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晋彩票app > 德晋登录 > 正文

《真实角落》【德晋登录】

时间:2019-11-21 02:22来源:德晋登录
妇女的话和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叫声仿佛在车厢里投了一颗炸弹,车厢里的人瞬间都自觉的阻挠要出逃的不负责的母亲。乔鸥想要出声解释,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压根发不出声音来了。她突

妇女的话和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叫声仿佛在车厢里投了一颗炸弹,车厢里的人瞬间都自觉的阻挠要出逃的不负责的母亲。乔鸥想要出声解释,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压根发不出声音来了。她突然在这闷热的天气里感到了刺骨的寒凉。

你这么去定义的说,表面上也一定是个大好人吧!

                            车厢里的声音

        月台上人山人海,玄子挤过人群来到第二个站口检票。玄子每年至少回一次老家。从飞机到动车再到现在的绿皮车,玄子回一趟老家要跑大半个中国,换乘三四次车程,耗费几十个小时。

        “哎呀,让一让啊,让一让啊!”一个老汉背着一大袋行李从玄子身边挤过,后面拖着两个小女孩一边大声喊,背上用麻绳织成的粗糙麻袋被行李撑得像个随时要破裂的气球,完全盖了老汉的身体,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个行李包在走动。老汉挤开了一条缝隙,后面两个小女孩和一个和他一样老的老妇紧紧跟着。

        刚刚踏进五号车厢,玄子就闻到一股很奇怪的味道,好像是泡面里夹杂这些许汗味,再加上穿了几天没洗过的袜子的味道,还隐隐约约感觉有奶茶和饮料没有喝完,留在瓶底发酵的,或者不小心洒在地上久了没人打扫而发霉的味道。这种感觉就像是夏天走过垃圾桶旁边的时候,突然飘来一阵酸臭味一样。玄子从一进车门就被人群挤得动惮不得,身子不由自主的被挤到自己的位置上。车厢里面大部分是农民工,还有一些学生和其他人。玄子轻轻坐下,快速扫了一眼。对面是位很漂亮的女孩子。瓜子脸上刷了很重的妆,白白的脸上零星凸出几个即使是用浓妆故意盖住也能分辨得出的鼓鼓的痘痘,樱桃小嘴抹着浓浓的口红,睫毛刮的可以一根一根数的清楚的样子。一头染过的淡黄色的长发沉沉挂在两肩膀上,显得很好看,但是可以看出,已经有好多天没有洗了。玄子看了她一眼,那女孩低着头玩手机,根本没有注意到玄子,那样子仿佛除了手上的手机全世界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引起她的注意了。玄子左边是位中年妇女,带着一个莫约五六岁的小女孩。小女孩很活泼,圆圆的脸蛋,斜扎着一个可爱的小马尾辫。一会看看窗外,一会看看人群,老是在问妈妈很多问题,可是妈妈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玄子斜对面是个中年男子,一上车就睡着了。在离玄子前方两个座位的地方有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妇女抱着个婴儿,她没有位置,站着哄着怀中的小婴儿,好像婴儿刚刚睡醒,母亲不断的摇晃着身体生怕小宝宝突然哭起来,旁边的位置上坐着四个大学生模样的男孩子,正在大声的玩扑克。整个车厢拥挤得好像站着都要垫着脚尖似的,空气中弥漫着让人窒息的味道。

        列车开动了,强烈的顿了一下。

        “哇啊...哇啊...”突然妇女怀中的小宝宝大声哭起来。声音尖锐而刺耳,盖住了车厢里所有声音。哭声越来越大,车厢里那本来就让人窒息的元素里突然又加入一种让人烦躁不安随时都可能爆发发泄一下的催化剂。

         “红桃k啊我。”

         “我黑心A啊,我压!”

         “到你了,喂,快点!娘的。”

          四个打扑克的大学生声音突变骤变,越来越大,好像不甘示弱似的。

          “哇啊...哇啊...”那尖锐而刺耳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好像是被某种东西吓到了。

          “我赢了,哈哈,洗牌啊,赶紧洗。哈哈!”

