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晋彩票app > 德晋登录 > 正文

短篇小说:黑白之二《结婚》

时间:2019-11-28 03:12来源:德晋登录
村里二柱子突然要结婚了,作为同村是要去帮帮忙随个份子钱的,人不多,场面也没有自己结婚的场面大,萧何最近活的潇洒,随手扔给了柱子一千块钱,在随礼还是三五十,多了一百

村里二柱子突然要结婚了,作为同村是要去帮帮忙随个份子钱的,人不多,场面也没有自己结婚的场面大,萧何最近活的潇洒,随手扔给了柱子一千块钱,在随礼还是三五十,多了一百的乡下,这算是巨款了,柱子爹客气的把萧何请进了里屋。里屋隔间一群人在呼喊着比外面筹办婚礼还热闹,萧何看了两眼,在玩牌 九——乡下的小 赌游戏,一堆人围着牌桌,桌面上的钱加起来没自己随的份子钱多,萧何不在意也不打算上手。同村的知道萧何有钱,就劝他上去压压阵,因为外村来随礼的几个人这一会已经赢了不少了,萧何同意了,打着娱乐一下的想法上了牌桌,牌桌上玩的还很小,一两块钱的,他起手就是10块的,引得同村的叫好。慢慢的牌桌上的赌注越来越大,等到散场的时候萧何手握小两千,拍着黑哥肩膀哈哈笑,临走还给黑哥上了颗烟,黑哥是邻村过来随礼的,说是二柱子家的亲戚。对于输了钱黑哥很不服气,和萧何约好了明天继续,他回去拿钱明天一定要赢回来。萧何大笑着说随叫随到。

我们姐妹三个嫁人,我父母是分文不取。

莆田贫富差距太大,那些开医院,做加油站,仿古家具,做金玉的生意都是暴利行业,谁能跟他们竞争。这些大老板有钱,他们一般平时不回来,过年回来几天就要把亲事谈成。他们谈亲事都是男的看上女的,直接叫媒婆上女的家里问需要什么条件才嫁人,然后肯定会遇到狮子大开口。聘金基本都是这样涨起来,老板回来抬高价格,女方家里又有攀比的心理,说句难听点,谁不想嫁个好人家。

二柱子的婚礼已经没有了看头,里面的小黑屋聚满了人,连续三天的婚礼,让这群赌 鬼上了瘾。村长怕出事,派了两个小年青去村口放哨。萧何今天的手气比昨天还差,第一天下午他赢了2000块,昨天玩的大了点输了四千多,今天玩的更大了,这才开始不久,自己就已经输了两万多了,捏了一把怀里红布包裹着的存折,他继续下注,存折里加上今年的收入差不多也有快30万了,这两万他没放在眼里,大不了来年再赚回来。

再说,房子、车子是让小俩口结婚了,用他们勤劳的双手去挣,还没有结婚就要三金五金的合适吗?

问:如何看待莆田现在的聘金?

二柱子离婚了,和结婚一样的突然,村里人连新娘长什么样都没记住,女方就走了,仿佛从没来过......

像有的一家有俩三个女儿的,爸爸要准备建房子,没钱就给大女儿找个婆家,要上20多万,房子不但自己一分钱不花,反而自己还能存个八九万。

这就是我们莆田东埔镇这几年的聘金发展历程。其实对于那些上了100万的聘金家庭,女方家都不会赚这笔钱的。我姑丈他们家几兄弟,嫁女儿也都是100多万,但他们都是亏钱的,聘金原封不动的给女儿,自己还要倒贴几十万用来摆酒和嫁妆。我们那个老板嫁了三个女儿,现在那些聘金都在他那里放利息,全部都已经翻了几倍了。有钱人嫁女儿亏钱,娶儿子同样是亏钱。我老婆那边收了聘金也陪嫁了老家的一套房子。有些女方拿了聘金主要也是因为家庭条件不好,需要起房子,需要给下面的弟弟结婚用,各有难处。

鱼塘今年的工作基本完工了,收益还算不错,又赚了小五万块,今天进城时,萧何买了一瓶红酒,自己也从未喝过,他打算给月茹来个城里人的浪漫。只是回家后才发现,卧室又上了锁,天刚刚黑,看着冰冷的厨房,他不知道修厨房的意义在哪里,结婚后一直在旁边的餐馆订餐,自家就没起过灶。他拧开了红酒,喝了一口,看着卧房越想越愤怒,娶回家的媳妇到如今居然都没碰过。

在这倾家荡产的背后,女方就得益了吗?

