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晋彩票app > 德晋登录 > 正文

短篇小说:毒爱(八)

时间:2019-12-06 11:07来源:德晋登录
“哦,我听良子说的。” 付健知道汪洋和良子成了哥们,觉得他是不和他们一路人,不免对良人跟汪洋做朋友多了份担忧。但,良子是个成年人了,付健也不好跟他直说,怕伤了感情。

“哦,我听良子说的。”

付健知道汪洋和良子成了哥们,觉得他是不和他们一路人,不免对良人跟汪洋做朋友多了份担忧。但,良子是个成年人了,付健也不好跟他直说,怕伤了感情。

“什么朋友?”

付健能想到的只有慕星。秦玲玲家境也不好,工作也是时有时无,一整个“月光族”。慕星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钱拿了出来。对付健说:“你先拿去用吧,我现在也用不着。”

慕星走后,汪洋问良子:“她有没有男朋友?”

秦玲玲说:“我才不相信你们两个傻子呢,再接着笑吧。说完提着包走了。一是怕良子看出她和汪洋的关系,最重要的是听到与付健有关,还让汪洋动心。看来不是一般的女人,一定要问付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可以找别人男人,可容不下,付健找别的女人。心里极不平衡。

慕星说记他学绘画时付健没觉得什么?现在秦玲玲支持他画画,他倒真想去试试。

慕星从此知道了良子的心意。

秦玲玲气冲冲地找到付健,问道:“慕星是谁”。

亲情,无论有多大的怨恨,永久有隔舍不断的感情。

“那他发现我们了怎么办?”

秦玲玲不知所措,涨红了脸嚷嚷道:“你们说不说,不说我走了?”

“看来没有哪个机会了,这三年来我只想先把工作做好。绘画也想过,不过,我那里家庭是不允许的。我老妈天天还催我结婚呢?以后再考虑吧。”付健无奈地说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天天有多忙。”

良子知道是慕星在躲着汪洋,心里倒也庆幸。

慕星笑着说:“没关系了,我们都是朋友吗。”看来,良子已把画送出去了。

汪洋是良子店里的常客,时间长了,两个人就熟悉起来。良子听说汪洋的家世,背影,但并不清楚他本人是干什么的。

爱是自私的,对自己的爱可以身不由已,爱了就是爱了。对别人的爱,只希望自己是别人的唯一,别人的最爱,而且是一生一世。

“你同学王子谦不是一个现成的吗?

摘要: 朋友,知心朋友,也有相互利用的必要关系朋友。从些,付健有空就在王子谦的画室里跟着学画。原来,秦玲玲看到付健当老师,一心用在孩子手上。已放弃了自己的梦想。从心里觉得可惜。一直觉得自己又没有全心全意地爱 ...

一次,汪洋正和秦玲玲在一起吃饭,良子打来电话。汪洋想问问慕星的情况,就把良子也叫过来了。当时,秦玲玲并不知道是给良子打的电话,以为是汪洋她不认识的朋友。

慕星看出了付健的心思,再次鼓励他不要放弃梦想。付健才下不定决心继续学画。

这些,可怜的付健是一直闷在鼓里的。

秦玲玲见汪洋如些不把她放在眼里,在她面前还问起另外一个女人,心里很是生气。

付健是万分感谢,信誓旦旦地说:“我发了工资就还给你。

单纯的良子没事就去百货大楼找慕星。也正合了一旁汪洋的心思。没等良子发话,汪洋就嬉皮笑脸地上门打招呼:“美女,请你吃饭?”

秦玲玲忙掩饰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对吧?”用眼神向汪料示意。

“良子个大嘴巴,这么快,这事也告诉你?”

“有病?”

看他吃醋了,两个男人都对秦玲玲笑。

过了几天后,秦玲玲对付健说:“你再继续绘画吧?”

“为什么女人都喜欢那小子呢?那小子有什么好?”

本来有些怀疑两人的良子听到汪洋问起慕星,也就相信了秦玲玲的话。故作镇定地说:“不知道,可能有其它的事吧?”

“我说的是真的,就这样放弃你甘心吗?”

其实,慕星打第一眼喜欢的是付健,但知道付健喜欢秦玲玲也打消的那个念头。

“是一朋友?”

一天,付健突然接到良子的电话,急切说:“给我错点钱吧?我老妈生病住进了医院。现在不交钱,要停药了。

“没有就好,不喜欢就好,你知道吗,我一直喜欢着你。你瞧瞧,我心里有多难过。”

可见汪洋没有丝毫在意秦玲玲,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

秦玲玲嚷嚷道“爱不了你。”

良子没有发现汪洋的用意,以为只是热情。就介绍道:“这个我朋友,汪洋,人很好的。”

良子进来了。秦玲玲才发到是付健的朋友良子。良子也看到了秦玲玲,都有点吃惊。良子问:“你们两个也认识?”

良子打电话来说,他凑到钱了,付健也放心了。

“到时,我们小心一点就好了。我可是一心一意地爱着你呢?”秦玲玲甜言蜜语地请求王子谦。

摘要: 爱是自私的,对自己的爱可以身不由已,爱了就是爱了。对别人的爱,只希望自己是别人的唯一,别人的最爱,而且是一生一世。在上次吃饭时,付健向大家介绍了秦玲玲是自己的女朋友。良子也汪洋也认识了秦玲玲。秦玲玲 ...

付健这三年来的工资,除了自己生活,母亲一直是病殃殃地,都给了母亲。不帮忙吧又是好哥们。凑来凑去,只有一千块钱。

“你别乱说,我没有?”

汪洋直接问良子:“最近,怎么不见慕星那个女人了?”

