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晋彩票app > 德晋登录 > 正文

1963年2月11日 美国自白派诗人的代表西尔维娅&#

时间:2019-11-28 03:18来源:德晋登录
7、爱德华·勒维《自杀》 法国摄影师、作家爱德华·勒维(édouardLevé)在2007年10月5日将《自杀》一书的稿件交给出版社编辑,10天后便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评论者称这本书为“一本有意

7、爱德华·勒维《自杀》

法国摄影师、作家爱德华·勒维(édouard Levé)在2007年10月5日将《自杀》一书的稿件交给出版社编辑,10天后便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评论者称这本书为“一本有意思的奇书”,不单是因为小说中的情节几乎是作者本人生活的翻版和预言,更因为小说全文以第二人称“你”叙事,仿佛是一个已死之人灵魂出壳,在上空俯视着自己死后的肉体,回忆自己过去的生活。

我们总是在扮演着别人世界中的小丑,去阿谀奉承,去捧逗别人。静下心来想想,我是不是在无意之间,也丧失了作为人的资格呢?

1963年2月11日,美国自白派诗人的代表西尔维娅·普拉斯去世。 普拉斯出生于美国麻萨诸塞州的波士顿地区,她8岁时父亲去世,她和弟弟由母亲抚养大。1955年,普拉斯以优异成绩毕业于着名的史密斯女子学院,之后获得富布赖特奖学金去英国剑桥大学深造。在那里,她遇到了后来成为桂冠诗人的特德·休斯,两人于1956年6月结为连理。在与休斯育有一子一女后,两人婚姻出现裂痕并于1962年9月分居,普拉斯独自抚养两个孩子。1963年2月11日,她在伦敦的寓所自杀。 着作 生前,普拉斯只出版过两本着作,一是诗集《巨人及其他诗歌》(The Colossus and Other Poems),另外出版了自传体长篇小说《钟形罩》(the Bell Jar,中文译本今年由译林出版社出版,电子版由译言古登堡计划于2013年12月26日出版)。去世后,特德·休斯编选了几部普拉斯几本诗集,奠定了普拉斯作为一名重要诗人的地位,包括诗集《爱丽尔》、《渡湖》,《冬树》及《普拉斯诗全集》,后者于1982年获得普利策奖 。本小辑选译的作品来自1977年出版,由休斯编辑的《约翰尼·派尼克与梦经》(Johnny Panic and the Bible of Dreams),这是一部短篇小说、散文、笔记的合集。 普拉斯的小说创作有非常突出的自传性特色,几乎每一篇都能从作者本人的生活经历中找到影子。作为诗人的普拉斯也曾非常投入地学习过绘画,这些特点都鲜明地体现在本小辑所选的这几个短篇中:感情细致入微,用词不俗而且准确,描摹景物富于色彩感,因此赋予她的小说一种独特的阅读快感。《绿石头》是对童年生活令人怅惘的追忆;《超人与宝拉·布朗的新冬装》叙述的是成长经历;《寡妇曼加达其人》根据作者新婚后去西班牙度假的经历写成,体现了过人的观察能力;《成功之日》记录了一对献身写作的夫妇的生活及妻子微妙的心理活动,联想到普拉斯本人,读来令人感慨。 她的部分着名诗歌有: 十一月的信;雾中羊;邮差;榆树 作为悔悟的幻想之光;语言;爱丽尔;边缘;晨歌;穿黑衣的人;词语;冬天的树;渡湖;对手;巨像;慕尼黑女模特;你是;十月里罂粟花;等等。 气质 艺术家总是一些异类,他们身上有一种神秘的特质,从远处看,绚丽夺目,缤纷斑斓,造成了他们作品非同凡响的品质。但赋予他们作品奇异的精神元素同时也影响着他们精神的歧义。艺术家是天生的。因为,在他们精神中有一种普通人不具备的素质:疯狂、迷幻、极度的忧郁或痛苦、不能控制的激情、专注于自我、幽闭或狂躁等等。翻开一部艺术史,令人伤心地看到,那些一流的作家和艺术家,都感到自己处在一种精神崩溃的边缘;有的则直接走向精神崩溃的深渊。精神分析家们从中可以找到丰富的个案进行研究,并毫无困难地宣称,心理的异常正是造成他们作品非凡的根源。可是,令人喟叹的是,这一点并不由你选择--是要生活正常,还是要艺术上的非凡? 凋零 伦敦。1963年2月11日的冬天,异常寒冷。西尔维娅躲在一间小屋内,孩子们在哭泣,壁炉内是潮湿的,窗外下着雪,诗稿凌乱地撒在桌上、地上,她头发飘闪,神情紧张……这是我想像中的《西尔维娅》电影的一个场景。那一年,她年仅三十一岁。