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晋彩票app > 德晋登录 > 正文

短篇小说:毒爱(九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德

时间:2019-11-28 03:26来源:德晋登录
“两方面都有?” 良子给母亲凑到医药费,其实是汪洋帮的忙。 “没有骗我?” 付健母亲把付健叫到一旁说:“你也不小了,该成个家了。都怪你生的不好,生在没本事家庭里。当时

“两方面都有?”

良子给母亲凑到医药费,其实是汪洋帮的忙。

“没有骗我?”

付健母亲把付健叫到一旁说:“你也不小了,该成个家了。都怪你生的不好,生在没本事家庭里。当时,也没跟你姐夫把话说清楚,现在你是有家不能回,跟没家没什么两样。 我跟你叔结了婚,你也算有个家了……”

从些,付健有空就在王子谦的画室里跟着学画。

“骗你干嘛,一听谁胡言乱语了,是良子喜欢她。”

一天良子父亲和付健的母亲把他们两个叫到一起说:“我们打算结婚,以后两个一起过,想互有个照应。付健和良子顿时傻了。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事,太出乎意料了。两个人很早就认识了,多少年前怎么没有感情,六十岁时,才结合在一起。付健和良子异口同声地说:“你们两个一起过吧,结什么婚啊?”

单纯的良子没事就去百货大楼找慕星。也正合了一旁汪洋的心思。没等良子发话,汪洋就嬉皮笑脸地上门打招呼:“美女,请你吃饭?”

在上次吃饭时,付健向大家介绍了秦玲玲是自己的女朋友。良子也汪洋也认识了秦玲玲。

付健忙打断母亲的话说道:“妈,你说什么呢?我跟良子可是很好的哥们,这样,我以后怎么面对良子?”

“他又不是小孩子,或许还可以帮你呢?”

秦玲玲看付健的样子不像说谎,这才露出了笑脸,转危为安。

“应是感情吧?”

“那他发现我们了怎么办?”

良子才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两个男人说完傻哈哈地笑了。

汪洋把慕星带到高级餐厅,为了显示自己显赫的身份,为了讨好慕星。这一切慕星并不放在眼里,她也不看好汪洋。汪洋依然装出彬彬有礼的样子不断地向慕星献殷勤。慕星说自己有事,草草地结束的会餐。

秦玲玲想,他们两个人不过是想互利用,彼些彼些罢了。心里也就平衡了。

“这事你放心,我自有分寸,再说付健也不会贪这点财产。上次和他们学校的校长见过面,问起来了付健。好像校长的千金看上了付健,付健也看不上我们家的这点。

“你别乱说,我没有?”

付健在王子谦那里,秦玲玲借故跟汪洋一起。汪洋带着秦玲玲购物,美容,旅游,秦玲玲是乐开了花。汪洋是没找到慕星,身边带着秦玲玲,也给他增了不了面了,朋友们都羡慕他有个大美女陪伴。

“也是感情吧?”

良子没有发现汪洋的用意,以为只是热情。就介绍道:“这个我朋友,汪洋,人很好的。”

“是一朋友?”

良子父亲把他叫到一旁,说:“我们结个婚,也是对你阿姨一个交待,她身材本来就不好,跟我一起过的日子也不知有多少?”

秦玲玲装作很委屈地说:“你说的什么话,也让人伤心了吧?”

“什么慕星啊?就是上次聚会,你们的邻居?”秦玲玲反问道。

良子说:“那你为什么找个包袱啊?自己一个人过不很好吗?”

“为什么女人都喜欢那小子呢?那小子有什么好?”

秦玲玲气冲冲地找到付健,问道:“慕星是谁”。

“好了,我不管,你自己的看着办吧,我无所谓。但愿你过的好。”

“你听谁说的?”

一次,汪洋正和秦玲玲在一起吃饭,良子打来电话。汪洋想问问慕星的情况,就把良子也叫过来了。当时,秦玲玲并不知道是给良子打的电话,以为是汪洋她不认识的朋友。

“你和慕星之间呢?”

良子笑着说:“没有吧。”良子这才看出汪洋的心思,有些失落。

良子说:“是简单的邻居关系?你不信就算了。”

“爱情中感情优先?还是性优先?”

良子一直跟在汪洋后面,良心是诚心把汪洋当哥们,而汪洋打心眼里是瞧不起良子的,没钱,没地位,不过是解解闷,逮着机会再利用他罢了。而良心对汪洋的心思也是全然不知。

摘要: 爱是自私的,对自己的爱可以身不由已,爱了就是爱了。对别人的爱,只希望自己是别人的唯一,别人的最爱,而且是一生一世。在上次吃饭时,付健向大家介绍了秦玲玲是自己的女朋友。良子也汪洋也认识了秦玲玲。秦玲玲 ...

“你是为你房子还是感情才要和良子父亲结婚的?”

“有病?”

“你疯了。”

摘要: 缘分,谁也想不到。不知不觉。两个人由天阴错阳差的相遇,彼此有了感情,找到生命的另一半。慕星没事就窜到他们家里,付健被秦玲玲搅的已焦头难额了。平日里知道良子的感情,现在正是掇合他们两个的好时机了,找了 ...

慕星从此知道了良子的心意。

汪洋直接问良子:“最近,怎么不见慕星那个女人了?”

“感情吧?”

