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晋彩票app > 德晋登录 > 正文

【江南】乌龙寨传奇(小说)

时间:2019-11-08 02:02来源:德晋登录
摘要 :李老汉和元氏正好去赶早集,家里只剩下李天云和哥哥李天明。朱有道一进门就大舅子大舅子的喊着李天明,弄得李天明一头雾水。李天云可不傻,立马反应过来:呦,朱大公子

摘要: 李老汉和元氏正好去赶早集,家里只剩下李天云和哥哥李天明。朱有道一进门就大舅子大舅子的喊着李天明,弄得李天明一头雾水。李天云可不傻,立马反应过来:呦,朱大公子,这一大清早就走错了门了?朱有道一脸的肥肉就 ...

摘要: 整个五谷县的百姓都说,现在这个世道,有三样东西不能惹:一是老天爷,谁不看着老天爷的脸色过日子呢。二是皇亲和官府,他们代表着底层人物永远无法触碰的权利与财富。这三嘛,就是李庆海家的二女儿李天云。说起李 ...

很久以前,中国东北部有一条源远流长的大河,其中下游南岸有一个繁华的小集镇,叫乌龙寨。
  乌龙寨有近千户人家,有种田的、打渔的、狩猎的,有经商的、教书的,还有从政的,等等。这里是南来北往,东进西去的落脚之地,素有“避风港”和“大北驿站”之称。
  寨里有一户人家,以狩猎捕渔为生。老汉叫邬力达尔汗,50多岁,黑黝黝的脸堂布满了皱纹,饱经风霜,但体魄健壮,是一个维持家庭生计的顶梁柱。老伴叫格勒齐娅,与丈夫同龄,看上去年轻许多,是操持家务的能手。他们30多岁才成家,喜得掌上明珠,取名邬力那仁花,现芳龄18岁,已经是一个婷婷玉立的大闺女了。她虽然不识字,但是父母的好帮手,还会做一手好针线活。
  有一天,一位英俊潇洒的青年,身披乌龙袍,头戴遮阳帽,脚蹬皮马靴,骑着一匹青鬃卷毛马,快马扬鞭来到了乌龙寨。
  这位青年在镇西下了马,牵着缰绳一边观看市容,一边往东走。他饥渴难忍,在一户人家门前驻足,敲响了小院大门。这时,小院里传出了银铃般的声音:谁呀?门外传来了清脆的应答声:主家,我是过路客,是来讨口水喝的。那仁花听后,打开大门,看到一位英俊的小伙子,红着脸侧过身说道:公子,请进吧。年青人连声道谢,牵马入院拴好马缰绳,转身进屋,见了两位老人抱拳问好。
  邬力老汉见这位气宇不凡但又略显疲惫的年青人,问道:敢问先生,你从何方而来,到何方而去呀?年青人很有礼貌地应道:老伯,晚辈叫黑龙子,奉父亲之命,从东海而来,往哈罗克斯图而去。目的是自谋生路,磨练意志。邬力老汉感慨地说:路途艰辛坎坷啊!你这么年青就闯荡江湖了,可要当心那。黑龙子说:老伯,谢谢您的关心,我一定会回来的。
  邬力一家人非常热情,让黑龙子吃饱喝足了,又备了狍子肉和干粮。那仁花也不知为什么?一直把黑龙子送到镇外。黑龙子笑着对她说:姑娘,回去吧,我有机会一定会回来看望你们的。说完,策马扬鞭远去。
  那仁花回到家,坐在院子里发愣。母亲见状,笑着说:哟,我的闺女动情了,舍不得人家小伙子走啊?她羞涩地说:娘,你取笑女儿,我不理你了。
  