         “洗就洗,凶啥这是!”

          “哈哈...”

        打扑克的声音越加激烈,哇哇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两种声音已经大到无法附加的地步,好像在比赛似的。穿红色衣服的妈妈一直在使劲的努力哄着小宝宝,眼睛撇一下周围,好像在为宝宝的哭声感到不安,和为宝宝的哭声影响到周围的人而表示歉意似的。此时玄子对面那个女孩抬头看了一下周围,好像是列车的一顿或者车厢里那比赛似的声音惊到了她,让她从那醉生梦死的手机世界里回过神来。看见对面的玄子,她眼睛猛的亮了一下,在玄子脸上停留了几秒钟,小樱桃嘴微微张开,欲言又止的,突然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那表情好像是在一个露天的茅厕里发现金子似的。玄子左边那个扎着小马尾辫很可爱的小女孩听到刺耳的哭声,也停止了四处观望,惊慌失措的,眼睛一直盯着哭喊中的宝宝。然后使劲摇晃身边的妈妈说:“妈妈...妈妈”。好像是被眼前的情景吓到了,努着嘴也要哭出来的样子,嘴里只知道喊着‘妈妈’两个字。可是身旁的妈妈没有回应,一声不吭,慢慢闭上眼睛。

        玄子起身努力挤过人群。在他起身之时对面的女孩子猛地抬头,眼睛一直跟着玄子,脸上突然诧异起来,嘴边又开始微微张开,可是又是欲言又止。

       “阿姨,您过去做我的位置吧。”玄子轻轻的说。

       “啊...谢谢你啊。”宝宝妈妈连忙向玄子说谢谢,严肃紧张的脸上挤出了一点点礼貌式的笑容,额头和鼻子渗出了一大颗一大颗汗珠,想必是摇晃的车厢和哭闹不止的宝宝已经让她疲惫不堪了。玄子帮忙挤开拥挤的人群,宝宝妈妈小心翼翼挤到玄子的座位上,正要坐下的时候,车子又顿了一下,身体突然失去平衡,左脚猛的向前夸了一步,不小心踩到了对面的那个女孩子的鞋上。

       “啊...”女孩子大叫一声,好像是被电到一样,脚迅速收缩回去,刚刚还带有一点点笑意的脸上顿时变得苍白无光,然后蹲下身子,很用力的擦着鞋子。可是怎么擦都没法把鞋子擦干净,鞋面上永远留着几点好像用湿漉漉的泥巴做成的印章印在上面一样的污点。女孩子抬起头,用一种几乎怒吼的眼光看着宝宝妈妈。即使是宝宝妈妈连连说了很多声对不起。可是好像一点儿都没有减轻她的愤怒。从她那既痛苦又无奈的表情上可知,她想开口说点什么,可是又不好意思说什么。女孩子又看了看自己的鞋子,无奈的低下头,又玩起了手机。好像鞋子上面的那个“印章”一直从鞋子印到她的心灵里面一样,让她痛苦不堪。

        宝宝妈妈裸下衣服,喂宝宝喝奶,尖锐而刺耳的哭声停止了。比赛式的打扑克的声音也跟着安静下来了。突然间车厢里面的声音都奇迹般的安静下来了。列车又顿了一下,车厢又恢复了平常。扎小马尾辫的小女孩看见小宝宝不哭了,也开心了起来,凑过来和宝宝妈妈一起逗着喝奶的小宝宝,圆圆的脸上又恢复那天真无邪可爱的笑容。

         玄子微笑望着窗外,列车在极速前进,家乡那熟悉的风景在窗外飞奔而过。突然他心里冒出许多声音,有婴儿的哭啼声,有打牌的叫喊声,有美女的惊恐声,也有天真无邪可爱的小女孩子的笑声。这些声音好像一直在他心底响着,撞击着自己的心灵,可是突然它们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自己那颗热乎乎的活生生的心脏的心跳声。