生命的花朵正是艳丽开放的时刻,却突然凋零了。一如乌云洒下一面镜子去映照自己缓缓/消逝于风的摆布。她在诗歌中曾经这样暗示着。死亡,更确切地说,是自杀,在她的心灵深处被美化成一次优雅的舞蹈,一种自我的飘扬,是雪花般圣洁绽放后的迅速融化。 成长历程 美国自白派女诗人西尔维娅·普拉斯 西尔维娅·普拉斯(Sylvia Plath,1932-1963)美国着名的自白派女诗人,小说家。她的父母均为教师,八岁那年她父亲去世。这是她第一次接触到死亡,也是她一生的转折点。当母亲告诉她父亲的死讯时,她决然地说:我不再与上帝通话了。之后,她不断在诗中歌吟死亡,也曾多次试图自杀: 死去是一种艺术/和其他事情一样/我尤善此道。我又做了一次/每十年当中/我要安排此事。看,黑暗从爆裂中渗出/我不能容纳这些,我容不了我的生命。从灰烬中/我披着红发升起/像呼吸空气般地吞噬男人,像猫一样可死九次。这女子已臻于完美/她死去的/身体带着成就的微笑 在大学期间她学业出众,每门功课都是优等,获得多项奖学金。大学二年级时因出色的写作才能被纽约时装杂志《小姐》选中应邀担任该杂志的客座编辑。一个月的纽约生活如同梦幻一般,豪华的宴会,漂亮的时装,与仰慕的作家共同创作。但好景不长,不久她就陷入在精神分裂的磨难中,直至进入麦克林精神病院被进行电疗。她的自传体小说《钟形罩》就是描写这一段经历。 这部小说如同她的诗一样,是她的精神自传。在小说中很少有明晰的场景,主要是她通过自我之眼看到的变动的、片段似的、梦幻与现实交织在一起的景象,犹如她内心独白中闪回的布景。小说被丰盈的自我感受所包围:青春期的烦恼、热烈而莫名的向往、跃跃欲试的冲动、期望被男人勾引、对未来躁动不安的憧憬和犹疑不定的选择,企图尝试一切又逃避一切的心理、疯狂地冒险和极力地压抑……一如用快速的镜头扫过内心所有的角落,一个矛盾集合的多元体,像是在玻璃杯中倒入令人迷醉的幻象并用现实加以搅拌。她一边用变换的场景来作她心情的告白,一边用严格的句子写下头脑中混乱的思想。真是一部杰作! 她的极度敏感形成了她容易受挫的心理;迷恋内心生活使她易于与现实进行对抗;过分好强造成她疲惫和虚弱;对事物完美的追随促使她对自己过多的抱怨;精神压抑其实是来自心灵的亢奋;对生命的认真推动她最终走入生命的虚无;追求诗歌的深度却在心中布满了痛楚。所有这一切又可以反过来认证。原因和结果在她的心内是同为一体。晕眩与纯净,错觉与清晰,恐惧与喜悦,黑暗与宁静,愤怒与怜悯,亲切与卑微,死亡与新生就是这样交织在她的诗中,也成为《钟形罩》的意象源泉和氛围元素,宛如雨滴淋湿了书中的标点。 英国留学 西尔维娅·普拉斯和特德·休斯 1956年2月,西尔维娅·普拉斯获得一笔奖学金获准去英国剑桥留学。她在那里邂逅了英俊的英国诗人特德·休斯(Ted Hughes,1930 -1998),两人立刻坠入了情网,并闪电似地结婚。当时普拉斯称休斯为世间惟一能与我匹配的男子。但不幸的是他们的婚姻出现了裂痕。有人怪罪于休斯的风流;可能更隐蔽的原因是出于普拉斯难以控制的疯狂。1962年普拉斯与休斯分居,她单独带着儿女在伦敦居住。同年休斯与Assia Wsvill同居。普拉斯在数月内突然面临的剧烈的生活变动,以及生活拮据所带来的压力,《钟形罩》刚刚出版却反映平平,与休斯办理离婚手续过程中承受的巨大的精神痛苦,促使她再一次地选择了自杀。但这一次,上帝成全了她。从她到英国至死亡正好整整六年。 在世人眼里是这场婚姻造成了她自杀的导火线。休斯成了不可逃避的罪人。她的小说和诗歌也由此获得了好评。直到她死后二十多年,休斯才出版了他的诗集《生日信札》,这是写给普拉斯的诗。诗集出版立刻引起了关注并唤起了人们再度对普拉斯的热情,同时也在不同程度上改变了世人心目中休斯是罪人的看法。据此,英国和美国为纪念普拉斯逝世四十周年刚刚拍摄完她的传记影片。 奖杯 普拉斯的杰出成就是不可模仿的,她用一种精神直觉来直接抵达作品的深处,她挖掘丰富的自我和情感因素,用全部的生命力量进行创作,直至内心出现幻象。说不清是因为疯狂形成了非凡的作品,还是由于这样的创作方式造成了他们的疯狂。自白派中另一位诗人洛威尔也步普拉斯的后尘进入了麦克林精神病院。大提琴家杜普雷因癫狂而崩溃。吴尔芙最终难以抵御内心的忧郁在口袋中装满鹅卵石走入河中……他们都是过于敏感的人,时常不能摆脱内心幻象,是以精神直觉进行创作的艺术家。唉,生命是一曲赞歌也是一曲挽歌,正如普拉斯在《钟形罩》中所说:奖杯上刻着的日期就像墓碑上的日期一样。

