,之后就喝不到了。结果竟然没有买奶茶,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买了龙角手作梅子醋。酸酸甜甜地很解油腻,但喝得心里也酸酸的。

0.2
隔着学校一条街的地方,开了家奶茶店,叫做“8090”。喜欢喝饮料的人,都变成了喜欢喝奶茶的。奶茶比起汽水,更加香甜,还有饱腹感。

如今红极一时的魔教“一点点”,在我上瘾熊猫一间店的时候似乎还没有让南京集体中毒。在我不知道的时候爆红成现在这幅“集体吸毒”的现状。啊,一点点爆红的期间,我大概在台湾喝各种各样的手摇杯。(手摇杯这词跟朋友学的,意即饮料店里贩售的现场制作的饮料。)

再没有人会为她抢着买单了,味蕾在告诉她有些东西永远留在了记忆里,亦如三块钱一杯的奶茶。

“茶颜悦色”不给外地加盟,根就固执地扎在湘江边了。

苏茉把卷子递回给他,歪头问他,还有什么问题吗?

瘾君子,你也好这一杯奶茶?

如果他来了,她会一眼认出他的,她想。

同桌喜欢喝烧仙草,我喜欢珍珠奶茶。

班主任调动了座位,拆散了大部分的老同桌,男女统一分开坐。自那以后,李霄很少来找苏茉讲题了,苏茉看他课间从来不挪动一下,仿佛黏在了凳子上一样,不是在看书就是在写作业。苏茉的桌子上也再也没有出现过珍珠奶茶。他成绩越来越好,几乎快赶上她了。

话说回来。到“嗜”的程度,都拜仙林乡下那间傲娇得不行的熊猫一间店所赐。才渐渐感受到没有甜味的纯粹的鲜奶,和香气浓郁的伯爵红茶或者锡兰红茶搭配起来的细腻微妙的美好。

8.0
回家前,她去了一趟曾经的8090,才发觉三年过去, 熟悉的“8090”早已变成了其他奶茶店。

后来有几次回家路上遇到那只罗老师家的毛皮油亮的短腿小狗,不过换做姐姐在遛了。

苏茉搬了家,新家离读的高中很近,与曾经的初中很远。她一直想回母校探望,想见见当年的同学,想当面跟他说一些话,却总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时间,也没有人组织。

我要跑去小区门口那家罗老师女儿开的“台湾奶茶”店,喝那个新奇的,里面有QQ弹弹黑色糯米球的甜味饮料。

高中在上生物课时,老师偶然说起说奶茶高糖高脂,喜欢喝奶茶是因为人类对甜食有着本能的喜爱,对脂肪和糖分有着原始欲望。苏茉想到了8090的三块钱的珍珠奶茶,舌尖还能回忆起当年的味道,记忆也藏在味蕾里蹦了出来。

几乎隔一天就要跑一次奶茶店,有时候嘴馋每天都去。珍珠奶茶那时候用质量很差的塑料杯装,封口机给杯口封上图案印制劣质的塑胶膜。珍珠奶茶两块钱一杯,烧仙草三块。我到现在都记得清。现在回想,那时候喝进肚里的大概全都是些人造色素和奶精,还有大量的糖。具体什么味道现在一点都记不得,只记得很甜而已。甜味是遮盖一切劣质味道的魔力素。怪不得价格低廉。

6.0
夏天随着蝉鸣溜走,中考也结束了。上课时觉得时间过得很慢,现在却一晃就要毕业了,大家都莫名伤感,也许是成长,他们开始有了烦恼。

我没尝,每次都被一点点门口长长的排队人群吓得绕开走。偶尔也想起龙角门口,在中午十二点的时候,也满满的都是人。

后来李霄有给她发过几次QQ,但两人总是像在时间长河的两头交流,信息的后面总是带着个日期。高中学习强度比初中高出许多倍,封闭制管理让她没有多少玩乐的时间,后来头像一灰,就是好久,逐渐断了联系。

小学教音乐的罗老师已经退休了,常能看见她傍晚在小区里遛狗。她家的小崽子毛色黑得油亮,短短的腿倒是跑得很快,活泼的很。下课以后的我也跑得很快,书包里的不锈钢铅笔盒摇得哒哒哒地响。

苏茉内向,很少参与这些小团体,也从未被邀请过,有次她回家经过奶茶店想买杯奶茶,却被人叫住。店内有人在向她挥手示意,只见是同班的李霄,说要请她。服务员小姐姐笑着看戏,苏茉还没翻出钱包,李霖便把钱都给了,不等苏茉拒绝就跑回了座位,奶茶放在桌子上,留在那里,不拿也不是。最后还是拿走了。

鲜奶寡淡。加在红茶里健康无害,但也口味清淡。所以不太喜欢在台湾遍地开花的“50岚”,无非就是鲜奶无法满足我对于浓郁奶味的渴望。

他看着坐在座位上的苏茉,手臂被她碰到的地方有点儿发烫,窗外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他突然心里一紧,很想要说些什么,但下一秒就怂了,说不出口。他的勇气不知道被什么堵住了。

我还记得我的小学四年级。那时候是“台湾珍珠奶茶”在大陆刚开始火爆起来的时候。周杰伦还没在电视机屏幕上说“你是我的优乐美”,香飘飘也还没“绕地球三圈”。

0.1
苏茉不喜欢喝矿泉水、凉白开,从小就这样。贾宝玉说女人是水做的,她笑自己掺了点糖。她爱喝冻柠茶,尤其在夏天,买了一瓶冰冻的冻柠茶,一骨碌喝能掉半瓶。

那间店面很小,墙上贴满了不知真伪的“台湾烧仙草”历史由来的喷绘,把烧仙草说得神乎其神。“清热解毒”“凉性降火”什么的,嘴馋的小孩儿大人都当零嘴儿吃了,也没谁关心这个保健功效。倒是颇有些为小孩儿的贪嘴找理由的意思,也是个反驳妈妈不准吃“垃圾食品”的借口,反正我妈总说这个是垃圾食品。

那时候都流行写同学录,苏茉也在文具店精心挑了一本,李霄在他的理想高中那里写道,一中。

后来在2014年左右长沙的“茶颜悦色”突然成了网红,几乎和如今的“一点点”是一个火爆程度。所有到到长沙的吃货都一定要拿着古风精致的纸杯来发一张朋友圈照片。

成绩出来后,老师给全班家长群发了短信,恭喜学生们都考出了好成绩。在毕业册上苏茉看到了李霄考上了一中,但她没有,父母帮她安排到了国际学校,准备以后出国。

然后我回到了有熊猫一间店陪伴的南京。但没再去过。

忍俊不禁地回了宿舍,我手里握着一杯刚喝完的无糖去冰奶盖绿茶。

编辑:古典文学 本文来源:丸作|瘾君子,你能够那后生可畏杯奶茶?德晋登

关键词: 德晋彩票app 传记 学网 好文 水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