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晋彩票app > 德晋登录 > 正文

短篇小说:泛舟古运河【德晋登录】

时间:2019-11-28 03:19来源:德晋登录
我和大逵斜靠在船舱边,顺河抬眼远方,蜿蜒的古运河仿佛似一条被巨神随意扔在绿茵上的玉带。暮春和煦的阳光照射在身上,两岸草木葳蕤,将要成熟的豆麦,和河底水草所散发出来

我和大逵斜靠在船舱边,顺河抬眼远方,蜿蜒的古运河仿佛似一条被巨神随意扔在绿茵上的玉带。暮春和煦的阳光照射在身上,两岸草木葳蕤,将要成熟的豆麦,和河底水草所散发出来的清香,夹杂在水气中扑面吹来,分外清新的空气中弥散着阵阵迷人的芬芳。绿水影着湛蓝的天空,白云在水中漂浮,沿岸一丛丛野蔷薇盛开,粉色的花朵花团锦簇,争相竞放。靠近村庄的河埠,美丽健硕的村姑们露着雪白的小腿肚站在水中浣纱,爽朗的笑声欢语,惊起一行白鹭直飞青天。三三两两的牛羊,在草地里慢吞吞地啃食,顽童驱赶着小狗跟在旁边嬉戏……,说不尽的风光旖旎。

太湖仙岛

先是得找到虾篓,渔家姐划桨到了之前放篓的岸边,把船停稳,扔一栓了绳子的砖头入水。

晚饭很丰盛,一只刚捉到的大甲鱼足有二斤多,被剁碎炖了一大砂锅汤,还有鲜红油亮的油爆虾,红烧肉和一些地里刚采来的蔬菜。一顿饭吃了足有一个多小时。饭后,在有才的撮合下,我用《封神榜》与他表哥换了一部 大仲马的《基度山伯爵》 及一本《三个火枪手》。看看时间不早,我们匆匆告辞,有才的舅舅将一些东西送到船上,其中有一坛刚酿的'菜花黄'糯米酒和几个大小不一的油纸包,大概是他舅妈刚去无锡买的土特产,还有就是一大罐河虾煮青蚕豆。河虾大多是大逵捕到的,他舅关照有才到家后要分给他一半。

鼋头渚

她来回划桨,桨划破水面,在桨尖处形成一个个小小的漩涡,荡漾开去,我拉着绳子,来回的拖动,配合默契起来。

六十年代中叶的江南,基本上仍保持着近代以来长期未变的地域风貌,原野上,陌道阡阡交叉于田间湖畔,纵横密布的古运河支流,滋养着星罗棋布的池塘,苍柏翠竹,掩隐着散落的村庄。这里四季分明,风调雨顺,盛产稻米鱼虾,自古被誉为鱼米之乡。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子平静恬淡。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不烦,看着桶里满满的蹦蹦跳跳的虾,划桨回去,临近岸,我一叠声的对女儿说,带个瓶子在栈桥上等我,装小鱼......

有才把分出来的熟食堆在平基板上,那罐虾煮豆就就放在中间,一切就绪,立马开吃,甘冽的米酒被你一口我一口从坛中吸出,我们边品尝着着鲜香可口的佳肴,边天南海北的胡聊,我乘机向他们卖弄达尔大尼央的勇敢,爱德蒙。邓蒂斯的机智等等。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也不知喝了多少酒,只觉得晕晕乎乎。酒酣耳热之时,忘了自己,我们放声唱着自编的歌,大肆喧哗。喝足了,唱累了,就仰面朝天,数着星星,看着月亮,完全被陶醉在大自然的怀抱里。这时,赵新架起二胡,月色皎皎的河面上,顿时杨起优美的旋律,悠扬的琴声,随着琴弦起伏,飘散在夜空中。一曲二泉映月,如诉似泣,令人如醉如痴。遥想阿炳当年,真不知他对着那方寸大小的泉水,如何能谱出如此美妙的乐章!忽然,前方远远飘来一阵似有似无的幽幽萧声,这突如而来的乐声,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才颤声说:"快别拉琴了,在这荒郊夜地,不要招来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赵新反驳道:"扯什么蛋,你们多闭嘴,让我细细听来。"只见他闭目凝神,侧耳细听。我不懂音乐,但只觉得那隐约的萧声实在优雅,说实话,比起赵新的二胡,不知要动听多少。好一会,赵新睁开眼来说:"真是奇遇,想不到竟碰到高手了。"他说萧这乐器,旋律激越,穿透力特强,在宁静的夜晚,乐声能传数里之遥。还说这萧起先吹的乐曲,名《春江花月夜》,现在正传来的是《阳关三叠》,都是著名的阳春白雪,能把萧弄到如此境界,肯定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大逵人较粗狂,他说:"不要管他什么阳春白雪黑雪,我们还是赶路吧。这么晚了,家里大人要担心的。"