1、 奥威尔《1984》

看过《1984》原始手稿后,你会发现:很少流畅的书写,更多的是反复涂改,多重墨迹叠影,这意味着,奥威尔经历了一个异常困难的创作过程。

《1984》的写作过程对奥威尔来说如同炼狱,书中反乌托邦的氛围阴郁,灵感或许来源于现实中的周边环境。二战硝烟未了,这位英语作家,孤身一人,前往苏格兰荒凉边区,不顾身体虚弱,在病魔的爪下绞尽创造力。

1948年11月中旬,奥威尔瘦骨嶙峋,身体虚弱得不能行走,在床上解决那件“致命的工作”,一个人用那部“破旧的打字机”逐字敲打,伴随着咖啡、浓茶、没完没了的烟云和石蜡加热器散出的暖气,还有冲击着巴恩希尔的风暴,日以继夜,他坚忍痛楚。1948年11月30日,作品终于完成。

《1984》在1949年7月8日出版,被一致评论为大师之作。即使丘吉尔,也迫不及待地对他的医生说已经读过两遍了。奥威尔的健康日渐衰败。1949年十月,在大学学院医院的病房中,他和索尼娅 布朗内尔结婚,挚友阿斯特作为伴郎。这只是短暂的快乐时光,奥威尔步履艰难地走进了1950年。1月21日的凌晨时分,他在医院出现大出血,在没有人陪伴的情况下走了,时年46岁。

不过太宰治,或许真的也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呢,字里行间,他又是如此的温柔。

4、太宰治《人间失格》

《人间失格》是日本著名小说家太宰治最具影响力的小说作品,发表于1948年。纤细中透露出极致的颓废,毁灭式的绝笔之作。太宰治巧妙地将自己的人生与思想,隐藏于主角叶藏的人生遭遇,藉由叶藏的独白,窥探太宰治的内心世界,一个“充满了可耻的一生”。

《人间失格》书成当年,太宰投水自尽。这部遗作,在太宰的作品之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被认为是作家一生遭遇与心路历程的映射。书中的主人公大庭叶藏即是作家的化身,叶藏的自白与太宰治的人生经历高度重合,因此《人间失格》常被认为是一部自传体小说。

我很好奇,为什么生得如此舒适的环境,最终却选择了自杀?有人说,《人间失格》是太宰治在自杀前,对自己生前经历的反省,和对自己生命最后的救赎,我带着好奇心,去阅读了这本书。

2、路遥《平凡的世界》

《平凡的世界》从1982年开始构思,到1988年完稿。他说:“写这部书我已抱定吃苦牺牲的精神,实行如此繁难的使命,不能对自己有丝毫的怜悯心。要排斥舒适,斩断温柔。只有在暴风雨中才可能有豪迈的飞翔;只有用滴血的手指才有可能弹拨出绝响”(路遥《早晨从中午开始》)。小说完成后,路遥有一段时间甚至不能从书中回到现实世界来、连过马路也要弟弟搀扶。