         “呜呜...呜呜”又是一声鸣笛。车厢又是一顿,列车冲入了隧道消失在黑暗中。

“姑娘,下一站是到S,你应该是再坐一站才到吧。”那妇人好心的提醒。乔鸥一心往外挤,并不作答,没想到那妇人嚯地一下站起,抓住乔鸥的手,急声道:“姑娘啊,妈知道你不喜欢这样,可是孩子毕竟是你的,你不能抛下孩子就一走了之啊!”那妇女话音才落,方才还没什么声息的孩子就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边嘟嘟囔囔地喊着“妈,你别不要我……”

    孩子的父亲正睡梦着,他梦见了一个崭新林立的楼盘,和拖欠了已久的诸多款项在一笔一笔的拨还。也就在这时,之前那些她们拍下传上网络的照片与未经证实就引文描述自己内心对他人行为道德的妄断,已经引起了一番以此图文信息为依据的构议评判。

出了火车,乔鸥对着青年,使劲地鞠躬,表达自己的谢意,青年扶起她,只说是举手之劳而已,叫她不必记在心上。乔鸥还是千恩万谢了之后,才往检票口走去。

    到站!两父子下车,孩子的妈妈皱纹悄生的脸庞上笑出了温婉的模样。孩子跑向了她,欣喜的成了个粘情娇气的孩子。他也忘却疲乏的笑出了神气盎然的幸福感。一家人走向了俩屋交夹的角落小巷。真实的享受着一家圆满相聚的知足。

那边过了一会才发了个调皮的表情过来,跟着是一个简短的回答“好”。乔鸥安心的看了一会小说。但是或许是等车时候耗费了不少精神,才看了不多时候,乔鸥就觉得有些乏,但是想起大梁的千叮咛万嘱咐,又不敢睡,只好打开手机音乐,找了些high歌来听。听着听着,脚上忽然一凉,乔鸥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听见对面老妇气急的骂声:“你个小兔崽子,毛手毛脚,急个鬼!”这才知道是那孩子抢着喝水反倒把水泼完了,流的到处都是。老妇抽出一大卷纸一边擦一边骂,见乔鸥眼睛看过来,立马换了一副极抱歉的神色,嗫嚅着:“这倒霉孩子太……”

    暑假能把孩子接到城里来的父母,远比你们这些瞎编胡扯的人,伟大多了。照照你们在网络世界上的人魔狗样吧!

“你从哪儿冒出来的?”那抓着乔鸥的妇人上下打量了青年一眼,毫不客气地问,“干嘛抓着我儿媳妇?”

    车上的男男女女们都闲忙的端握着手机,生怕无聊的,在千丝万连的网络世界里探寻着能让自己身心愉悦的孤寂。

“放心。”乔鸥简短地回了一句,才说完就看到那边又发来一大串文字,开头几个大字,旅途安全,乔鸥仔细看完了,笑着回了一句“我绝不会在车上睡觉以及吃陌生人的食物的,你放心啦,这打小都听了多少年了,大梁!安心工作吧,我看小说了。”

    老实的他们缓缓的在车门前有序的排随行列着上车,没刻意的往门口挤去,以至于刚上车就已经被前面那些衣衫光鲜靓丽的白领们占满了车后与那些没有被朝阳照射到的座位。留给他们父子俩的也只剩下了一个车门旁,被晒着太阳的单座且还是放着垃圾篓前的。这位父亲似乎完全不知晓这一车人暗地里对每个位置的计较,直直的走到了那个座位前,说着一口朗顺朴实的方言,让孩子去坐。孩子也才十二三岁的样子,却让人意外的说了两三句轻言细语的家乡话,让父亲去坐。父亲抓着一旁的扶手铁栏,示意着并再次要孩子去坐。孩子聪明的绕到了父亲身后,将他轻身的推到了座位上且稳稳抓握着一旁的铁栏。父亲开心的笑了,把头转向了窗外的楼景,直面着朝阳晨曦的浅光,映出了车窗上欣慰的模样。

“嗯。你在火车上要小心点,别睡了。”手机呜呜响,提示着那边关心的到达。

    在外都这样对孩子,在家岂不是……不敢想象!

