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晋彩票app > 古典文学 > 正文

徐飞龙:从红小鬼到人民解放军营长

时间:2019-11-22 02:01来源:古典文学
飞龙回村后,即对住东山村曾欺负过他的一个郑姓地主进行报复。将郑枪杀,房子火烧,孙子抓去换枪。然后与郑扬棠,林玉成、郑魁星在柳坑后头坑,商议发展实力问题。会后,飞龙

飞龙回村后,即对住东山村曾欺负过他的一个郑姓地主进行报复。将郑枪杀,房子火烧,孙子抓去换枪。然后与郑扬棠,林玉成、郑魁星在柳坑后头坑,商议发展实力问题。会后,飞龙私将含待村十担公租典卖;偷牵耕牛变卖,向各乡派饷集得款项购买枪枝,并收缴民枪,以解决武器问题;委派徐振兴、郑魁星、及一姓赖等三人为排长,四出活动,招集人马。不久,奎斗徐宗庆、下山屯郑荆国、郑荆南、三班郑荆御等,有的挂名参加,有的人检投效。在此期间,收买三班盐官陈宗响的卫士郑椒,查明驻兵底细,用鞭炮虚张声势配合助威,乘夜袭击三班盐馆,抓杀盐官陈宗响,收缴武器十多枝。只一年多时间,兵力发展百余人,长短枪五六十枝。奎斗、横山、乐陶、三班、下山屯、张山、大小溪等地区,均属其势力范围。苏万邦派付官苏贞合常驻徐部,负责联络工作。徐部坯模已具,遂率部进驻三班。

同年,英山乡李德胜因感独立不能生存,率所部人四十余,枪三十余来投,徐委为营长。

有一天,张雄南看上了一位名叫林完娘的女子,不顾对方是有夫之妇,用枪射死了她的丈夫,强娶为妾。娶到手后,他又抛弃了林完娘,转而强占一名手下的妻子叶锦文,再次将对方强娶为妾。

国民党军尤赐福部连长庄庆科,德化三班锦山人。因山林纠纷,与三班桥内村有冤。此次乘进攻三班之便,率兵洗劫桥内村,烧毁民房二十余座。

同年,应林青龙约,合兵进攻盘踞锦水镇多年的李金标部。此役,游击队林青龙中队派营民林玉良、带队负责主攻锦水镇内李金标坐镇的碉堡;徐部派我带队担负扫清透风格山上李部外围碉堡。拂晓前同时发动进攻,战斗不到二小时,游击队林青龙中队主力直插李金标亲自固守的碉堡外,营长林玉良,身先士卒爬上碉堡,士兵蜂拥而上,迫使国民党军全部投降。李金标隐匿于堡中地窑内,被搜出枪杀。外围碉堡同时攻破。游击队林青龙中队缴获长短枪二百余枝,除了心腹之患,扩大了势力范围。徐部收编李的部属陈逞人枪数十,委为连长,应其要求仍暂驻防原地。

1923年,张雄南的舅舅黄其明、黄其澜率领一群土匪攻打德化县城。全城都被洗劫一空。随后,黄其明“沐猴而冠”,自称为县长。张雄南便尾随到县城驻扎,与舅舅狼狈为奸,杀伤抢掠,肆意敛财,德化百姓苦不堪言。

至此,飞龙声势大振,拥有兵力二百余人,枪百余枝。与本县苏万邦、周三、林青龙、黄其明,永春尤锡福、南安陈国辉、王振南、高为国、安溪杨汉烈、晋江许卓然、同安叶定国、惠安汪琏、仙游吴威、郑世美、尤溪卢兴邦等,名己可相并列。

陈部进兵三班,即分兵在下山屯一带尾追徐部,张雄南也出兵协助陈部,从湖仔村向张山方向追击。徐飞龙在此危急、困难的处境中,没有被陈、张二部消灭,而是于1953年11月13日在张山被他自己的部属郑金兴指使班长彭堆暗杀,郑为灭口即将彭堆击毙。

图片 1

徐飞龙,号凤山,乳名簪枝。(该村左右有飞龙、凤山二山,簪枝长大后,以此二山之名,为其名号。)德化奎斗乡含待村人,文化程度相当于初中。其人身材短小,行动敏捷,两腮各有黑痣一颗,痣上均长几根黑色细毛,乡人称为蛇须,说他是奎斗洞蛇神转世。其父徐别,自耕田地外,在泗滨村经营豆干豆付,兼营屠宰为业。飞龙青少年时,初则在家砍柴刈芒,贩卖油盐帮助家计。继则离家投军,以图有所发展。