1991年3月《平凡的世界》获中国第三届茅盾文学奖。1992年11月17日上午8时20分,年仅43岁的路遥因肝硬化,消化道出血医治无效,走完了他的人生旅程。

即使到了中年,叶藏仍然没有放弃自己作为小丑的“身份”。

5、西尔维娅·普拉斯《钟形罩》

《钟形罩》是美国著名女诗人和作家西尔维娅·普拉斯创作的唯一一部小说。1963年,小说出版三周后,普拉斯自杀身亡。这部小说如同普拉斯的诗歌一样,是她的精神自传——不愿陷入社会为女性打造的贤妻良母的窠臼,不愿失去渴望自由生活的自我,但心中的呐喊始终无人倾听。(注:转载请注明来源于荐 书 堂, 给我们这群爱好读书且愿意分享的书友一些支持,将推荐书单这件有意义的事情持续进行下去)

《钟形罩》探讨在女诗人成长过程中男性社会压抑下所产生的孤独、绝望与挣扎的心灵历程以及反抗的必然性。她用死完成了自己最后的反抗,正如她在诗歌中反复吟诵的——“死去是一种艺术/和其他事情一样/我尤善此道”。虽然书中的女主人公最终走出了黑暗,但是普拉斯本人并没有见到光明。普拉斯1956年在剑桥大学与后来的桂冠诗人特德·休斯陷入热恋,并闪电般结婚。然而这段感情经历坎坷,波折不断——1962年普拉斯与休斯分居,她单独带着儿女在伦敦居住。普拉斯在数月内突然面临的剧烈的生活变动,以及生活拮据所带来的压力,《钟形罩》刚刚出版却反映平平,与休斯办理离婚手续过程中承受的巨大的精神痛苦,促使她选择了自杀。

但是叶藏感觉不到快乐。

当那些写作者呕心沥血的作品出炉时,他们可能已经想到这攫光了他们的生命,甚至作品本身就是他们的遗书。他们或因积劳成疾无可奈何离开人世,或者亲手结束了自己璀璨的人生。我们也只能手捧着这些作品远远看着他们如流星般消逝的生命唏嘘不已。

偏偏上天还赐予了他一副华美的面孔,和一颗机智的大脑。让无数的美女,都被他迷得神魂颠倒,自愿被他掠夺钱财,抢劫美色。

奥威尔在随笔《我为什么要写作》中曾这样形容完成一本书的挣扎过程:“写书就是要经历一次可怕、筋疲力尽的挣扎,像生一场漫长而痛苦的大病。如果不是遭受既不能理解又无法抗拒的魔鬼驱使,没有人会去做这类事情。尽管每个人都知道这个恶魔完全无异于婴儿为引起注意而啼哭的本能。除非一个人能承受抹去自己个性的长期斗争,否则,他根本写不出一些具可读性的东西。”然后是著名的奥威尔式结尾,“好的散文就像是一扇窗”。

太宰治很伟大,对于人世间的不满,他宁愿选择伤害自己,也不伤害别人。

摘要: 奥威尔在随笔《我为什么要写作》中曾这样形容完成一本书的挣扎过程:“写书就是要经历一次可怕、筋疲力尽的挣扎,像生一场漫长而痛苦的大病。如果不是遭受既不能理解又无法抗拒的魔鬼驱使,没有人会去做这类事情。尽 ...

和叶藏一样,在昭和十一年,太宰就曾住进精神病院,也促成了后来这篇小说最初的源泉。

3、巴尔扎克《人间喜剧》

1841年,巴尔扎克制定了一个宏伟的创作计划,决定写137部小说,分风俗研究、哲理研究、分析研究三大部分,总名字叫《人间喜剧》,全面反映19世纪法国的社会生活,写出一部法国的社会风俗史。

没有哪个作家会想出写下《人间喜剧》这样的鸿篇巨制,也没有哪个作家为了这样的巨制呕心沥血20年,更没有哪个作家像巴尔扎克那样用近乎折磨的方式将写作融入自己的生活。每天写作16个小时,睡眠4个小时,为了克制睡意,喝了几万杯的特浓咖啡。

命运施展它无情的法则,不但夺去了一位魁梧汉子的生命,而且使计划写一百五十部的《人间喜剧》永远地终止在九十六部。1850年8月18日晚上11点半,巴尔扎克永远闭上了他的那双洞察一切的眼睛,结束了他的一生。

他却又重复了这些罪恶。抛弃规律幸福的生活,酗酒,吐血,赌博,性爱。

德晋登录 1

德晋登录 2

6、 邱妙津《蒙马特遗书》

1995年6月,邱妙津在巴黎的住所内用利器刺入自己的心脏,如此告别人世。一年后她的遗作《蒙马特遗书》出版,一本由二十封无序的信件所组成的书,一本半自传的小说,一封透露了她在最后日子里强烈的内心挣扎的遗书,也似乎是一部剧本,作者在其中先模拟和预演了自己的死亡。