等出了站给老梁打个电话,免得她担心。乔鸥拖着行李包,一边走,一边迷迷糊糊地想。

    终于!一位准备下个站要下车的职装妇人还是忍不住的要抒发出了自己内心中最直面的情感。言语中带着影视剧里独有的拟态斯文对着孩子的父亲一开口就是: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一个座位自己坐了那么久,也不肯让给你儿子坐。有你这样当爸妈的吗?自己舒舒服服的坐着,孩子辛辛苦苦的站着,你这人也太自私了!众人哗然的对着他鄙夷相看,以此共视来袒露自己对他为人之父却如此自私的评判。小孩的父亲惊讶的一脸尴尬的愧歉着,立即站了起来,让孩子赶快的去坐下。孩子犹豫不解的推脱着,还是被父亲略带严肃的口语声中的要求下,坐上了朝阳光照撒满着的座椅上了。

“没事就好,要多注意身体,出门在外的。”那妇人怪声怪气地回了一句。

    车过市中心后,就剩下些也大多与他们处在接近同一生活阶段的人群了。都是去往这座城市边缘地方劳作发展和从事粗活苦工的居多,也还有些看似成功人士的仍在投入的将心思放在手机上。

摘要: 车厢人不少,空气都有些闷,乔鸥下意识地皱了下眉,而后一手提着自己的小行李包一边往车厢里头挤去,一边低着头跟站在过道的人匆匆致歉,对不起啊,麻烦让一让,谢谢!而后又瞥了一眼手上的车票,11A,还在前面,乔鸥 ...

    这种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给让座。

“你怎么还在这里?到站了,快走。”就在她绝望的时候,一双手穿过了重重阻碍,抓住了渐渐溺往深处的她,她有些欣喜地望向来人。

白日梦想家吗?没让个座是不是就能让你把天都想的塌下来?就看不惯你们这些悲天悯人的家伙。

“没事。”乔鸥报以一笑,再转回去听歌。却不知是不是方才那一闹的缘故,那些歌都只飘在耳朵边上,不肯进耳。乔鸥有些烦闷,把头靠在车窗上,茫然地盯着外头瞬逝的景色。

    别说是自己的孩子,就是其他小孩你也该让啊!

“放心了,找到了,到时候来接我啊。”乔鸥感激着她打破了自己此时的尴尬,回答的声音比平时都欢快了几个度,说完,等了好些时候也不见对方回应,笑着问了一句:“你不会忘记啥时候到站吧!”

    可怜的孩子,你以后要努力当个好爸爸!别像他

乔鸥被这一句夸得有些面红,立刻摆手,“您过奖了。”老妇却不再说话,气氛一时有些尴尬,仿佛是心有灵犀,手机嗡嗡想了起来,乔鸥一看,是大梁的消息,问是否已经找到座位。

你以为每个人都能像你一样,坐姿端庄的工作?坐姿优雅的生活?不给你去搬两天砖,你还真以为自己的生活与气质,都是多么的优雅高尚!

乔鸥心中惊慌,此刻本就只是强打起精神应付,想要求助,也不知道这里有多少是他们的同伙,就算不是同伙,又该说什么来让他们愿意帮助自己呢?还好在此时车厢中传来了到站提示,乔鸥咬咬牙,抓着自己的行李包就往外走。

    这种连自己孩子都不爱的人,活该一辈子都穷困潦倒。

她有些绝望地闭了眼。

    车里的场面也随着小孩的警觉而复原,大家都些许愧避的转动了身子侧向了脸。孩子的父亲也恍惚意识的望了望小孩看向众人的目光,又在顷刻间移开了孩子即将回望过来的眼神光。不禁丝笑的流露出了黝黑脸庞上,粗纹的笑感,这也似乎些许点滴的释化了孩子精神上警觉的敏感。站在他们身前有点文艺装扮的男青年却是越发不解的瞄看着,一副替孩子难过的神情浮在脸上。车刚好到站!孩子面前座位上的老人刚起来要下车,男青年便下意识中眼疾手快的抢占了。孩子迟疑的用眼神望了一眼,又把目光转向的看了看他父亲,在定睛的盯着座椅下的行李包,神情平缓中又放松了点之前紧绷感。