锡惠公园

我心里嘀咕,以为类似于抛锚之类,只是没好意思问出口,看她牵着绳子继续划桨,几个来回之后看明白了,是在找虾篓呢。

下午三点时分,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湖塘里乡下的一个小村。小村几十户人家,清清净净的,有才说这里向南步行不到一里,就是锡澄公路的堰桥站,在那里花一角钱,搭上无锡的城市公交车,十几分钟就可到无锡城里。我们的突然到来,令淳朴的乡下人在惊喜之余一时颇有些手足无措,他舅埋怨有才道:"带人来也不事先打个招呼,没什么招待,岂不怠慢?"说着连忙吩咐他妻子赶紧去无锡买东西,自己就拿出一口小赶网说是要去捕些鱼虾,弄得我们几个怪不好意思起来。大逵一听说要去捕鱼捉虾,立即雀跃,抢着要一起去,他舅拗不过他,只得同意。有才的表哥对我们说:"村西边的塘头墩,有几十亩大小,四周环湖,仅有一条小路可进出,因该墩土地贫瘠,种庄稼又不宜管理,所以前几年在一个老中医的指导下,几十亩地全种上了芍药和玫瑰,这药用经济作物,为村上增加了不小一笔收入,眼下真是盛开的花期,煞是好看,要不要去欣赏欣赏?"我们见时间尚早,反正也是闲着无事,就一致赞成前去诳诳那硕大无朋的花圃。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无锡

待她清干净篓,把网到的小鱼还有虾倒进船舱,我再弯了腰,把虾一只只捡出来扔进桶里。

白淌圩属无锡,据说那里地势极低,五十年代政府曾组织大批人马在那里围堰造田,因该处水如白汤而得名,后终究由于圩田连年被淹而以失败告终,围堰被水冲垮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最宽处有二三百多米。

蠡园

湖水太深,在湖面根本看不见虾篓的位置,用砖块拖着,以确定虾篓在哪,比起大海捞针,我们这是太平湖里捞虾篓呢,绳子吊个砖头找篓,明白究理之后,便接过绳子握在手里,感觉水底那一头的轻重。

我检起一根来时采下的茅针,剥去外壳,扔在嘴里慢慢咀嚼,不想无意中目光触及船舱一角的酒坛,连忙提议;"如此良辰美景,何不把酒当歌?"大逵说:"我早有此意,只是没好意思说出来。"有才讲:"酒倒是有,可坛未启封,又没碗筷,如何喝得?"我笑道:"山人自有妙计,且听吩咐。"我让有才拿出他的小刀,在坛口的泥封上挖出一个小洞,又让大逵去折来根芦苇,截下一节,就成了一支吸管,酒坛是满满的,芦管才插下,酒立刻就涌了上来。我们逼着有才把他得的油纸包一一打开,见果然是山阳的特产,有开洋香干,卤汁豆腐干,无锡肉骨头,还有一块半斤大小的卤牛肉。有才说虾煮豆可以尽吃,其他的只能匀一些,不能全吃了,否则要被他老子吃栗暴的。我们笑说老头要敢打你,我伲就牵板他,叫他刘麻子,向他讨要今天的工钱。其实说归说,焉能真的那样无教养,再说那些东西现在说来挺稀松平常,但在当时应该是很难得的。