她在书中说道:“我对我的生命意义是真正诚实与负责的,尽管我的肉体死了,形式的生命结束了,但是我并不觉得我的灵魂就因此被消灭,无形的生命就因此而终止。”

在吸食的一瞬间,他发疯似地迷上了这种让人沉沦的愉悦感。

直到后来,我听说了日本史上有一个比夏目漱石影响力还要大的作家,名叫:太宰治。

德晋登录 3

他的朋友劝他,告诉他什么是世人。

吸毒分子,赌徒,酒鬼.....可以说,所有用来形容人类的负面词汇,太宰治都可以驾驭的了。但就是这么一个人,能给无数的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道出了多少的无奈和辛酸。

后来,我知道了一个叫夏目漱石的男人,他用浪漫的“月色真美”,翻译了英文中的“I love you”。他的学生因此对他非常地崇拜,称他“浪漫诗人”。

我突然明白了,为何他能够被世人瞻仰。

他获得过许多的成就。1935年《晚年》一书中作品《逆行》列为第一届芥川奖的候选作品。结婚后,又写出了《富岳百景》及《斜阳》等作品,成为当代流行作家。

太宰治生前写过许多著名的书,从小学开始,他已经成为一个著名的作家,是别人眼中当之无愧的小文豪。

但他的自杀,真的是抑郁症导致的么?

01

太宰治曾说过:早晨,我睁眼醒来翻身下床,又变成了原来那个浅薄无知、善于伪装的滑稽角色。胆小鬼连幸福都会惧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有时也会被幸福所伤。趁着还没有受伤,我想就这样赶快分道扬镳。我又放出了惯用的逗笑烟幕弹。

他已经丧失了作为人的资格。

叶藏也想过从这万丈深渊中爬出来,可是已经晚了。

第一次,叶藏感受到了做人的快乐。于是乎,叶藏将自己所有的钱财,都换成了毒品和赌博,享受这畸形的快感。

03

我对太宰治的认识几乎全是负面词汇。

但要说他最出名的作品,莫过于他写得《人间失格》,也是他生前最后的“绝唱”。

【尾声】

叶藏说:所谓世人,不就是你吗?

我一直都不太了解日本的文化。

02

他不想活得虚伪。

我想也不全都是,在他最后的遗书之中,太宰治表达了自己对妻子美知子的爱,虽然,他出轨了很多次,也是挺讽刺的。

因此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以为,一个能被万人敬仰的作家,应该是充满正能量的,积极向上的,能给人一种阳光般的感觉的。

似乎青少年的叶藏也很享受着这种过程,自己扮演小丑,逗别人笑,让别人敬佩自己,然后自己就成了别人的中心,所有人都围绕着自己转,成为众人的焦点。

其实放到现代,太宰治一定是幸福的,他出生在一个富豪家庭,如果没有人生各种地变故,他可以说一辈子不愁吃喝,纵享人间荣华富贵,美女、金钱可谓手到擒来,想有就有。刚出生的他,就已经含着金汤匙,注定走向人生巅峰。

小说的后半段,他的家人,把他当成疯子,当成神经病,送进了医院,叶藏也感觉到自己深深的罪孽。

可现实很残酷,太宰治的生命,只有短短的39年。

在一次不经意间,叶藏接触到了毒品。

『失去作为人的资格』是太宰治对自己短暂人生的点评。

太宰治的一生,都在思考自己作为一个人,应该做什么,又为什么?自己是一个人。

太宰治把自己的一生都投影在了叶藏身上(《人间失格》的主角)。

也许是想的太多了吧,他得了抑郁症。

1948年6月13日深夜太宰治与崇拜他的女读者山崎富荣跳玉川上水自杀,时年39岁,留下了他最后的作品:《人间失格》。

“人间失格”其实并不是一个中文单词,而是由日语的汉字直接引用过来的词汇,在日语之中,“人间失格”翻译为:失去作为人的资格。

青少年时期,叶藏运用自己身上充分的滑稽细胞,去逗乐自己身边的人,让男佣演奏乐曲,而自己则跟着乐曲跳着疑似印第安舞的诡异舞蹈,逗得众人捧腹大笑;在学校,用自己在几十本杂志上看的滑稽故事,写成一片文章,让同学们笑得合不拢嘴。叶藏就在这一场场“滑稽小丑”地扮演中,成了大家的“崇拜者”。

编辑:德晋登录 本文来源:1963年2月11日 美国自白派诗人的代表西尔维娅&#

关键词: 著作 读书 好书 书评 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