“怎么会,刚刚同事有事来找我,放心,你到的时候,我肯定在出口等着你!”她语音才发出去不久,手机屏幕上就出现了长长的几行字。她于是放心地笑了,手指快速弹动,发了回信过去,“好,那我亲爱的大梁你先忙吧!”

    被紧盯着的她们也有所收敛的撤回了拍完照的手机!若无其事的掩盖着良心本有的愧避心理,却仍滑点着手机,在交流圈中与朋友间分享这日常重复生活中,不与其所知观念思想所契合的新鲜异常。

“哦?”那人轻笑,漫不经心地扫了眼妇人,骄矜地:“我倒不晓得,您什么时候成我妈了。”而后拍掉妇人的手,牵着乔鸥,轻轻说:“咱们走吧。”

    一身清艳时髦浓妆的小姑娘,最先朝他们父子俩拍下了这个时代最主流的真实片刻记录。当然也少不了再配上一段自己的文字,顺带网络分享,定能为自己的网路引起众人一片哗然。

“你这孩子心真善,真是谢谢。”那老妇轻抚着有些躁动的孩子,轻轻说了这么一句。

    生儿不爱与禽兽有什么区别!祝愿他下半辈子都老无所依

“姑娘,你面色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啊?”方才一路上都没有说话的、坐在对面的妇人见她面色苍白,关心地问道。

小时候你爸打你,长大了你打你爸。是这么个理解吧?

乔鸥见她这样客气,自己倒觉得不好意思了,连忙说:“没有没有。”而后一边往里走,又真心的补了一句“这孩子真可爱。”

    到站。一个看似穷酸却温声细语中流露着善感的大叔朝孩子招了招手:来!我到了,这里给你坐。孩子走到车身的另一边,对着起身的他,仰望并细微点头的:谢谢叔叔!才坐下。舒适的朝他父亲惬乐的笑了笑,又望向了那位给他让座的叔叔,再看往窗外,车流有序弯转起停行驶的景象,一片泰然。

车厢人不少,空气都有些闷,乔鸥下意识地皱了下眉,而后一手提着自己的小行李包一边往车厢里头挤去,一边低着头跟站在过道的人匆匆致歉,“对不起啊”,“麻烦让一让,谢谢!”而后又瞥了一眼手上的车票,11A,还在前面,乔鸥颓丧地叹了口气,继续往前挤去。好容易找到了座位,座位上却睡着一个小孩子,乔鸥看看票,再看看座位,而后看着孩子旁边的老人,一下不知道怎么开口,犹豫了好久,才迟迟开口:“老人家,那个……”

我说句公道话,让过几次座,有那么些连句谢谢都没有的。难道我每次遇见都还有必要再让?

她不说还好,她这么一提,原本就觉得不舒服的乔鸥更觉浑身都没了力气,一时间,以前看过听过的那些不好的事都浮上脑海,在那本就不甚清明的脑里搅闹。她强打着精神,从包里拿出水,喝了一口,又取出一粒VC,和水吞下,而后对着那出言安慰的妇人报以一笑,“想来是晕车了,还好早备好了晕车药,谢谢您关心。”

人家不爱孩子能养这么大,自己能这么穷?就是你们这些没吃过苦的城里人娇气惯了。见点风就是雨!