  时间过得真快,又是冬去春来。
  又有一天,乌龙寨来了一位十分潇洒的青年,只见他绫椤绸缎身上穿,银光闪闪,好不气派。再瞧他那匹坐骑,雪一样的白,走起来四平八稳,奔跑起来“草上飞”。
  他是谁?他自称是西海来的富家子弟,大号叫白龙子。他来干什么?他听说这里很热闹,而且出北国美女,是专程来此寻觅芳草的。要问他有多少学问,多少本领?狗屁都没有!就会沾花惹草,到处打架生事端。要问财富嘛?银子有的是。
  他来到此地,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访”官吏。小镇不大,县衙只派了三名小官管理这里的具体事物。他又是请客,又是送礼,很快就把官府的人摆平了。
  官吏们得了白龙子的银两,把全镇最美貌的姑娘邬力那仁花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给白龙子,喜得他眉开眼笑。
  第二天,白龙子就去实地“考察”,躲在栅栏外向里窥测。那仁花在院中忙碌,被白龙子看得一清二楚。他看得心花怒放,想得口水直咽。他真得没想到,大北之处竟然有这样如花似玉的仙女。
  第三天,官府的人就来提亲了。可邬力老汉一口回绝了,他人穷志不短,不愿巴结官府和富豪。那仁花也不愿意,她已有心上人。官府的人吃了闭门羹,只好打道回府。
  白龙子听了官人的秉报,勃然大怒,训斥一番,决定亲自上门求亲。
  次日,他骑着马,驼着贵重的求婚聘礼,来到了邬力家。见了二老就跪拜:岳父母大人,小婿白龙子有礼了。老汉见状,连忙扶起他说:贵公子,我们是穷苦人家,受不起你的大礼,更高攀不起,你还是回去吧。
  白龙子爬起来后,厚着脸皮说:老人家,只要你肯把女儿嫁给本公子,我可以让你们全家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如何?
  邬力老汉叹了一口气,说:贵公子,我们素不相识,门不当户不对,怎敢高攀。再说,小女是否同意,还得听他一言吧。
  白龙子听到此言,眼珠轱辘一转,转身问那仁花:小姐,既然你父母这样说了,那就请你开尊口吧。只要你原意做我的夫人,你就会脱离贫穷出苦海。在这个世上,谁不想做人上人呢?我有的是金银财宝,你要什么,我会给你什么,难道你不相信吗?
  那仁花一直在旁边听着,见这位身世不凡的公子言行飘浮,傲气十足,打心底里瞧不起这种人。沉思片刻,她应道:这位公子,你我志向不同,不是一条道上走的人,我不可能嫁给你,请你回去吧。
  白龙子见邬力一家人不接受自己,心里很恼火,想施压又怕欲速则不达,留下几句“尾巴”话,便告辞了。
  接下来,白龙子指使官吏们和新结识的狐朋狗友们,轮番到邬力老汉家逼婚,聘礼越送越多,话越说越狠。搞得邬力一家心神不定,鸡犬不宁,不知白龙子他们一伙人今后会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善良美貌的那仁花,整日以泪洗面。她盼望勇士黑龙子早日归来,摆脱困境。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狠心的白龙子使出了毒招,令官吏们把邬力老汉抓来,用酷刑逼迫就范。邬力老汉誓死不从,被打的遍体鳞伤。
  白龙子看这一招仍不灵,就赤搏上阵了。他像幽灵一样,潜入邬力老汉民宅外,乘那仁花出家挑水之机,强行用法力将那仁花带至官府给他备至的“新房”里,与她“婚配”,一朵鲜花就这样在强暴下凋谢了。
  
