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晋彩票app > 德晋登录 > 正文

信奉德晋登录

时间:2019-11-21 02:21来源:德晋登录
秀姑娘敲打着窗户轻声喊着:小和尚,小和尚,小—和—尚……    “啪!”数年如一日的《心经》停止,佛珠散落了一地。 “啊,皈依......” 隔日,小和尚拜别了师祖,下山从军,

秀姑娘敲打着窗户轻声喊着:小和尚,小和尚,小—和—尚……

   “啪!”数年如一日的《心经》停止,佛珠散落了一地。

“啊,皈依......”

隔日,小和尚拜别了师祖,下山从军,去守护那佛祖也守护不了的秀姑娘想要守护的天下。

七秀:皈依秀姑娘。

“明天,姑娘不必过来了。”还未等秀柒把话说完,澄寂便拂袖而去。

秀姑娘用指尖捋一捋耳边不听话的秀发,叫小和尚附耳来听。

老和尚:皈依僧!

白胭话音还未落下,眼前便只余坊内飘出的几瓣桃花。

小和尚不敢去看秀姑娘的脸,跌跌撞撞地后退,后背撞到了墙上,双手合十,心中默念起: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

小和尚,我想同你,好好道个别来着。

小和尚看着心中浮起不好的预感,连忙问道:女施主,此为何物?

七秀:皈依僧。

阒然良久,终是双手合十,

秀姑娘歪了歪头答道:什么都行,你讲的我便爱听。

【回想】

那贼听了高兴极了,就把手从门缝里伸了进去。谁知老和尚一把揪住他的手,捆在柱子上,然后用棍子痛打他,一边打还一边喊:“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那毛贼被打的吃痛,连忙求饶:“哎哟!别打了,哎哟......”

秀姑娘见他出来,像燕子一般飞扑过来,吓得小和尚连连后退,宣了一声佛号,说道:姑娘今天想听什么故事。

和尚:何谓四皈依?

秀柒独自落寞地回到住处,却看到屋内一脸焦急的胭姐姐,“秀柒,这下你祸可闯大了,坊主提前归来,发觉你在初春盛事之时溜出水云坊,一时大怒,说要把你驱至无人踏及的空雾峰以正坊内之风。我特地偷偷跑出来知会你,你拿着这些银两,能跑多远跑多远,可别在这浪尖儿上回水云坊了。”白胭心疼的看着眼前带着些微落魄的女子,唏嘘不已,却也只能做到此般地步,“秀柒,胭姐姐得回去了,你,可要好好待自己。”

山脚的一座小寺庙,青砖石瓦,古意盎然。佛舍里盘坐着一个小和尚,眉目清秀,看上去已近弱冠之年。

和尚:那贼听了高兴极了,就把手从门缝里伸了进去。谁知老和尚一把揪住他的手,捆在柱子上,然后用棍子痛打他,一边打还一边喊: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望着秀柒渐渐远去的灵动身影,那张明艳笑颜却总浮在眼前挥之不去,澄寂轻合双眼,反复默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小和尚手执木鱼轻轻地敲打着,虔诚地诵念着佛经。突然窗边伸出个小脑瓜,正是山那边七秀坊的姑娘,且唤她秀姑娘。

和尚离寺,手持生锈戒刀,大开杀戒。

秀柒偷偷坐到佛殿里最后一个蒲团上,一双如水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殿前诵经的澄寂,嘴里却不忘跟着轻声和道:

“皈依……秀姑娘。”

   “阿弥陀佛。”听闻她的死讯,他低吟佛号,既然继续诵念《心经》。

“澄寂。”远处慧海师父的声音传来,澄寂如当头棒喝。

秀姑娘强撑起笑脸,失魂落魄地走了,其实,她是来向小和尚告别的。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宏伟的声音传来,天际,佛光洒下,映照的和尚如同神圣。

......

大师的伤势愈加严重,我整日整夜地照顾着他,累了便睡在他床边。一天清晨,大师拍醒床边的我,他脸上带着回光返照的光芒,说要给我讲一个四皈依的故事。

   “大师......”

“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

小和尚想了想:那边给姑娘讲一个三皈依的故事吧。

和尚:唉...

毛贼心里害怕极了,以为自己肯定要没命了,没想到,老和尚却把自己放了。

夜里,山那边一片火光染红了夜空,是那七秀坊的坊主烧了绣坊,带着巾帼不让须眉的姑娘们赶赴长安,与大唐共存亡。

老和尚:你把手从门缝里伸进来,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阿弥陀佛,秀姑娘说笑了。”

姑娘回道:这是小师妹的遗物,她说走后托人交付给你。

   和尚面无表情,一步一步靠近叛军首领。

“皈依法。”

秀姑娘听闻眼波一转,摇了摇头,狡黠地回道:我给你讲一个四皈依的故事,你要不要听?