发表于 2000-12-27 12:50

太湖渔工 我与太湖似乎很有缘分,曾经先后3次来此地游玩。第一次是在18年前,时逢暑假,我从干燥缺水的北京来到太湖。 买好到无锡的船票后,我便早早来到苏州客船码头等候,第一个剪票上了船。然而肮脏的船舱,到处充溢的怪味,真使我难以入座。踌躇半天,找出报纸,放在座位上,我才勉强坐了下来。不一会,肩扛手提各种鱼篓的太湖渔民和小贩,争先跑入船舱。他们放好鱼篓担子后,纷纷坐下,拿出准备好的干粮,就着大杯茶水,一边吃着,一边兴奋地用我听不懂的当地话大声地聊着天。渔夫们一般戴着帽子,渔妇则裹着红头巾。他们肤色黝黑粗糙,皱纹深且清晰。两三个小时后,客船便接近无锡码头。临窗的渔夫、小贩们纷纷关上船窗,而我仍沉浸在太湖水的美丽之中,也没有加以理会。一群光腚的小孩正在湖水中嬉戏,他们见船驶来,竟然以手拍击湖水,向我们袭来。来不及关窗的我和临座的渔工,身上被浇得个正着。自幼在北方长大的我,从未得到过如此礼遇,禁不住愤愤然,责骂了小孩几句。而临座的渔工却憨厚地笑笑,用毛巾擦了擦被水淋湿的衣服。那时,我对太湖渔家的孩子印象是粗野、不文明。同时也迁怒于太湖渔工,认为他们过于包容,甚至纵容孩童。 次日傍晚,我又乘船返回杭州。夕阳的太湖是那么地红,湖水轻轻地拍击着船舱,发出有节奏地哗哗声,太湖是那么地安详。船上的人们争先走到甲板,欣赏太湖秀美、壮丽的天水一色。入夜了,太湖一片黑芒芒,渐渐地,风大了。船上的渔工纷纷催促人们回到船舱座位上。不一会,客船开始晃动起来。渔工们疾步在船舱中,检查着,不时锁好窗户。船体抖动得愈来愈厉害。一些靠窗的游客纷纷呕吐起来,另外一些游客禁不住惶恐起来,焦虑地询问渔工,风有多少级?一个20出头的渔工镇静地答复,估计有5-6级。并且补充道,这种风在太湖常见,没啥事。风浪伴随了我们一夜,后半夜,我亦在风浪肆虐,船体抖动中睡着了,梦里遇到了什么,也忘记了。待醒来,客船已然平静地驶入了运河。渔工们则略显疲惫,却依旧在各自的岗位上坚持工作。 或许是心有情结吧,今年我又想到了太湖,于是在初冬时节,我又一次来到了太湖。11月21日接近中午时分,我从太湖鼋头渚乘船来到仙岛。站在渡船上,仍可见昔日的机船穿梭在太湖之上,波光涟漪的太湖水在正午的阳光照射下,折射成一颗颗闪亮的小星星在太湖上跳跃。湖面上遍布竹竿,而插竿人呢?太湖渔工呢?思想之中渡船已驶进仙岛。尽管已入冬季,仙岛上的树木及岛边的芦苇绿黄相间,仍然一片勃勃生机。想想此时的北方,绿叶早已凋零,不禁慨叹自然万物之神奇。忽然间,耳边传来梆梆的声音,中间还夹杂着嘿悠、嘿悠的号子和着哎咳的叫喊声。顺着声音抬眼望去,原来是三三俩俩的渔工各自驾着小船,手中挥着竹篙,驱赶着鹭鸶,撒网捕鱼。啊,多么壮丽的景色!驾驶着小船的太湖渔工,或喊着,或一只脚踏着渔桨,发出有节奏的敲击。而双手配合着竹篙撑船前进。有的渔工挥动着竹篙敲打水面,驱赶着一群群的鹭鸶。在正午强逆光的反射下,摄像机下的太湖渔工影像犹如剪影一般。我的心中不禁强烈震撼,我不敢相信这壮美的画面竟是普通的太湖渔工构成的。拉近镜头,一个太湖渔工的特写跃入我的眼帘。他歪戴着帽子,左脚踏着木桨,双手推着竹篙,奋力插入水中。手脚的配合是那么的娴熟,那么的优美。听,在这绚丽的劳作美景中,旁边的老人情不自禁的唱起“鱼儿漂在水中”;看,连天天在此地打扫卫生的公园女工,也情不自禁地忘记了自己的工作,凝眸望着太湖渔工的身影。瞧,一只离群索居鳏寡的老猕猴,坐在太湖仙岛的礁石上,行单影吊的凝视着太湖渔工。它在想什么呢?如果它有太多悲伤,希冀太湖渔工的辛勤劳作能够抚平它的伤口,从而忘记过去的悲苦。 这时,一位老渔工撑船从我眼前驶过,他轰赶着不听话的鹭鸶向湖中游去。而鹭鸶似乎偏偏与他作对,纷纷往岸上跑。他则倔强地轰赶着,直到鹭鸶全部被赶离岸边。此时,我有更近距离观察老渔工。老渔工很结实,面部黝黑,饱经沧桑的双颊,显示着其刚劲、挺拔。很可惜,由于他们在辛勤劳作,我们无法交谈。巧得很,在从鼋头渚前往锡惠公园等车的时候,我们与一名渔工的后代攀谈起来。这是一位年轻的姑娘,她热情地告诉我们如何乘车去锡惠公园。闲谈中,我们询问了遍布太湖的竹竿下面绑缚的密密的藤柳的原由,她笑而作答,那是用来捉虾的。她说,由于湖水水质下降,必须插很多竹竿在湖面上,有时,一只竹竿下面的藤柳只能吸附一只虾。所以,渔工们必须摇着小船走得尽量得远,竹竿下得尽量地多。言谈之中,聪颖的姑娘充满了对家乡太湖的自豪。太湖渔工的确机智,我在“惆怅无垠见范蠡”的蠡园,亲眼看见婆婆摇着小船,媳妇正插着捕虾的竹竿。而一群闲哉的上海游客在岸上戏谑媳妇,让她教他们如何插竿。媳妇妙对道:你下来,我教你。此言一出,此群游客面红耳赤,哑口无言。真是睿智,不愧为一方湖水养育一方人。 包容、勇敢、勤劳、机智,是太湖渔工的特点。当娇柔的城市小姐为遍寻不到真正的男子汉而惆怅无垠时,我请你到太湖来,太湖渔工正是你心目中的男子汉。当浮躁的城市小伙为找不到辛勤肯干的姑娘而烦恼时,我也请你到太湖来,因为太湖渔工的女儿正是你的心结。我要赞美你,太湖渔工! 小刚 草于2000/12/26。