  数日后,黑龙子从哈罗克斯图凯旋而归,又途经乌龙寨,来到乌龙寨拜访滴水当涌泉相报的邬力老汉家。当老太太哭诉惨遇时,黑龙子义愤填膺。他愤愤不平地说:大婶,你们受苦了,我黑龙子一定替你们讨回公道。
  当日晚,黑龙子向旋风一样潜入官府后院,神不知鬼不觉地击倒守卫,将邬力父女救了回来。
  一家人团聚了,抱头痛哭。黑龙子见此情景,不禁也落下泪来。
  此时,邬力老汉抹去了眼泪,拉着老伴和女儿,齐刷刷地跪在黑龙子面前,万分感激地说:公子,你是我们一家的救命恩人,请接受我们三拜。
  话音未落,黑龙子将一家人扶起,并坦然地说:大伯,您千万别这样,我做善事不是为了图报。路见不平,理应拔刀相助,凡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都会这样做的。何况我是神仙呢?
  公子,你?!一家人听了黑龙子后面一句话,十分惊诧。
  大伯、大婶、小妹,你们别害怕,听我道明实情。我是东海龙王的孙子,出海来到人世间,其目的是体验人间冷暖,磨练意志。同时,除恶扬善,造福人类。白龙子是西海龙王的孙子,不学无术,玩世不恭,在西海里干了不少坏事。没想到,他一上岸就干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大家放心,我决不会再让白龙子横行霸道祸害人间,我一定把他打回老家去!目前当务之急,是你们一家人的安危问题,得想一个法子。
  邬力老汉听了黑龙子一席话,说:公子,不!龙仙人,你是一个好人,我们万分感谢你。有你的保护,我们不怕!他再来祸害我们,我就跟他拼了!
  大伯,你不是他的对手,不能硬拼。我看这样吧,你们先到山上找一个能容身的地方躲避一下,等我会会白龙子再说,好吗?
  黑龙大哥,那你可要当心啊,白龙子那帮人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那仁花关切地说。
  孩子,我们一家人连累你了,这可咋办?你一个人能行吗?老太太心疼地问。
  黑公子,老汉我留下好吗?我有猎枪!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老汉坚定地说。
  黑龙子听了大家肺腑之言,甚是感动,多好的一家人呐!此时,不容他多想,他知道夜长梦多。他说:谢谢大家关心,时间不早了,你们赶紧打点一下,上山吧。
  邬力老汉一家人前脚走,白龙子带着一帮人后脚就到了。
  黑龙子!果然不出我所料,原来是你坏了我的好事。今天我不与你斗,知趣的话就别管闲事,否则休怪本大爷不客气!
   听到没有?我们白公子让你小子滚!
  你是何方人也?敢在我的地盘上管事!
  白龙子等人吆五喝六着。
  这时,黑龙子大声吼道:喂,你们听着,我和白龙子都是龙王之子,现在是人的化身。他在邬龙寨强抢民女施暴,你们却助忖为虐,敌友不分。念你们凡眼不识他庐山真面目,帮他干了坏事,现在改过还不晚。如再痴迷不悟的话,休怪在下失礼。
  哈哈哈,腚眼子夹萝卜,假冒棒槌,也不嫌寒碜。
  一个地痞流氓话音刚落,只见黑龙子手臂一挥,他就像一个烂西瓜一样,滚下山坡去了。吓得其他人屁滚尿流,逃之夭夭。
  白龙子见状,气不打一处来,摇身一变,现了龙身,恶狠狠地扑向黑龙子。黑龙子也现了龙身,腾空而起。瞬时间,黑白二龙在乌龙寨上空翻腾,只见那电闪雷鸣,狂风大作,遮月盖地,寒气袭袭。熟睡的人们被异怪的声音惊醒,纷纷跑出自家门观望,从若隐若现的残月之光中,看见两条龙在撕杀,惊骇不已。观战半天,二龙斗了几十个回合,未见胜负。忽然,他们从天而降,掠过人们头顶三五个来回,吓得大家又纷纷退至屋内,拴门避祸。
  黑龙子见惊吓了百姓,假装败退,将白龙子引至大河边,然后杀个回马枪,把他击入水中,自己也顺势逼进,在大河里又展开了新一轮搏斗。
  乌龙寨的人们颤惊惊地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太阳从东方升起,小镇披上金灿灿的晨光,一片宁静。人们小心翼翼地走出家门,逐渐汇集到一块,对昨晚二龙之争议论纷纷,说啥的都有。
  邬力老汉一家人昨夜避其山中,目睹了二龙之战,不知黑龙子情况如何?一大早,他提着猎枪一路疾奔,回到小镇上。当看到街上人海如潮时,挤入人群,探了究竟。闻之二龙不分胜负不知去向时,他开了口道:各位父老乡亲,你们昨晚看到的情景,是真实的。那条白龙变成人到我们镇上,勾结官府和地痞,用刑逼迫我就范未果,就强行将我闺女那仁花抓到官府,被恶魔白龙子强暴了。黑龙子变成人的化身来到人间,是磨练自己修行的。他曾到过我们家,之后向东而去。昨夜,他从东方返回,又来到我家探访,当他得知我们爷俩的遭遇后,潜入官府牢中救出我们。他安顿好我们一家人后,就找白龙子论理去了。唉!都是龙,品行不一样啊!
  众人听了邬力老汉一番话,纷纷谴责白龙子的罪恶行径,颂扬黑龙子的救人美德。
  这时,突然有人跑来,惊恐万状地大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大河变浑浊了,波浪冲天呐!大家快去看呐!
  邬力老汉一听就明白了。他大声倡议道:乡亲们,除恶的时刻到了,咱们赶快去帮帮黑龙子呀!
  众人听到邬力老汉的号召,齐声响应,见啥拿啥,一路呐喊着奔向大河。
  河边人山人海。
  河中翻江倒海。
  在大河里搏斗了一夜的二龙,此时已筋疲力尽了。黑龙子望着浑身是伤的白龙子,说:喂,你认不认罪,服不服输?白龙子喘着粗气道:你真是一个多管闲事的家伙。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们还是井水不犯河水,别伤了兄弟之间的和气。你放我走吧?
  休想!我放了你,你还会祸害人间的。如果你有悔改之意,就跟我到镇上去,公开向被害人认罪。否则的话,我一定将你打回老家去。
  白龙子听罢,觉得自己很没面子,赔了“夫人”又折“兵”,还要认什么罪。想到这里,他决定破釜沉舟。喂!黑龙子,既然你把话说绝了,本公子就无所顾及了。反正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哼!接招吧!
  白龙子痴迷不悟,张牙舞爪地扑向黑龙子。黑龙子见他不听规劝,反而变本加厉,不由怒火冲天,奋力迎战。
  岸上的人们这下看清了,黑白二龙在大河里忽上忽下,搏斗的十分激烈。当白龙浮到河面上的时候,愤怒的老百姓齐声呐喊:打死他!打死他!并纷纷往河里投掷石块、铁叉。当黑龙浮上来的时候,善良的老百姓欢腾跳跃,振臂高呼:黑龙子,我们热爱你!感谢你!加油啊!你一定会打败白龙子的,我们全力支持你。并往河里投馒头、包子。
  就这样,黑白二龙在河里拼杀了七天七夜,乌龙寨的老百姓在河边搭起了临时帐棚,坚守了七天七夜。
  饥饿难忍,伤痕累累,筋疲力尽的白龙子,再次浮出水面时,遭到了暴雨般地袭击,一命呜呼,沉入河底。
  黑龙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免强浮出水面,变了人身,双手抱拳,向岸上众人道:各位乡亲,我们龙家族出了白龙子这样的败类,实在对不起乌龙寨人,更对不起邬力老伯一家人。念白龙子已死,我替他谢罪了。
  白龙子死有余辜!
  白龙子罪有应得!
  黑龙神仙为民除害,功德无量!
  黑龙壮士,你下凡到人间吧,我们欢迎你!
  ……
  众人呐喊,众人欢呼。
  谢谢父老乡亲们,谢谢啦。我黑龙子身受重伤,已无力再回东海了。我愿意留在大河里保佑乌龙寨平安,大家回去吧。今后,如果大家有事找我,只要喊我的名字就行了,我一定尽力而为的。说完,黑龙子腾空一翻,变回原身,潜入大河中。
  黑龙子的壮举,感动着乌龙寨人。他们哭泣,他们呼喊,他们久久不肯离去。
  邬力老汉一家人,几乎天天到大河边,又是往河里送吃的,又是烧香祭拜,但总是不见恩人身影。
  不过,常有人在大河边看到有一条黑龙游动。
  再以后,就没有人看到黑龙的身影了。人们为了纪念他,在大河边建造了一个功德碑,颂扬这位活神仙,并给这条大河起了一个气势滂博的名字:黑龙江。