德晋登录 1

“小和尚,小和尚,我又来听你讲故事了,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了……”

讲到这里,大师剧烈地咳嗽起来,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眼神也开始涣散,嘴里喃喃着说些什么,说完便失去了气息。

   抬头,面露披靡之色。

看着顺着小和尚脸廓淌下的雨珠,秀柒不由拿出帕子轻拭,澄寂起身作礼,“秀姑娘,今日就到这吧。”

不停地呼唤听起来特别聒噪,小和尚终是放下了木槌推开了佛舍的门。

将因果都念作业障

那,我佛缘何,不渡秀姑娘。

遗物两个字锋利的刀子刺穿了小和尚的心,他颤抖着扶着门框,佛珠掉在地上骨碌骨碌滚得满地都是,他的心也像这佛珠一样散了。

和尚:那贼痛极了,无奈跟着喊: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小和尚,许久未见,你可曾记挂我?”

时光荏苒,有一日,一个神情疲惫的姑娘带来一个被鲜血染红的包裹,交给了小和尚。

合着她悄然而至的情长

“这世间万物,本就无常……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没有听到对方的回应,秀姑娘着急了,不停地重复着:皈依系姑娘,皈依秀姑娘……

毛贼:哎哟~~皈依佛!

“师父……徒儿同往常一样,与她说了佛理。她便回去了。”

摘要: 唐朝末年,奸邪当道,天下战事纷起。我和阿婆从地狱一般的战场上,捡回一个一息尚存的和尚。大师伤的很重很重,但却从未喊过痛,一双眼里满是悲悯,像是看穿了人世间的疾苦。阿婆上山去采草的时候,我便会缠着大师 ...

七秀:小和尚,我又来听你讲故事啦。小和尚,小——和——尚——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误倾城。

“皈依佛。”“皈依佛。”“皈依法。”“皈依法。”“皈依僧。”“皈依僧。”

和尚:皈依法。

“小和尚,你怎么一动也不动啊。”

阿婆上山去采草的时候,我便会缠着大师给我讲故事。大师从未回绝过,总是给我讲些佛经上的有趣故事。有一天傍晚。我去问大师什么是三皈依,大师听后垂下眼帘,久久不发一言。

   那一刻,她惨白的面容,一如当日她将满身鲜血浇灌仙石后的样子。

澄寂缓缓开口:“皈依佛。”

这时小和尚才知道,秀姑娘,怕是再难见到了,心中感觉像是少了些什么。

他紧握住掌心的滚烫

2.

秀姑娘说到这里,目光盯着小和尚,眼里的情浓得像是化不开的墨,嗫喏着说了一句什么,扭扭捏捏的满是姑娘家的情态。

秋风落叶轻扬

“哎...去诵经罢。”

他说的最后一句是:皈依,秀姑娘……

和尚:皈依...嗯?

3.

小和尚不疑有他,只为解心中之惑,毫不犹豫的附耳过来,不小心触到了唇间的冰凉。

般若清音如风

“你说这姑娘也是想不开,听说之前都有人给她通风报过信,不知哪根筋搭错竟主动回了云水坊领罚……诶?师兄,师兄?”

唐朝末年,奸邪当道,天下战事纷起。我和阿婆从地狱一般的战场上,捡回一个一息尚存的和尚。大师伤的很重很重,但却从未喊过痛,一双眼里满是悲悯,像是看穿了人世间的疾苦。

   “大师,等我学会了霓裳羽衣曲,我跳舞给你看!”

瘦西湖畔,碧瓦飞甍。

小和尚满脸的疑惑,哪有什么四皈依,十几年的佛法岂不是白学了。

七秀:说啊,皈依秀姑娘。

“皈依僧。”

小和尚将秀姑娘的遗物连同佛珠一起埋到了院里树下,顺便埋下去的,还有那颗炽热的心。

入了心底的是他声音

澄寂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佛说,不可说。”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他背对着她,诵念《心经》。

澄寂手中的佛珠散落一地。

方丈:徒儿....那女施主走了?

“小和尚,我来看你啦。”

   “嗯?”

“皈依法。”

和尚:从前有个老和尚,总是被贼光顾,他忍无可忍了。有一天,贼又来了,他就对贼说,请你把手从门缝里伸进来,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众人如痴如醉已至忘我之境,连坊外的守卫都看的两眼发直,鲜少有人注意到墙头一袭翠烟衫飞闪而过。

还是未知的痴妄

钟声悠悠,佛寺深深,木鱼声依旧不断。

皈依那一段过往

“阿弥陀佛......小和尚,我佛......到底哪里慈悲?”

在树下故事里

德晋登录 2

七秀:皈依法。

澄寂起身将秀柒带于树下,“秀姑娘想听什么故事?”