聘金,这个习俗历史悠久,周朝就有,那时叫做“纳征”,到了民国,男方给女方钱或物。再后来,新中国成立之后,有一段聘金和聘金相关的这种习俗都受到了批判,曾一度废止,但是在民间,这种习俗却像一种约定俗成,大家都不肯改变。

萧何傻笑着居然跑进了在鱼塘旁边的草屋里,这是他以前干活时候盖的,没想到现在用上了,老村长偶然看到了,可能是最近开心的事情太多了居然把这傻子的鱼塘给忘了。

唉!真是苦了男方家啊!

废话不说了,直接上我们今年邻居家聘金图,自己算吧

这次黑哥离开的时候车里多带了个傻子,还有老村长给的2万块路费。王月茹笑着数钱,黑哥笑着和老村长招手,老村长笑着看成片的鱼塘,计划着明年开春养点什么鱼赚钱,今年的花销实在太大了。

这本来可以为两情相悦的一对锦上添花,在改革开放后却演变成恶劣的攀比之风。

从12年开始聘金就开始飞速的上涨,因为4字头不好听,农村有忌讳,5字头和6字头相差不多,所以在12年的时候,聘金直接从30万一下子涨到了60万起。12年的时候也是有个亲戚结婚,聘金66万8。

摘要: 萧何读完了大专,没有选择找工作,而是又回到了村里,说服了爷爷,将房子和山抵押了,包下了两片鱼塘,辛苦经营了近十年,如今手握十来个水塘,也算是小有资本了,辛苦养育自己的爷爷前年也去世了,而自己的死鬼爸妈 ...

结婚本来是两个独立的人结合在一起开创新生活的一个节点,如果男方家因为要应付彩礼而欠下一大堆债的话,女方结婚后所过的生活又能幸福但哪里去呢?

11年我姐结婚的时候,当时市场行情是30万,那时我姐夫家条件也是很一般,所以我们收了28万的聘金,但是这笔钱我爸妈一分钱没赚,全部用我姐的名义去和朋友投资了一间工厂,现在我姐夫在管理这间工厂,这笔钱也不知翻了几翻了。我爸妈还自己花钱买了嫁妆和办酒席。

黑哥他们追来了,家被翻乱了,人被打傻了,房产证也被抢走了,他凭意识还想保护自己的房子,可是被人打晕了,抬着扔了出去,夜晚就睡在路边,老村长第二天来的时候找了两个人把萧何抬进了房子里,签了字据,按了手印,房子、车子都抵押给了黑哥,老村长叹气的踢了萧何两脚,托两个人想把萧何抬到卫生所去治疗一下,萧何不服,他爬起来冲上去还想抢回房子,结果又是一次更狠的毒打。

图片 1

这中间要讲述一下在双方相亲和结婚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人:媒婆。本来媒婆应该是高尚的,做好一桩婚事是积德行善的好事。可由于利益的驱使,让媒婆逐渐变成一个唯利是图的职业,中间因为媒婆的捣乱致使很多互相有意的年轻人最终没能幸福走进婚姻殿堂。媒婆的介绍金走向公开化,抽取聘金的3%。

他像疯子一样的往家跑,没别人,只有王月茹那个女人能够取走存折的钱,他发誓今天要杀了那个女人,那臭娘们怎么会花了这么多。大门是开的,房门是开的,卧室门当然是开的,王月茹消失了,仅仅两个小时,那个女人带着所有带来的东西消失了,两个小时前自己出门的要存折时候她还拿红布把存折包好了给自己,说是红色大喜会赢钱,自己还霸道的亲了她一口,可是如今,这个女人像是没出现过一样。

图片 2

几十万的聘金,对富有的莆田人,是不算什么,但,即使这几年即使莆田人都有钱了,大部分的普通家庭也扛不住几十万上下的聘金啊。

萧何傻了,卫生所的大夫看他傻笑看的心烦把他赶了出去,边打边骂,治病的钱都亏了。老村长送来了一条烟和两千块钱这才消了怒气。

现在一个男孩娶一个老婆要花二三十万,这样算下来女儿多的家里可要“发财”的。

在讲述发展史之前,先跟大家讲一个身边的真实故事:我们家隔壁的一个邻居,家里条件很一般,经济实力算是村里比较差的那一部分。大概在09年左右,他家儿子要结婚,相亲相到一个不嫌弃他家家庭情况的女方,但是在谈到聘金的环节时,女方坚持要10万(当时市场价),他们家只能拿的出8万,最后男方父母决定再等一年,自己一家人出去打工,一年怎么也能存个2万块,结果第二年聘金的市场价涨到了20万起步。后来这个男孩又拖了四五年,前两年听我妈说是已经结婚了,具体的聘金和情况就没认真打听(这个男孩是我哥的小学同学,我哥去年年底才结的婚

编辑:德晋登录 本文来源:短篇小说:黑白之二《结婚》

关键词: 聘金 短篇小说 之二 黑白 彩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