慕星才勉强答应。

秦玲玲见汪洋如些不把她放在眼里,在她面前还问起另外一个女人,心里很是生气。

缘分,谁也想不到。不知不觉。两个人由天阴错阳差的相遇,彼此有了感情,找到生命的另一半。

“没有就好,不喜欢就好,你知道吗,我一直喜欢着你。你瞧瞧,我心里有多难过。”

可见汪洋没有丝毫在意秦玲玲,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

慕星没事就窜到他们家里,付健被秦玲玲搅的已焦头难额了。平日里知道良子的感情,现在正是掇合他们两个的好时机了,找了借口就出去了。剩下良子和慕星两人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搭话,时间长了。良子更加觉得慕星直率又可爱,陈艳宏觉得良子风趣,两个人开始了交往。

原来,秦玲玲看到付健当老师,一心用在孩子手上。已放弃了自己的梦想。从心里觉得可惜。一直觉得自己又没有全心全意地爱他,每当见到付健心里也很愧疚。总想能补偿或者帮助付健。于是就建议王子谦教付健学画,王子谦很生气地说:“你现在对他还有留恋,还喜欢付健?”

爱是自私的,对自己的爱可以身不由已,爱了就是爱了。对别人的爱,只希望自己是别人的唯一,别人的最爱,而且是一生一世。

“那付健以后和我们一起生活,房产也有他的份了?”

“到时,我们小心一点就好了。我可是一心一意地爱着你呢?”秦玲玲甜言蜜语地请求王子谦。

一旁的秦玲玲这下可犯了迷糊听不明白,就问良子:“你们说的是真的吗?”

“我们以前也没深入地了解对方,我当时跟你妈离婚后,也没那个心思。后来,在老年中心认识到你阿姨。人真的很不错,我们两个也聊得来。真有点相见恨晚。希望你能体谅。不会给你增添多少负担,我的退休已够我们两个生活了。你以后成家的房子,我已为你准备好了。”

汪洋是良子店里的常客,时间长了,两个人就熟悉起来。良子听说汪洋的家世,背影,但并不清楚他本人是干什么的。

本来有些怀疑两人的良子听到汪洋问起慕星,也就相信了秦玲玲的话。故作镇定地说:“不知道,可能有其它的事吧?”

“那随你吧”付健听了这话,心里倒觉得舒坦些了。想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其实,慕星打第一眼喜欢的是付健,但知道付健喜欢秦玲玲也打消的那个念头。

秦玲玲忙掩饰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对吧?”用眼神向汪料示意。

“你放心,这事我和你叔都考虑好了,良子父亲已给他准备了成家的新房。”

汪洋逮着就去找慕星,请吃饭,又是送花。慕星很苦恼。良子也很难过,一边怕失去慕星,一边怕失去汪洋。心烦意乱喝了酒,醉熏熏地跑到慕星家问道:“汪洋说喜欢你”。

“那你呢?”

付健想了想说:“不知道?”

朋友,知心朋友,也有相互利用的必要关系朋友。

秦玲玲不知所措,涨红了脸嚷嚷道:“你们说不说,不说我走了?”

晚上,良子无趣地问良子:“你说,老头和老太太两个人有性生活吗?”

这些,可怜的付健是一直闷在鼓里的。

“不会,慕星也喜欢付健吧?现在的女人都喜欢像小白脸的男人。”汪洋说道。

“哪个是主要的?”

王子谦看在秦玲玲的面子上,只好答应。

看他吃醋了,两个男人都对秦玲玲笑。

摘要: 朋友,知心朋友,也有相互利用的必要关系朋友。从些,付健有空就在王子谦的画室里跟着学画。原来,秦玲玲看到付健当老师,一心用在孩子手上。已放弃了自己的梦想。从心里觉得可惜。一直觉得自己又没有全心全意地爱 ...

良子进来了。秦玲玲才发到是付健的朋友良子。良子也看到了秦玲玲,都有点吃惊。良子问:“你们两个也认识?”

付健知道汪洋和良子成了哥们,觉得他是不和他们一路人,不免对良人跟汪洋做朋友多了份担忧。但,良子是个成年人了,付健也不好跟他直说,怕伤了感情。

良子知道是慕星在躲着汪洋,心里倒也庆幸。

“那你也喜欢付健吗?”

秦玲玲看汪洋的穿着,开的小车就猜出汪洋的不同身份。借机向汪洋抛媚眼,接近他。汪洋知道她和付健的关系,知道是有男朋友,但没看出和王子谦的关系。不过,看到秦玲玲的美貌,虽说没有慕星动心,但也不厌烦。谁不喜欢美女呢?两个人私下留的电话。

有一天,汪洋告诉良子帮忙改装一辆车,本想拒绝。良子胆小,怕会出什么事。可汪洋开出的价钱很高,又说如出了事情,一个人承担。良子就相信了。当时,又是急需钱的时候,就答应了。并且承诺就这一次。有了这次交易后,良子和汪洋就变成了铁哥们,没事汪洋就开着小车载着良子到处溜达。

“邻居?”

慕星走后,汪洋问良子:“她有没有男朋友?”

“什么朋友?”

汪洋得意地笑笑。

秦玲玲说:“我才不相信你们两个傻子呢,再接着笑吧。说完提着包走了。一是怕良子看出她和汪洋的关系,最重要的是听到与付健有关,还让汪洋动心。看来不是一般的女人,一定要问付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可以找别人男人,可容不下,付健找别的女人。心里极不平衡。

慕星有些犹豫。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天天有多忙。”

编辑:德晋登录 本文来源:短篇小说:毒爱(九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德

关键词: 德晋彩票app 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