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晋彩票app > 德晋登录 > 正文

短篇小说:毒爱(五)德晋登录

时间:2019-12-06 11:03来源:德晋登录
“是啊,太了解了,所以也没什么期待?”两个人都坐着边喝边聊。 汪子谦冷笑着说:“你这贱女人还在这里装,我让你装。”边说边把桌上,画,椅子推倒在地。 付健没去看陈艳宏

“是啊,太了解了,所以也没什么期待?”两个人都坐着边喝边聊。

汪子谦冷笑着说:“你这贱女人还在这里装,我让你装。”边说边把桌上,画,椅子推倒在地。

付健没去看陈艳宏,只是瞅着一个学生的画说:“哦,以前学过一段时间。”

付健走在前面,秦玲玲上前拉起了付健的手,付健抓着秦玲玲纤纤细手,两个人甜甜地笑了。并肩向学校走去。

秦玲玲被眼前这个平日里温文尔雅却如此暴躁可怕的男人吓着了,忙抱住王子谦哭着说:“对不起,我错了?你别再这样了。”

“不想吃。”又倒下睡了。双眼瞪着空阔的天花板,心里像掏空了一样空白。

这句话说的付健心就碎了,自己何尝不是天天思念着她。可不想束缚着她。当初喜欢她就是觉得她自由自在,敢作敢为的性格。付健回过头紧紧地把秦玲玲抱在怀里。

“那付健是怎么回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你把我当傻子啊。当初我答应你出国时,你怎么跟我承诺的?你说断绝一切来往,而你回国后就背着我去找他……”

“那个老师喜欢你吧?秦玲玲问道。

“那你的想法呢?”

见到王子谦,付健什么话也没说。王子谦也没有觉察到付健已看到了那幅画。只是笑着对他说感谢。

良子走后,付健又晕晕沉沉地睡着了。

“带我去参观你们学校吧,两年都没看到了,有变化吗?”

王子谦气的摔门而去。

“有病吧?”

“好吧,我等你。”付健想这样是太不像话了,爱她,就应该让她过的好一点,或许过几年生活会有所改善吧。

付健在浴室足足呆了有半个小时,出来时秦玲玲已睡着了。付健站在床上又细细地端祥着眼前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女人。然后,回家了。

“今天就留下来吧?”付健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其实秦玲玲在学校那会已认识王子谦,王子谦也知道秦玲玲和付健的关系。秦玲玲心里喜欢付健,可付健家里贫穷,在物质方面什么也给不了秦玲玲。秦玲玲是一个贪慕虚荣,注重物质,享乐的女子。认识王子谦后,知道他家有钱,就故意接近他,王子谦也被秦玲玲的美貌所惑。背着付健两人在一起,两年前,王子谦让她去了新加坡。这次是一起回国的。王子谦把自己喜欢的画送给付健,也正是心里对朋友的愧欠。秦玲玲也知道王子谦送画给付健的事,只是装腔作势罢了。

秦玲玲望着付健傻样,无奈地笑了。

这时走到学校画室时,付健看到几个画画的学生。秦玲玲停住了脚步,说:“他们让我想起来了你画画的时候,我想去看看?”

摘要: 爱情,两个相爱的人。他能爱上你的一切,包括贫穷。有的人除了你的贫穷,他却爱着你。没几天,王子谦就把那幅画给付健快递过来了。付健挂在自己的房间里。端着一杯水边喝边端祥着画中的女子。这 ...

几天后,秦玲玲主动打电话约付健吃饭。付健不动声色地看着眼前的秦玲玲,。扪心自问自己还爱着她吗?答案一目了然,付健心里还是爱着秦玲玲的。想到秦玲玲也还对他有所留恋,心里也平衡了许多。两个人如平常一样开开心心地吃过饭。秦玲玲主动提出开了房间。

摘要: 爱情,人不在了,心还在;当心不在了,人还在。当人不在了,心不在了,爱情的伤痛还在。星期天,学校很安静,鸟语花香,付健和秦玲玲两人沉浸在爱河里,漫步的校园间。这时走到学校画室时,付健看到几个画画的学生 ...

“你希望有什么变化,一夜暴富?你又不是不了解我们这个行业,不了解我。”

摘要: 两个相爱的人,或许就因为某件事越过了某个人的心里防线,就会不知不觉地发生着微渺的变化。一天,王子谦找电话给付健让他到自己公寓里帮他拿个文件。付健去了果然看到桌子上的文件。扭身正要走时,有一幅画引起了 ...

“哦,是陌生的号码?”

秦玲玲犹豫了片刻说:“可能认识吧!”

两个相爱的人,或许就因为某件事越过了某个人的心里防线,就会不知不觉地发生着微渺的变化。

“受不了,你为什么老不相信我呢?”

爱情,两个相爱的人。他能爱上你的一切,包括贫穷。有的人除了你的贫穷,他却爱着你。

付健想到和他分手,但还是不舍,说不出口。

陈艳宏带着几本书进来了,一眼就看到了付健,也看到了秦玲玲。看着两个手牵着手,大概也猜到了两人的关系。就和付健打起了招呼:“付老师对画也有兴趣?”

付健解释道:“就是我大一,大二时玩的一个好的同学,我跟他学过画画的?”

王子谦听到有朋友说秦玲玲和汪洋有关系。就一把揽在自己怀里,咬着牙根质问秦玲玲:“汪洋是谁啊?”

“秦玲玲来找我了?”

