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晋彩票app > 古典文学 > 正文

“救命药”为何总是缺货?10元鱼精蛋白被炒至上

时间:2019-11-22 02:02来源:古典文学
我们相信,政府“有形之手”不缺位,医疗、医药、医保“三医”支撑到位,价格、储备、使用等保障制度各就其位,低价救命药不会再“掉链子”“玩消失”。 面对如此之大的用药缺

我们相信,政府“有形之手”不缺位,医疗、医药、医保“三医”支撑到位,价格、储备、使用等保障制度各就其位,低价救命药不会再“掉链子”“玩消失”。

面对如此之大的用药缺口,黑市贩药、黄牛倒卖从中渔利,10元一支的鱼精蛋白因断货被炒至上千上万元。由于某些国外药物尚未获得国内准入,一些病人和家属冒着触犯法律、中毒、死亡等风险,不惜铤而走险。

不过,眼下还有很多低价救命药“命悬一线”。业内专家忧心:廉价药品正以每年几十种的速度消失。为了不让患者再因为等药而失去治愈和生存的机会,政府的这只“有形之手”还应使出更多力气!

近年来,鱼精蛋白、平阳霉素、放线菌素D等“救命药”频频出现“药荒”,导致手术延迟、抗癌治疗中断,不少患者因此错过了最佳抢救期、治疗期。随之产生的则是黄牛市场、民间仿制药等乱象的出现。

首先,有关部门应抓紧建立“国家短缺药品信息平台”,及时汇集药品供求信息,包括产量、预产量、流通量和需求量等,供企业与公众查询,帮患者免除奔波求药之苦,也让生产厂商心里有数。其次,应将医保政策与短缺药物管理体系接轨,医保管理部门通过价格谈判等手段,与药厂沟通,确定一个患者和药厂均能接受的价格并实施动态调整,来鼓励药厂维持生产。后,国家可以对短缺药品实行定点生产,或是对其库存进行一定额度的补贴,以满足患者用药需求。

德晋登录 1

2007年,我国曾试行短缺药物定点生产制度,但是定点企业的生产积极性一直不高,原因是配套措施不到位,各种“不经济”的难题仍让企业退避三舍。有了他山之石和前车之鉴,近年来管理部门已对低价救命药的产销政策做了调整。2014年,国家发改委等有关部门出台政策,对纳入国家低价药品目录的药品,取消高零售限价,允许生产经营者在日均费用标准内,根据药品生产成本和市场供求状况自主制定或调整零售价格,保障合理利润,并提出建立常态短缺药品储备等相关政策,保障低价药品的供应。2016年,有5家药企获批定点生产3类短缺药,并可以直接挂网采购。目前9类短缺药中的鱼精蛋白已恢复市场供应,溴吡斯的明片也已逐步恢复市场供应。

另外,某些药物原料的短缺也会使医院未能储备充足的药品。像鱼精蛋白,主要存在鱼类成熟精子细胞核中作为和DNA结合的核精蛋白存在,但提取鱼类精子有季节性,便限制了原料的供应量。

药品是特殊商品,攸关人的生命,对病人属于“刚需”,具有准公共物品的性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对药品产销实行管制,我国也一样。低价救命药短缺的问题也并非我国独有,是道国际难题,各国大多通过政府出面干预解决——政府的“有形之手”除了管好标准、渠道和价格,还要解决市场失灵的难题,保证救命药的供应,为患者们“托底”。

通常,进入《基本药物目录》的药物,需要经过公开招标采购,而价格低、需求量大的药往往竞争激烈。有些药厂为中标,恶意竞争,压低价格。但又因中标价太低,无利润空间,放弃生产,导致一定时期内部分药品短缺。

前段时间,某药企在全国范围内召回一种治疗重症肌无力的必备药物——溴吡斯的明片,造成该药品供应断货,有些患者在市场上遍寻一月仍无果。

特效药进入国内有时间差。“救命药”以癌症等重大疾病类用药为主,欧美是原研药的主要“阵地”,所以,用于肿瘤靶向和免疫治疗的一些药品目前在大陆均未上市。

市场经济条件下,如何理解低价救命药“有需求、无供给”的怪现象?从生产环节看,由于发病率低、用量小,这些“小众药”的原料、生产线等成本难以摊薄;有些药物即使能在政策范围内提价,受到疾病发病率影响,需求量也不会有太大变化,涨价带来的收益弥补不了其他方面的“不经济”。比如,放线菌素D治疗的婴儿细胞瘤发病率只有百万分之几,临床需求量非常小,几次涨价后一支不足20元钱,每个患者一个疗程的使用量不超过12支,厂家觉得无利可图,缺乏生产动力。从销售环节看,目前我国的药品上市受到严格的GMP即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监管,如果不能进入政府采购目录、医保目录和医院的采购目录,药品渠道和销量缺乏保障。“以药养医”的大背景下,医院和医生不愿使用低价药,而以营利为目的的药店同样嫌低价药没赚头,不愿向患者推荐。如此,销量不稳定或持续走低,进一步降低了厂家的生产意愿,终导致低价救命药几无立足之地——从厂家到医院无人属意、处处“难产”,使短缺成为该类药物的常态。

面对这种状况,国家出台相应政策缓解“救命药”短缺。日前,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2016年临床必需、用量小、市场供应短缺药品定点生产企业招标公告》,将9种药品通过招标选择生产企业,为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公立医院供应定点生产品种,推动恢复生产供应。