1953年初,福州发生“一·六事变”,飞龙认为是大好时机,决心投靠卢兴邦。派苏贞合等二人去尤溪接洽,卢为扩充实力,实现政治野心,遂委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新编第二师第一补充团团长。

张雄南,1897年出生于德化县第二区的西山村人。他从小是孤儿,不学无术,原本经营着药店生意,后来受到作为土匪的舅舅黄其明影响,关闭了生意大门,投身做土匪。

1933年,飞龙率部乘夜袭击县城驾云亭国民党军林同部国民党军。里应外合一举成功,收缴武器二十余件。林向永春尤锡福报告,尤大怒,亲率所部三百余人,从永春四班向徐部驻地三班进军。徐早得情报,已在三班与四班之间设埋伏,国民党军尤赐福部中伏,激战半日,向永春后坑垅败退。徐部缴获武器四十余件。

在此期间,出资办《红光周报》,由李亲起主编,每期发行约二百份。同时自任董事长,兴办学校,建筑奎斗、硕杰、泗滨等小学校舍。派人打毁乐陶及新街土地庙菩萨。

民国时的土匪,与内容无关

1934年春,我在永春后垅小学教书,经人介绍来徐部,委任连付。

同年夏,徐利用永春的“真空”地区情况,与其子徐杰率部百余人。约同湖洋刘子宽、桂洋林妙庚进驻永春。刘部驻守县城,徐、林二部驻守五里街。不久安溪杨汉烈亲率所部千余人,前来争夺永春地盘。在五里街室仔,与徐部展开激烈战斗,徐部邱捷文连,猛打猛冲,不待林刘二部援军到达,即将杨部击溃。徐林二部尾追至坑口,双方再战,杨部又败,退回安溪。游击队林青龙中队返回桂洋,徐部再返五里街原驻地。

1935年5月27日,张雄南率保安两大队及部分自卫团约700多人、枪700多支,以双坑、南埕为主力,其余分驻在嵩口水口。张雄南又窜至德化、仙游边界的断牛山。他的手下张承福窜至德尤边界的戴云山。

同年秋,国民党军林同部属林成春率人枪二十余投靠徐部,委为连长。徐为进一步扩大地盘,于同年冬,亲率所部二百余人,经四班、廷上直趋永春县城。拂晓前到达城关,与国民党军尤赐福部林穆燕营激战半日,难以取胜撤回三班。

徐黄二部兵力,除部份留守德化外,由黄其澜统率进驻永泰县城后,一者部队给养困难;二者探悉卢部主力两次进军福州,均被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56师击溃,已撤退古田;三者据报省保安队黄济川率部三千余人向永泰进军。黄其澜即率所部撤回水口,徐部撤回德化城区附近。

张雄南为首的土匪开始往不同方向逃窜,分别由张雄南、张景元、张克武带领。逃窜途中,张景元带领逃跑的土匪队被国民党军队王团长、刘团长在途中击溃。

飞龙进驻三班,总部设在街尾土堡。自任团长,聘四班郑章炳为团付,委徐宗庆、郑荆国为营长,郑荆南、郑荆御为排长。设税局,委陈前远为局长。抽收来往货物税,实行硫磺专买。在此时期,永春四班也受其管辖。并继续派款购枪,发展实力。

陈清如投靠徐部被委为营长后,自待才高,抱负不小。想挑动徐林战争,从中捞取一把。遂于同年十二月间,将林青龙给他写有三页信笺的复信取出,仿林青龙笔迹,写上策反的话,换出其中一页,然后悔信送给飞龙审阅,加上一些危言耸听的话,以表示对徐的忠诚。

刚开始,张雄南只是一名基层人员,主要做他舅舅的贴身侍卫。但在舅舅的庇护下,张雄南成长极快,加上他本人心狠手辣,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声势渐渐增大,很快在永春、德化、仙游、永泰、大田等地称霸。他搜刮大量民脂民膏,用于购买枪支弹药、招兵买马,各地的散匪都被他收归门下。没多久,他就自立门户,在西山大筑巢穴,还自封为“营长”。

飞龙投军初期,在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支队苏万邦部当兵。几个月后提升为排长,派在陈定良营安插。后来,苏万邦为了将来进驻德化县城时,有所帮助。遂送给驳壳枪一枝,再提任为补充连长,令其回村独立发展。