好奇怎么个捞虾,便瞅了机会,看她下湖时跟着去看看。

摘要: 六十年代中叶的江南,基本上仍保持着近代以来长期未变的地域风貌,原野上,陌道阡阡交叉于田间湖畔,纵横密布的古运河支流,滋养着星罗棋布的池塘,苍柏翠竹,掩隐着散落的村庄。这里四季分明,风调雨顺,盛产稻米鱼 ...

德晋登录 1

在他的带领下,我们一出村口就见不远处红云一片,蔚为壮观。尚未走近,先感到一阵浓烈的芳香扑鼻而来。一条阡阡小径,蜿蜒通向湖中小岛,这里姹紫嫣红铺天盖地,简直就是花的海洋。只见那芍药千娇百媚,犹比少女灿烂的笑靥,玫瑰花开热烈,一团团如锦似霞,更有串串丁香,朵朵毛莨,栀子争芳,玉兰斗艳。花丛中,蜂飞蝶舞,雀鸟细语,树影里,锦鸡低飞,杜鹃轻啼。一间茅屋后,透出几杆修竹,微风拂过,湖水粼粼,竹影婆娑,斜阳下,杨柳依依,花木扶苏。让人自然想起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镜花缘》中的蓬莱境。徜徉花间,犹如身置画中,如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天下竟有如此美景。

又转了三五个来回之后,猛然感觉到手头一紧,拉不动了,于是赶紧递过去让她核实,果然是勾到鱼篓了,于是,停稳,开始收篓。

转眼十里几过去,桨手毕竟年少,耐力有限,船渐渐慢了下来,有才嚷着快把他俩换下来。大逵说;"快到白淌圩了,那里水面宽,支流多,容易迷路,我去过几次,对那里的路较熟,到时再换吧。"真如大逵所说,不一会,河面渐渐变宽,小舟进入了白淌圩。