摘要: 亲情,无论有多大的怨恨,永久有隔舍不断的感情。王子谦留校任校,秦玲玲还是一直跟王子谦在一起,偶尔来付健这里。慕星在百货大楼卖男士服装。一天,付健突然接到良子的电话,急切说:给我错点钱吧?我老妈生病住 ...

汪洋逮着就去找慕星,请吃饭,又是送花。慕星很苦恼。良子也很难过,一边怕失去慕星,一边怕失去汪洋。心烦意乱喝了酒,醉熏熏地跑到慕星家问道:“汪洋说喜欢你”。

良子说:“是简单的邻居关系?你不信就算了。”

“你疯了,你们女人都疯了?”

汪洋得意地笑笑。

付健在王子谦那里,秦玲玲借故跟汪洋一起。汪洋带着秦玲玲购物,美容,旅游,秦玲玲是乐开了花。汪洋是没找到慕星,身边带着秦玲玲,也给他增了不了面了,朋友们都羡慕他有个大美女陪伴。

“你不是想学习绘画吗?”

汪洋把慕星带到高级餐厅,为了显示自己显赫的身份,为了讨好慕星。这一切慕星并不放在眼里,她也不看好汪洋。汪洋依然装出彬彬有礼的样子不断地向慕星献殷勤。慕星说自己有事,草草地结束的会餐。

“不会,慕星也喜欢付健吧?现在的女人都喜欢像小白脸的男人。”汪洋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

“你听谁说的?”

“骗你干嘛,一听谁胡言乱语了,是良子喜欢她。”

付健何偿不想呢?只是身不由已。

“那你也喜欢付健吗?”

“邻居?”

付健说:“我考虑考虑?”

“他又不是小孩子,或许还可以帮你呢?”

秦玲玲看汪洋的穿着,开的小车就猜出汪洋的不同身份。借机向汪洋抛媚眼,接近他。汪洋知道她和付健的关系,知道是有男朋友,但没看出和王子谦的关系。不过,看到秦玲玲的美貌,虽说没有慕星动心,但也不厌烦。谁不喜欢美女呢?两个人私下留的电话。

付健和慕星来到医院看望良子的母亲。在回家的路上,付健对慕星说:“谢谢你,谢谢你愿意帮我朋友?”

原来,秦玲玲看到付健当老师,一心用在孩子手上。已放弃了自己的梦想。从心里觉得可惜。一直觉得自己又没有全心全意地爱他,每当见到付健心里也很愧疚。总想能补偿或者帮助付健。于是就建议王子谦教付健学画,王子谦很生气地说:“你现在对他还有留恋,还喜欢付健?”

“那你呢?”

“你可以跟他说说,好不好?”秦玲玲撒娇着说。

秦玲玲装作很委屈地说:“你说的什么话,也让人伤心了吧?”

“什么慕星啊?就是上次聚会,你们的邻居?”秦玲玲反问道。

慕星笑了。

良子笑着说:“没有吧。”良子这才看出汪洋的心思,有些失落。

在上次吃饭时,付健向大家介绍了秦玲玲是自己的女朋友。良子也汪洋也认识了秦玲玲。

付健叹了口气说:“看来我也得做家教挣点钱了。良子真可怜。”付健想起良子见到他时红红的眼圈。付健心里也很难过。

慕星才勉强答应。

一旁的秦玲玲这下可犯了迷糊听不明白,就问良子:“你们说的是真的吗?”

晚上,付健为了庆祝一下。叫上良子,王子谦,秦玲玲,一起去吃饭。在饭桌上,秦玲玲和王子谦还是一直装着两个第一次认识彼此。良子还叫上了他的一个朋友,叫汪洋。家里是开公司的,名副其实的“富二代”, 汪洋对慕星是一见钟情。

王子谦看在秦玲玲的面子上,只好答应。

秦玲玲看付健的样子不像说谎,这才露出了笑脸,转危为安。

付健给王子谦打了电话。王子谦爽快地答应了。

良子一直跟在汪洋后面,良心是诚心把汪洋当哥们,而汪洋打心眼里是瞧不起良子的,没钱,没地位,不过是解解闷,逮着机会再利用他罢了。而良心对汪洋的心思也是全然不知。

秦玲玲想,他们两个人不过是想互利用,彼些彼些罢了。心里也就平衡了。

良子在修理厂一个月也仅有一千多点,良子爱玩。跟朋友吃喝玩乐,也是个“月光族”。母亲离婚后,又成了家,也没有孩子。父亲退休了积蓄也不多,他也不想这事让他老爸知道,他老爸那性子知道一定会反对的。平时母亲外边生活也是捉襟见肘。这下,没钱,停药了。病情就得加重,那里有那么多钱呢?可愁死了良子。良子也知道付健的情况,只是急晕了头。

朋友,知心朋友,也有相互利用的必要关系朋友。

良子才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付健想想是啊,这自己怎么没想到呢?

良子给母亲凑到医药费,其实是汪洋帮的忙。

“你疯了。”

付健亲没有把慕星的话放在心上。

有一天,汪洋告诉良子帮忙改装一辆车,本想拒绝。良子胆小,怕会出什么事。可汪洋开出的价钱很高,又说如出了事情,一个人承担。良子就相信了。当时,又是急需钱的时候,就答应了。并且承诺就这一次。有了这次交易后,良子和汪洋就变成了铁哥们,没事汪洋就开着小车载着良子到处溜达。

“没有骗我?”

王子谦留校任校,秦玲玲还是一直跟王子谦在一起,偶尔来付健这里。慕星在百货大楼卖男士服装。

慕星有些犹豫。

从些,付健有空就在王子谦的画室里跟着学画。

编辑:德晋登录 本文来源:短篇小说:毒爱(八)

关键词: 德晋彩票app 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