“德化之战”,陈国辉攻占县城后,即派陈育才、陈维金进兵三班,扬言要血洗三班乡。经该乡徐扬取出面说情,接受烧毁土堡;交劳军费银元三万元的条件方才了事。对徐飞龙老家含待村,虽无一人参加徐部,亦难幸免,该村房屋全部被烧毁。

得知张雄南叛变的消息后,政府决定不再姑息,派驻扎在德化的梁旅长率军队进剿,并且联合各地兵力向嵩口堵击围剿。

“德化之战”,徐飞龙败退下山屯、张山、红头乾一带后,有李前率武装十余人、仙游张清如率武装三十人来归,此时徐部尚有兵力三百余人。并再受莆田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海军陆战队编为仙德游击大队,徐任大队长。继续在此一带活动。

5月28日,当局政府部队向双坑、南埕进剿,保安独立第五、第七两大队,也在同日占领戴云山附近的各要点。王团第一大队由安溪抵达德化县城,曹营由西山进驻石牛山北面的水头村。刘团长率领一、二两营赶赴嵩口西山一带堵剿,王团长率部抵达永泰,该团第三大队亦抵达福建的吉花。各进剿部队均到达相应的位置,形成大包围之势。

1949年秋,中国人民解放军东路总指挥何钦,亲率第一军潭曙卿、冯辄裴、顾同等三个师入闽,在闽粤交界的峰寺一役,大破国民党军第三师王献臣部。国民党军的唐万顺师见势不利,率部起义。中国人民解放军势如破竹长驱八闽。国民党军张毅部闻风逃遁,由漳州经泉州向福州撤退。

谁知,张雄南以奉命集中土匪为名,到福建各地收缴钱财,还在南埕召开土匪首脑会议,勾结日本人。在日本人的支持下,“福建和平救国军”成立了,张雄南为总司令,张克武为副司令。从此,张雄南由土匪变为卖国汉奸。

徐飞龙死后,所部郑金兴率百人,颜春进率数十人投归张雄南,均委为营长;吴联成在县城失陷时逃回蕉溪;郑荆国、郑荆南人枪数十,去向不详,李德胜、陈清如、张清如、邱捷文、及我共有官兵一百五十余人,大家推我为大队长,归我率领指挥。比时处境危险,我认为慨不可降也不可战,只有将部队带离德化以免再行茶毒德化人民,才是出路。遂将部队带走。后来由林寿国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海军陆战队仙德游击大队,委我任大队长。以后又编为福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混成旅第三团。

“匪窟”首脑初长成

永春被占后,驻永春后垅的陈清如难以立足,即率所部人五十余,枪四十余投徐部,飞龙深知陈清如曾任小学校长,能文能武,委为营长。

张雄南明面上接受国民党政府任命,暗地里却割据着闽南地区,打劫钱财,收受贿赂,还和台湾的流氓勾结在一起互相牟利,甚至悄悄前往日本,与日本人秘密签订卖国条约。

战事结束,徐、陈部队进驻福州老米仑整训,改编为福建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第二团。陈国辉任团长,徐飞龙任第三营营长,我任三营营付兼第八连连长,吴联成为第七连连长,龙载德为第九连连长。徐飞龙因只当营长,又过不惯训练生活,所以只在福州城同达官贵人交际应酬过日。

收编到北伐军部队后,张雄南却匪性难改,四处压榨民众,对土匪手下的烧伤抢掠行为也不堪约束。归编不到一个月,他就带着一帮土匪,悄悄潜回老巢,过着打家劫舍的土匪日子。

不久,约林青龙共同出兵进驻县城。守城的国民党军林同部,自知寡不敌众,退往永春与尤赐福会合。入城后,徐驻考棚,林驻陈氏宗祠和林氏宗祠。游击队林青龙中队派付官林品昭,负责与徐部的联络工作。又派营长林玉良常驻县城。将主力撤回盖德、尊美。

福建兵变事故发生在1933年11月:第十九路军将领蒋光鼐、蔡廷锴联合李济深等反蒋势力,在福建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公开宣布抗日反蒋。事变发生后,蒋介石气急败坏,调兵遣将,入闽“讨逆”。此时,张雄南却乘机背叛第十九路军,派人联系国民党当局,请求收编。国民党当局“曲予优容”,任命他为福建保安第十一团团长。

1950年春,徐别去世,飞龙告假奔丧。治丧期间,苏万邦等人也前来吊唁。丧礼规模,盛极一时。功德坟墓完成之后,飞龙无意返榕,友人也为其只当营长抱不平,劝其在家静观时局变化,徐图东山再起。