斑驳着掩饰不了的凄凉

春光乍泄,又是水云坊一年一度以舞会客之时。传闻这坊间女子,无一不是舞技超群,色艺双修。只可惜坊外戒备森严,而坊内又法无两适。唯有每年初春之日,水云坊才向外开放。多少江湖侠士为赏佳人一舞不惜栉风沐雨,豪掷千金,纷赴这名动天下的秀坊盛宴。

德晋登录 3

“师父,何为我佛慈悲?”

七秀:小和尚

那贼痛极了,无奈跟着喊:“皈依佛!”

   “阿弥陀佛!”

“那姑娘似乎前些日子还来过我们少林呢。是叫,是叫......哦,对了,是叫秀姑娘!”

【毛贼老和尚的话淡出】

“嗷呜,皈依僧!”

   “佛前一坐三千年,回首红尘不羡仙。一切因果,尽加吾身,漫天仙佛,我等来日清算!”

澄寂想了想,缓缓开口:

禅语无明还(huan)有世间情

“嗯?师父?”

   数日后,叛军大营,和尚手持滴血戒刀,一身素色袈裟,被凝固的鲜血染成黑色。

“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小和尚,我来看你啦。”

暮色浅浅昏黄

“师父师父,三皈依是什么啊。”

七秀:手伸过来。

望着那抹身影消失的方向,白胭不由轻叹:哎,这秀坊的女子,本就不能轻易将情衷付与他人,更何况.....更何况,是那早已遁入空门的僧人......

方丈:哎...去诵经罢。

抬头,窗外桃花开的正盛。

树下的他清醒着绝望

“哎呀,胭姐姐,坊主这不是去万花谷了嘛,我就去两日,去去就回,去去就回。”

   “大师,寺院里的路,我比秀坊还熟哩!”

此刻的水云坊,便是熙来攘往,热闹非凡。

毛贼:嗷呜~皈依法!

“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皈依......秀姑娘。”

七秀:什么都行。

“小.......”

她静静做着皈依的梦

“师兄,你可听说,那云水坊的坊主为了正坊内风气,把一位贪玩溜出去的女子驱入空雾峰了,啧啧啧,都说女人狠辣,那极寒之地,连雪狐都无法存活,怕是那姑娘刚踏及,便......哎。”

将这段葬入佛龛(kan)捆绑

后来毛贼回家后,解悟老和尚的用意,便蜕下尘服,请求出家修行。

   “三世诸佛,贫僧......要大开杀戒了!”

“我佛慈悲,四海皆为客,小僧,何以言拒。”

佛前一跪三千年,未见我佛心生怜。莫是尘埃遮佛眼,原是未献香火钱?

红砖绿瓦的僧寺,却容不下一段情长。小和尚,那毛贼尚能解了老和尚的意,你何时,才愿解悟我心?

   她嫁衣如火,艳若桃花,“我......要嫁人了。”

砰......

七秀:皈依佛。

静默许久,澄寂缓缓道:

只余空寂伴古佛青灯

秀柒离开,慧海和澄寂立于桃花树下。

   听闻她的死讯之时,他犹在诵念《心经》。

“手伸过来。”

虔诚皈依 是痛后才懂的绝望

“啊,胭姐姐,你吓死我了!那个,今日......今日是小和尚念诵佛偈的日子,我呀,我要去少林找小和尚。”

和尚:唉...

随着箫声轻扬而起,喧闹的人群顿归一片静寂。坊内女子长袖漫舞,无数娇粉花瓣翻飞于天地之间,晶沁花香令人迷醉。

将因果都念作业障

“徒儿,我佛慈悲,普渡众生,渡天下苍生,渡一切苦厄......”

和尚:皈依僧。

“小和尚!你怎么一点都没变,明明同我年龄相仿,却总一副老僧入定的木头模样。”秀柒轻抿双唇,转而又低声问道:“小和尚小和尚,明日......我还能过来听你讲佛理吗?”

方丈:哦米拖佛。

毛贼便跟着喊到:“哎哟,痛,皈依法!”

   一日后,少女墓前,和尚将手中染血戒刀埋葬。

“秀柒!你不是应准备表演伞扇舞了吗?这背着行囊是要去哪儿?”

树下他讲佛偈(jie)一声声

澄寂望着眼前悲戚的女子,紧握双拳,掌心滚烫。

   “大师,看我的无水胭脂,终于配出来了呢!”

澄寂止住诵读,轻轻将武僧的披风盖于秀柒肩头,一手撑着那桃花伞,一手静静翻着经书。

佛说五蕴六毒是妄

“小和尚小和尚,明天,我还能过来听你讲佛理吗?”