孩子旁边的老人没有反应,继续看着手上的那份报纸,倒是坐在对面的一位老妇人慌忙地站了起来,匆匆抱过孩子,不好意思地解释:“孩子小,路上累了,就让他在这里睡了,实在是给你添麻烦了。”

    暑期的大夏天,一位黝黑的父亲带着淳朴面善的孩子,等在了一辆将要穿行过这座城市的长线大巴。他们父子俩要从城东的这边,去往城西的那头与孩子的妈妈一起一家团圆。

不让座位就禽兽,那你的爸妈教育也真是够有思想的。

    他父亲轻拍的在他肩背上搭着手掌,对着望过来对视上了的他,示意的摇了摇头,两父子都很内向默契的相互有了释化的感染。孩子也低下了头,神情面色中又细微显露出了一丝稚善的豁然。聪明的他忽然灵机一动的站了起来,用一声清朗的普通话,大声中带着自己内心惬意的说着:爸!你昨晚加班到现在一天都没睡了,坐着先睡一会吧!他父亲惊讶的满心欣喜中漏出了心由情衷的惬笑感。周边稀疏站着的人,也都为这孩子聪慧顾让的行为,投以欣然敬佩的嘉奖目光。也让孩子的父亲再无以为拒的又被他推到了那个座椅上。左右顾看的在温和浅阳的照耀下,流露出了慰以幸福满足的真实感。

    这位父亲应该也是常经这城市中的社会环境了,绕有妥协履历的低着头,一脸真有无地自容的惭愧在孩子面前为难的咽笑着。孩子诧异的看着,又避开了那会与他父亲两相对望上的目光。惊讶的扫视了一遍身边所有人的模样与脸庞,眼里跃出神情浮在脸庞的是令他质疑了自己整个世界的是非观。理性愤怒中也还沉着(zhuo)着自己真实的素养与不甘,长深粗重的大呼吸着。

《真实角落》【德晋登录】。    如今!这个时代真实上的虚拟偏差,足以淹没了事件真实的真相啊!

    车到站,开门上下车。孩子的眼光瞬间往窗外对着刺眼的耀阳去捕抓那妇人的身影模样,眼睛直勾勾的视线盯射在随她脚步移动的水桶身形上。直到车子发动,他渐随望远的看着她走向了这座城市中心地区楼宇辉煌的大厦旁。让他心中莫名的对这头一次来的城市,失去了渴求向往憧憬里的好感与人性自我泣悲的心酸。

      又到站!才发现原来给他让座的那位叔叔是站到了这里才下车的。目送的望着他在车窗渺茫消逝中的走向了一条破旧的小巷。

    就这么!舆论掀起了人 本性善恶的激辩。真相!真实的无人问津。

    他猛然的想起了那个身形水桶的职装妇人,这让他深深的意识到了一些他自己都还未知何以去定义的思想,有着此生必不可失的重要性。在此顿然沉却中,熟悉的望向了他父亲。

    见事觉厉的群众们,也个个纷纷效仿,小孩有所察觉的回过头看了看,一身善意又陌生警觉的不明猜想。他可能并不完全一下的就知道她们的用意,但他的神情中也清晰显现的透露着,这些涉及他人尊重的不可以。

    我仿佛能看到这位父亲老了以后站在孩子现在这位置上可怜的模样。

不像他爸难道要像你啊?端着菩萨假慈悲!

      看这身腰软塌的恨不得整个人都躺到椅子上的家伙,就知道他平时是能有多懒了。

《真实角落》【德晋登录】。    很快的,一批人就到了这趟车程的目的地。前后缓缓的陆续下去,也持续不断的有人上来,逐渐的挤满了车厢。一些后上来挤站在小孩身旁的年轻男女们,都朝小孩跟前的这位父亲投向了以异样的目光。她们眼神直白的用自我思想所浅知的道德去审判这位父亲表面的失责。而刚刚帮这座城市建筑楼盘偷偷赶完夜班的他,却困顿劳累的虔然只心在与眼皮相互翻折的睁眨着,更是再无多心够分神去顾望及看众人的误想,就这么一睁两三眨的勉强清醒着。

编辑:德晋登录 本文来源:《真实角落》【德晋登录】

关键词: 德晋彩票app 短篇小说 爱小说 归途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