图片 2

同年夏,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第二团,奉令驻防龙岩、漳平。陈国辉因飞龙久假不归,营长职务另派王团付代理。徐虽在家,对部队仍然关心,时常派人去补充兵员。十月间,陈国辉借口飞龙企图拉回部队,将第三营全部缴械。连长龙载德回安溪,连长吴联成及我回德化。徐飞龙得知三营被陈国辉缴械后,决心重整旗鼓,徐图报复。着手收集原有人马及原存枪枝。向各乡摊派枪款,购置车床。在蕉溪设兵工厂,每天可制造步枪一枝。在县城路尾巷设税局抽税,扩大饷源。此时后加洋曾文冠率部二十余人带枪十余枝来投,委为营长。另委我为特务连长,郑魁星、郑金兴、徐振兴三人为排长,聘请保定军校毕业生赖思考任军事教官,在程田寺进行整训。

民国时的土匪,与内容无关

1952年春,飞龙认为不依靠政府的民间武装,终非久计,为了前途不能不找靠山。派人到漳州找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49师师长张贞接洽受编。张为扩充实力,委徐为该师第一补充队队长,指定驻防德化。派徐鹏来德化负责联络工作。原49师团长林青龙,编为补充团也驻防德化,归徐鹏统一指挥。游击队林青龙中队的林玉良营驻城内。徐部驻城外,并负责召集民工建筑公路的工作。

为了集中抗日力量,当局同意了他的自新,但要求他招抚福建各股散匪,规劝土匪投入到抗战中,委任他为永泰、德兴、仙游几地的剿匪司令和保安第四旅旅长,驻扎在永泰、德化、大田、永春、仙游各县维持治安。

同年,林同从永春回暗林口,巩堡固守。徐、林二部出兵前往攻击。因国民党军尤赐福部派兵支援,才将部队撤回。

巨匪保命“杀手锏”:叛变、认怂

徐鹏驻德化,负责联络和指挥部队工作外,设立永德大工程处于城内,自任主任,徐飞龙为付主任。德化至永春40华里的公路,及德化城区经土坂、盖德至鬼腔口的公路,于是年秋天筑成通车,德化至大田一段没有完成。

3年后,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其中部队的东路军进军福建,对不归附的土匪进行围剿,黄其明率部仓皇逃跑。张雄南却很淡定,他先将县城里的商铺、大户人家洗劫一遍,再挨家挨户进屋打劫,搜罗了德化县城的钱财后才开始潜逃。

返德后,飞龙将部队进行整顿,并着手建筑三班通德化县城的公路。筑路工程,派徐宗庆负责。半年筑成,购买大、中型卡车各一辆,开始通车。

1933年,第十九路军调到福建省驻扎。军队首领知道张雄南作恶多端后,大力围剿。不到几个月,张雄南的势力便开始告急。此时,张雄南托人投诚,请求收编于军队。十九路军同意了,让他归属于翁照垣将军部下,还任命为团长。谁知,在不久后的福建兵变事故中,他却乘机叛变,竖起讨伐翁照垣将军的旗帜。

1935年夏,与张雄南争夺奎斗辖区。徐亲自率队进攻龙门寨。围攻三日不克,因张援兵将至,只得撤回。

张雄南没有真正悔过。乘着职位之便,他强迫当地农民种植烟草,不听命令的就暴打一顿,甚至枪杀,还四处打劫,掠夺钱财,私受地方款项。在此期间,被劫杀的人达到数百家,勒索款项达到数十万。百姓恨得牙痒痒,多次向政府控告。当局多次下令整改,张雄南都置若罔闻。

1935年秋,徐率二百人,会合陈国辉指派彭棠带领的兵力,在永春湖洋一带,阻击国民党中央军郑世美部进军永春、德化。彭棠部队在仙永交界的白鸽岭下设伏,因郑部居高临下,战斗不到三小时,彭部被击溃。彭部失利后,飞龙率部退到廷上附近,再行设伏阻击。郑部当日进驻湖洋,次日分兵二路,一从湖洋通县城大路;一经廷上继续向永春县城进军。途经廷上虽然中伏,战斗感相持四小时,因郑部分兵绕徐背后,准备进行夹击,飞龙到战况不利,遂退兵回德化。