我抓虾入桶,渔家姐姐说小鱼不要,只要虾,虾市场上60块一斤,小鱼太小了,没法吃,但我想要留了鱼带回去给女儿玩。

第二天中午,四人登上了早已泊在河边的小船,我带了一本《聊斋》用来路上解乏,赵新自然带上了他的那把一有空就不离手的胡琴。这是一只平时农家用来揇河泥的木船,二头略尖,各有约半平米的一块平基,中间一个船舱,可容纳二三个人或放些货物,如同常见的小舢板。装苗猪的笼子放在船舱一角,有才用脚向岸边一蹬,小船驶向河道,他和赵新一前一后的开始划桨,才几分钟就驶离小镇。桨手开始发力,船头激起二道白白的浪花,飞快向前行驶,那些因快著名的鱼鹰船,被一一超过,有些老渔夫竟停桨拍手叫好。

于是连公带私,鱼虾兼收,就这么起篓,清篓,倒虾,捡虾,忙碌着,不觉间已是太阳高照,热辣辣地晒着。

萧声渐渐远去,我们还在猜想着她到底是渔夫的女儿,还是音乐学院实习的学生,一或是变现人形的精灵。不知不觉中,家乡的小镇展现在眼前,高高的圆月西斜,已然子夜时分。

德晋登录 2

记得在那年暮春的一个星期六,放学的时候,我们几个约在一起商量星期天怎么玩,刘有才说;"前几天他在湖溏里的舅舅带口信来,要他爸代他买一口苗猪,现在苗猪已买好,寄放在农家,要不我们一起借船给他送去?"我知道湖溏里是无锡北外十余里的一古镇,顺着运河距这里有三十几里水路,按一般速度,船要走三个多小时,就连忙反对道:"这既累又单调,有什么好玩的?不去不去。"刘说本来他也不想去的,但想想在这个春光明媚的季节,我们泛舟在古运河上,慢慢欣赏二岸风景,岂不浪漫?我们四个人,二个人轮流划浆,应该不会太累,况且,又肯定会得到热情招待,何乐而不为呢?还说他表哥藏有好多小说书,到时陆通你定能一饱眼福,说不定还能借上几本。一下被他拿住了软肋,我顿时心动,就与他一起鼓动马大逵和赵新,他们觉得刘说的有道理,于是,事情大家就这样一致决定了。当然,关于借船等准备工作,就只能由刘有才去做了。

德晋登录 3

我和大逵将他俩换下来,不紧不慢的在稀疏的芦苇丛穿梭,鲜嫩的芦笋楞头楞脑的探出水面,有才他们不一会就掰了一大把。岸边长满了苋棵,这季节它的芯里正孕育嫩嫩的花蕾,俗称茅针,吃在嘴里清香微甜。他俩当然不会放过,船过之处,随手挑些肥嫩的抽下仍在舱里。忽见前方有鱼鹰船在捉鱼,只见这长得十分凶猛的鱼鹰,被渔夫训得服服帖帖,不断潜入水下,迅捷地四下游弋,一叼到鱼就乖乖地游到船边孝敬渔夫。待有一桨没一桨地划过,河面变十分开宽,放眼四周,碧水浩渺,白茫茫一片,有置身太湖的感觉。俯视水下,清澈见底,水草墨绿,游鱼可数。谈笑声中,我俩开始奋力划桨,小船发出潺潺的激水声,箭一般径向湖塘里前进。

德晋登录 4

有白云飘过月亮,月色朦胧,小舟快速前行,萧声越发清晰,声如仙乐。赵说这时吹得是《平沙落雁》。我虽不懂,但仍感音如天籁,心旷神怡。一种要一睹弄萧人的念头,从心中徒起。隐约间,前方现出一小舟,能断定,萧声就来自那舟上无疑。我们加紧划桨,一会儿,终于靠近小舟。那是一条起夜收麦钓的小船,(麦钓是一种原始的捕鱼方式,现已失传。其方法为;用一根长长的纲线,并连上许多子线,在子线的一端系上富有弹性,一寸来长,二头尖的竹篾签,线系在篾签中间,放线前,把篾签的二头弯在一起,装上一粒浸胖的小麦作为鱼饵,鱼吞食小麦,竹篾签弹开,哽在喉中,鱼怕痛一般就不挣扎,渔夫驾船轻轻收线,待鱼将出水时用海斗抄起。因鱼白天容易受惊挣脱,所以在一般晚上放,午夜收,能捕到的大多是鲫鱼等一些小型鱼类。)船上除了慢慢收线的渔翁,一个窈窕少女手持洞萧站立船尾。那少女沐浴在银色的月光里,衣袂飘飘,活脱脱一个凌波仙子。她遨游在她的音乐世界里,沉浸在自己的梦中,全然不顾我们的过往。虽然充满好奇,但终究不敢唐突,小舟轻轻相向划过。