她唯愿伴他身旁

春雨绵绵,秀柒撑着一纸桃花伞,听着小和尚温润的诵经声,竟在这桃花树下打起盹来。

   手中戒刀犹自滴血,手起,刀落,人头落地,面上,写满了惊恐与不敢。

秀柒的声音微微颤抖,原本清丽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眼里已是一团雾气,“说啊……皈依,秀姑娘。”

是他无法言说的悲伤

这人,竟比花凋零得还快。

沉默让树下的人感殇

望着一脸疑惑的澄寂,秀柒笑道:“愣着干嘛,跟着念啊。”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

“皈依僧!”

木鱼停顿又再次敲响

“小和尚,小和尚……”伴着窗外轻叩的两三声,是再熟悉不过的清澈声音。木鱼停顿又再次敲响,“小和尚,小和尚,我又来听你讲故事啦,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了……”

第四个皈依后

“不可说?小和尚,我问你呢,我又不是舞给佛看,”秀柒不由小声念叨,“小和尚,明天我......”

窗台上轻叩着两三声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前尘留给了西窗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和尚:呵~秀姑娘今日想听什么?

秀柒托着小和尚的手轻轻拍着,“皈依佛。”

   佛前的尘埃扫了又覆,诵经声歇了又来,光头剃的锃亮的和尚,坐在佛前,低吟佛理,心如止水。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和尚: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喃无哦米佗佛

和尚:是……师傅...往后...那位女施主再不会来了。

“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澄寂安静地在房内念经。

七秀:你那是三皈依,我这却有四皈依,要不要听?

那故意放低的声音却是重重落在澄寂心头。

虔诚皈依 是痛后才懂的绝望

“不行,这要是被坊主知道了,必是重罚。”

   “三世诸佛......”手中的佛珠颗颗破碎,他拿起生锈的戒刀。

6.

老和尚:皈依佛!

澄寂拂了拂海青,准备起身离开。

毛贼:哎哟!别打了~哎哟痛!哎哟!!住手!!哎哟

4.

时光悄然流淌

“这三皈依啊,即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皈依......”

和尚:皈依...秀姑娘...

秀柒望着掩面哭泣的胭姐姐,脑海里却全是小和尚转身离开的背影,泪也不由簌簌而下。

和尚: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听见外面的声音被打断…)(长出一口气)

小和尚将手中的桃花伞递予秀柒转身离开,秀柒一时愣住。

   最终,她没能嫁人,战事起,大势更迭,作为宰相之女,她在大婚前夜被乱军杀死,鲜血,染得大红嫁衣如火。

“是……师父......往后...那位女施主再不会来了。”

   身后,是如修罗地狱般的尸山血海。

1.

   “舍利子,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秀柒眉眼弯弯,宛若含苞蓓蕾瞬时盛放。

和尚:这便是佛经里著名的三皈依故事。

低头,一滴泪,复又灼烫了掌心。

毛贼:啊~皈依僧!

5.

和尚:呵,皈依佛。

“小和尚,那可说定了,诺,就那棵桃花树下,明日不见不散!”

佛说五蕴六毒是妄

老和尚不理会他,只是不停地喊:“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身前,是惊骇欲绝,不断磕头求饶的叛军首领。

“哦?何为四皈依?”

德晋登录 4

这,便是佛经里著名的三皈依的故事。

一座繁华的寺院。

世间情深种种,终是一片痴妄。

老和尚:皈依法!

说罢,秀柒抽出身后娟扇,一手持扇,一手撑伞,粉衫清颜,裙裾飘飞。风吹过,被雨打过的桃花纷纷飘落。澄寂望着眼前裹携着翻飞花瓣翩跹起舞的人儿,竟一时失了神。

和尚:师傅……徒儿同往常一样,与她说了佛理。她便回去了。

曲荡人心魄,舞牵人心魂。

从前有个老和尚,总是被贼光顾,他终于忍无可忍。有一天,贼又来了,他就对贼说:“请你把手从门缝里伸进来,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众人散去,澄寂走到秀柒面前,双手合十,“秀姑娘。”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什么都行。”

“哎,小和尚请留步!小和尚,你念佛理给我听,我呀,予你支舞可好?”

老和尚继续喊:“皈依法!”

雨后初霁,秀柒揉着惺忪睡眼,瞥见一旁小和尚撑着花伞如石像般的滑稽模样,噗嗤一声便笑了出来。

秀柒看着小和尚,一双如水眸子欲语还休:“小和尚,你这是三皈依,我这有四皈依的故事,你可要听听看?”

“皈依......秀姑娘。”

“不......欸,秀柒!”

“徒儿....那女施主走了?”

舞毕花落,未曾注意到慧海师父的秀柒满脸期待,“怎么样,小和尚,这舞你可喜欢?”

“皈依僧。”

编辑:德晋登录 本文来源:信奉德晋登录

关键词: 德晋彩票app 日记本 短篇小说 万物生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