民国期间,福建省土匪横行,其中被高山包围的德化,山城闭塞,文化落后,地形复杂,早有“匪窟”之称。

同年,蕉溪吴联成,二部共率百人随带七八十枪枝来投。徐委吴为营长、方为参谋,回驻原地,以阻黄其明、张雄南进攻。

强娶有夫之妇杀舅舅

飞龙见机不可失,于同年十一月十六日,约周三部的龙载德,率部队三百余人,由德化经仙游、莆田、福清尾追张毅。27日到达福清上干林。次日会同陈国辉、叶定国进攻困守爪山一带的张毅部。激战一日,张以福州已失,去路已断,遂向中国人民解放军投降。[---分页---]

爱历史特约作者 莴笋面包 独家稿件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发展,徐飞龙又拥有人三四百,枪一百五十余,羽毛又再逐渐丰满起来了。是时,他自已兼任德化县长,半年后才让给游击队林青龙中队付官林品昭。

勾结日本人当“司令” 巨匪变汉奸

同年冬,陈国辉为扩充地盘,亲率所部千余人,分兵二路向永春进军。一路由东关经太平进攻县城;一路由诗山沿公路进攻五里街。刘子宽得知情况后,撤回湖洋。徐部则在城南山上进行阻击,战况不利,退守五里街附近小山上,继续战斗二、三小时,寡不敌众,遂撤回德化。经此一役徐陈交恶加深。

为了扩张自己的势力,1928年,张雄南杀了自己的舅舅,篡夺了他的位置,然后再四处掠夺,扩招人马,实力越发强大,自封为“司令”。

1950年,周三部属林觐光被张克武打败后,率部人枪二十余来投。后因勾结黄其明企图叛变,被徐枪杀。

国民党政府发现了他的卖国行为,立刻对他予以撤职,并下令缉拿。张雄南四处逃跑,居无定所,最终转道到香港。适逢抗战时期,举国都在呼吁保家卫国。张雄南自以为有机可乘,托人向香港政府投诚,为国效力。

飞龙被陈所惑,信以为真。在德新街苏加明楼上,召集中校团付郑章炳,少校团付林先板,谋士苏加明,营长李德胜、郑宗庆及我本人等开会。飞龙将林青龙对他不利情况说明后,将信交给大家审查,信中有一段叫陈清如利用机会暗杀徐飞龙的话,该信字迹及印章,经反复查对,字是林的笔迹,私章是林所用的。飞龙认为证据确凿,决定以迅雷不及掩耳手段,于当晚十时左右,出兵袭击游击队林青龙中队。游击队林青龙中队稍行抗击,即拥着徐鹏从西门退出。结果,徐林二部结怨,徐鹏也以为飞龙有意害他,向49师报告,张贞以徐飞龙反复无常,即取消其番号,停止给养。[---分页---]

图片 3

飞龙受编后,在原地整训,侍机发展。由于军需不足,自己发行亲笔写的“风山”钞票二千张共二千元,以济眉急。又由参谋长苏学奎,拉拢办团练起家的黄其澜合作,以助长声势。同年六月,将黄介绍给卢,委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新编第二师补充团团长。

张雄南见势不妙,又使出了他的“杀手锏”:投降,请求收编。他派人向国民党军表示服从政府,请求悔过还提出了撤退进剿部队、撤销他的通缉令等要求。政府当局考虑到当时正值抗战时期,保存国内一分实力,就多一分抗战力量,再次接受张雄南投降,还取消对他的通缉令,仅让他返还收编亏空的款项6万元。

“六·一事变”,卢兴邦绑架省府六名委员,企图迫使省府改组不遂后,于同年夏初,出兵以武力威胁,由该师旅长卢兴荣率全师主力,从尤溪经古田进军福州西郊,被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56师刘和鼎部打败,退踞古田附近。卢兴邦仍不死心,一面勾结唆使金汉鼎部的周志群旅叛变,以其主力再次进军福州;一面命令徐飞龙率第一、第二补充团兵力,进驻永泰协攻福州。

没多久,北伐军攻克福建,张雄南自知不敌,向东路军讨好,请求收编。东路军答应了他的请求,让他在军中的一个部队任团长。

飞龙投靠卢兴邦后,先则为协助卢部进攻福州出兵永泰城;继则在德化阻止讨卢军向尤溪进军。引起了“德化之战”。

民国时的土匪,与内容无关

图片 4

迫于舆情压力,政府当局免去了他旅长的职位,降为参谋,并调派到省府。任职时间到,却不见张雄南,随后就传来他在嵩口叛变的消息。叛变前,他还洗劫了驻扎在永泰的保安第五团大队。

民国时的土匪,与内容无关

编辑:古典文学 本文来源:徐飞龙:从红小鬼到人民解放军营长

关键词: 德晋彩票app 小鬼 学网 人民解放军 营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