类似的状况并不少见。近年来,被媒体报道过的短缺药物有鱼精蛋白、他巴唑、放线菌素D、促皮质素等等。这类药品有一个共同点,即价格不高、临床用量少、仅有一两家企业生产。但是少了它,不是找不到替代药物,就是替代药物价格奇高无比,令患者难以承受。仅售7.8元的注射用促皮质素在黑市上一度被炒到4000元,价格翻了500倍,仍一盒难求。

四大原因拖了生命后腿

药品是一种特殊商品,攸关人的生命,对病人属于“刚需”,具有准公共物品的性质。完全靠市场,价格低、用量小的药品有可能出现短缺,必须借助政府的“有形之手”加以调节才能纠正市场失灵,保证合理供应

“救命药”短缺成常态

到底为何这些“救命药”在生命危急关头“拖了后腿”?专家们认为主要有四方面原因:

“以需定产”才能救命

价格形成机制不够清晰。刘宝指出,2014年5月9日,国家发改委公布《关于改进低价药品价格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首次取消了政府制定的低价药最高零售价,在日均标准费用内由企业自主定价,扶持了一些该类“救命药”生产企业。

其次,要给予企业明确的价格信号。在刘宝看来,政府定点生产、定点采购对缓解短缺态势有一定作用,但从根本来说,企业生产面临困难,与不稳定的价格机制分不开,政府要做的是让价格改革突前、价格信号要准、方向要对,有效引导企业生产和供应决策,才能保持可持续性。

张亚同解释,国外原研药应用于国内临床,必须根据国人情况做试验,会比国外至少滞后3年,加之受知识产权保护,专利购买费用高,很难尽快引入。正因如此,很多国内患者纷纷到不受专利限制的印度,代购仿制药、海外就医。

需求量少,非医院常备用药。张亚同指出,临床上,“救命药”针对的患者通常是罕见病和突发状况的患者,需求量很小。比如,上述提到误食火锅燃料中毒的小孩,以及手术用药或某些特殊病用药的患者,较为少见。

价格低廉,药厂生产亏损。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经济学副教授刘宝表示,当前,药品定价主要是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制定基本药物全国零售指导价格,在保持生产企业合理盈利的基础上压缩不合理营销费用。

“鱼精蛋白谁能找到现货?等着这个药做手术,请帮忙找找。”“不到8个月婴儿疑似患婴儿痉挛症,需注射促肾上腺皮质激素,求药!救命!”……

“救命药”为何总是缺货?10元鱼精蛋白被炒至上万

最后,建立短缺药品监测预警系统。刘宝建议,除了已推动的省级短缺药品监测预警系统外,国家药管平台也应加大资金投入,及时汇总全国药品短缺信息,加强与医疗机构、药品生产流通企业沟通,从而有效协调和解决药品短缺问题。

专家认为,除了政策上的规范与支持,最重要的还是要“以需定产”,才能保障“救命药”供给的持续性。中国药品流通行业专家王锦霞认为,对短缺药品实行带量采购,明确采购关系,建立合理的价格机制,才能刺激生产,真正地实现供给保障。

8月23日,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主治医师彭澎还在微博发出倡议:请国家尽快出台措施保证救命药生产,为患者呐喊!文中提到,该院化疗药放线菌素D因某些原因缺货,何时恢复供应尚不确定,而放线菌素D对妇科肿瘤患者而言,是一种必需的救命药。

其实,像用于心脏手术的必备药——鱼精蛋白、妇科肿瘤化疗药——放线菌素D等缺货现象已成全国性问题。

庆幸的是,经过一天寻找,国外朋友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药。“太揪心了,不敢想象找不到药的后果。”至今,杨军对此仍心有余悸。

9月上旬,甘肃省药品耗材采购办公室发布《2016年甘肃省急救短缺和直接挂网药品目录的通知》,称短缺目录有43种药品,直接挂网目录有100种药品,而急救目录有70种药品。

8月中旬,杨军五岁半的儿子误食火锅液体燃料后,出现肚子疼、头疼等中毒症状,被紧急送往北京儿童医院救治,因情况危急转入重症监护室。

不过第二年该政策发生变化,药品最高零售限价政策取消,药品分类采购、医保支付价、医院二次议价等价格形成机制在实践中交错,客观导致价格信号进入一个更加不稳定时期,不利于药品企业生产。

专家表示,就目前来看,“救命药”存在“缺”与“贵”的乱象。一方面是基本药物、罕见药物的短缺,另一方面则是治疗癌症等疑难杂症的高价药“一药难求”。

北京医院药学部副主任药师张亚同告诉《生命时报》记者,鱼精蛋白、他巴唑、新斯的明、放线菌素D、平阳霉素等药品,是手术、神经系统疾病、肿瘤,甚至慢性病必不可少且无可替代的药物,然而,部分基本药物、罕见药物短缺现象存在多年,拖了治疗后腿。

医生称,目前最好给孩子注射甲吡唑进行解毒,不过目前国内没有这种特效药。杨军一家十分着急,在微博、微信上求助,不少热心网友纷纷帮忙,联系制药厂、医院,国外网友也帮忙出主意。

编辑:古典文学 本文来源:“救命药”为何总是缺货?10元鱼精蛋白被炒至上

关键词: 蛋白 学网 好文 真情 低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