“是王子谦。你应该认识吧?我上周参加了他的画展。”

付健想起了王子谦那里秦秦的画,兴奋不起来了。只好说:“太紧张了,比第一次还紧张。”然后走向了洗澡间。

“去你的。”这时秦玲玲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是王子谦,就挂掉了。

没几天,王子谦就把那幅画给付健快递过来了。付健挂在自己的房间里。端着一杯水边喝边端祥着画中的女子。这时,门铃响了。

一天,王子谦找电话给付健让他到自己公寓里帮他拿个文件。付健去了果然看到桌子上的文件。扭身正要走时,有一幅画引起了他的注意。这幅画用布掩盖着,出于好奇心付健揭开了布,眼前的画让付健目瞪口呆,画上是秦玲玲的裸体素描。他赶紧盖上,希望这不是真的。心里不是滋味,原来秦玲玲与王子谦是这种关系了,还在骗着他。他魂不守舍地离开了公寓。

“你不会明白的,”

付健看秦玲玲回答的很坚决也不好再问了。

秦玲玲听王子谦提到付健哭的更凶了。

秦玲玲看出陈艳宏看付健含情脉脉的眼神,知道刚为什么极力阻拦她了。就不好意思地走掉了。走时,故意挽着付健胳膊,贴着付健,做出亲密的举动给陈艳宏看。陈艳宏看着秦玲玲妖里妖气地,气的直瞪眼。

“这些日子你不想我吗?”秦玲玲看着付健深情地问道,在她们内心她还是喜欢付健的。

付健闭上眼任凭流水冲刷着自己冰冷的身体。心里如刀割一样痛痛。憎恨自己的无能,秦玲玲的背叛和欺骗。当初那个纯洁,朴实的乡下丫头在金钱的诱惑下变得无此低脱。

“你吃醋了。”

付健打开门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漂亮,妩媚的女子。女子顽皮地迈着脚步说“咚咚,咚,怎么样,意外吧?”这就是付健的女朋友秦玲玲。是个绝对的美女。

秦玲玲如遭霹雳,扑倒在地上,嚎嚎大哭。

付健心里郁闷,回家倒头就睡。不知道什么时候,良子回来了。天已漆黑一团。

“这次回来,会呆多久?”

在昏暗的灯光下,秦玲玲换上了性感的衣服,显得更加楚楚动人,付健心跳的历害。秦玲玲坐在腿上,手挽着付健的脖颈,脸快要贴上他的脸了。付健气喘吁吁抱起秦玲玲扑倒在床上。付健如锇狼般要亲吻她时,突然又停了下来。秦玲玲正在兴头上见付健刚如此疯狂现在又纹丝不动,惊奇地问道:“怎么了?”

秦玲玲给付健的感觉就是这样,这里是她停留的一个港湾,一个歇脚的地方,像一个过客,一阵风,来去匆匆,对于他们的感情,付健心里也没底。见到她时,又感觉再也找不到当初那时两个人的感觉了,很想一气之下,分了算了。走时,心里又失魂落魄,是那么迫切想把她留在身边。看来,付健还是很秦玲玲的。

“再等等吧,我们还这么年轻。就把青春埋藏在婚姻上吗?”秦玲玲不是不想和付健结婚而是想到和付健过着清贫的日子,自己会发疯的。

秦玲玲一听“汪洋”俩字,大惊失色明白王子谦为什么嘲她发火了。还故作镇定地说:“谁……谁啊……我不认识。”

爱情,人不在了,心还在;当心不在了,人还在。当人不在了,心不在了,爱情的伤痛还在。

这个时间正和王子谦是一样的,付健想到了只是觉得是巧合。

秦玲玲醒来第二天,不见付健,心里有几分失落。她爱着付健,可实在无法和他生活在一起。

“我要走了,我有事,有空给我打电话。我近期不会去哪里的。”说完,匆忙走了。

“还是老样子吧”。

“好吧,我不明白,你吃饭了没有?”

“随便,白开水就行?”

“没关系的啊,是星期天嘛,他们不过是在自习罢了。”说完,就蹑手蹑脚地拉着付健从后门进去了。画室里很安静,画画的孩子正聚精会神地画着素描。秦玲玲轻声对付健说:“你以前不也是画这样的画吗?”

付健有两年没有见到秦玲玲了,心里倍感高兴。可还是故作冷静地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没发现,画中的女子有时看像真的一样?”

秦玲玲坐下来看着简简单单的屋子说:“你这里还是没什么变化啊,人也是”

付健笑笑说:“没事。”

“不知道?几天?几年?到时再说吧?”“哦,这是谁送你的画?”秦玲玲惊奇地问道。

良子打开了付健房里的灯。说:“小子,我以为你不再家呢?”

秦玲玲从背后抱住付健,脸紧紧地贴着付健的后背喃喃地说:“你知道吗?我有多想你?”

“哦。”良子看付健的表情已想到了该发生的事。接着说:“小子,想开点吧。你不如跟她放开说清楚,这样,两个人不在一起算什么?”

“你那么多同学,我那里都记得,时间都过了多久了。”

“好了,相信,相信,行了吧?我要睡觉了?”

“有一个月了?”

付健赶忙拉住秦玲玲说:“你干嘛?别人在画画呢?”

“喝点什么”

星期天,学校很安静,鸟语花香,付健和秦玲玲两人沉浸在爱河里,漫步的校园间。

“这次不要走了,我们结婚吧?”付健道。

秦玲玲在想王子谦的电话,没大听清,又问道“啊,你说什么?”

“你在干嘛?向我求婚吗?这也太简单了吧?秦玲玲咯咯地笑着说。”

“是谁啊?”

“你怎么了?干嘛,突然这么肉麻” 付健不好意思地站起来要走。

编辑:德晋登录 本文来源:短篇小说:毒爱(五)德晋登录

关键词: 德晋彩票app 短篇小说 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