德晋登录 5

人生有许多际遇可遇不可求,讲的就是个缘分。人间有许多美,只要你用心去参,美就会出现在你面前。如同这次欢乐之行,几十年过去,如今回想起来,仍使人身心愉悦。

这回算是彻彻底底做了一把渔民,一头一脸甩鱼篓溅的泥浆,还有晒的通红的皮肤。

和来时不同,因晚饭吃得太饱,再说多少有些力乏,尽管四人不断轮流划桨,船仍行得很慢。 时值农历中旬,只见一轮明月从东方冉冉升起,环顾四周,水气氲氲,月映水中,船走月也走。回到白淌圩,已近午夜。赵新说:"实在太累,不如休息一下再走。"没人反对,于是,扔下桨,任凭船氽在水上,人则各自靠在舱里。这时,月移中天,俯看冰轮停在旁边,仿佛伸就可捞得,仰望茫茫天宇,月朗星稀,苍穹幽蓝深邃。放眼河面,皎洁的明月泻下一片银光,极目处,水天相连交融,浑为一体。

捞虾, 实为起虾篓,渔家凌晨三四点钟地就到靠近岸边的水面放下虾篓,过个三五个小时,再下湖起篓。

我出生在江南的一个小镇,在家乡,一条运河的支流穿镇而过,这运河宽四五十米,南通太湖,北径张家港流入杨子江。那时我十五六岁,无忧无虑,正是玩心大的时候,常与几个年龄相仿的同伙凑在一起玩得昏天黑地。说起我的几个玩伴,倒也各有特长,黑黑的马大逵,一身腱子肉,是个游泳健将,最在行捕鱼摸虾,夏天在水里一个猛子下去,能徒手抓住浑身滑溜的鳗鲡。高高瘦瘦的赵新,很有音乐天赋,擅长二胡,一曲二泉映月几可和阿炳乱真。咪着一双小眼睛的刘有才,思维敏捷,手巧点子多,喜欢刻一些小玩意儿,平时,口袋里常装有一把锋利的小刻刀。我么,陆通,自小喜爱看各类小说,读点野史,经常在他们面前侃《封神榜》《镜花缘》之类,他们往往会被那些荒诞怪异的故事所深深吸引。那段岁月,给我留下了很多趣事,许多年过去,它们并没有被流逝的时光所冲淡,所遗忘,我明白,那些值得回味的往事,已深深地烙在了我的脑海深处。也许,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理念的改变,生态环境等等的变化,那些往事不可能再在现代的孩子身上重演,即便我信手拈来一个小故事,他们也甚至可能会认为是天方夜谭。

鱼篓刚提出水面时,带着一篓的泥,又重又脏,看她一次次收篓、清泥,不费力的样子,便也试着提了一次,根本就提不动,虾篓未提出水面就已懈了气,便不再逞强。

住在太平湖,难得瞅了机会,跟渔家大姐出湖捞虾,体验一次渔民生活。

德晋登录 6

原以为只是摇桨到岸边收了虾篓便可以回来,最多只是十多分钟的事,谁知这一下船,便是两个小时之久,从薄雾弥漫一直到艳阳高照。

第一次体验:起虾篓。

她继续收虾篓,收完一个,接着收下一个,一次十多个篓,每收回一个,清泥,倒出鱼虾、虾饵,再顺着绳子牵出下一个。

德晋登录 7

编辑:德晋登录 本文来源:短篇小说:泛舟古运河【德晋登录】

关键词: 渔民 短篇小说 太湖 古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