李天云狠狠瞪了自己这个没出息的哥哥一眼,看那没有打开的第八个大箱子,疑心道:“嗯?第八箱怎么没有打开?”

整个五谷县的百姓都说,现在这个世道,有三样东西不能惹:一是老天爷,谁不看着老天爷的脸色过日子呢。二是皇亲和官府,他们代表着底层人物永远无法触碰的权利与财富。这三嘛,就是李庆海家的二女儿李天云。

李天云素来知道朱有道的手段,含糊道:“天云身份卑微,却也是正经家庭的姑娘。朱公子非要娶天云,天云不敢推脱,可却也得让天云看见公子的诚心吧。”

所谓树大招风,绝色貌美的李天云难免遭到富家公子的惦记,李天云十八之际,媒人、聘礼都快把李老汉家的门槛压塌了。可李天云不为所动,谁家的媒人回谁家,谁家的聘礼谁家拿。

朱有道一脸的肥肉就差挤出油来,只见他满脸殷勤:“天云,这还看不出来,本公子是来下聘礼的。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你放心,日后嫁到我府上,你只管吃香的喝辣的。”

朱有道早就垂涎李天云美貌,这天算好日子,招呼了一众奴仆抬着八大箱彩礼风风火火敲锣打鼓地去了李老汉家。

朱有道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与视觉冲击吓了一跳,也顾不上派人追赶李天云一家,就匆忙回府。

李天云的名字,之所以在五谷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是因为她的美貌,再就是她那直脾气的性子了。李老汉老实怯懦,外人难免生了恶意,欺负他们一家。李天云自小受过不少别人的气,所以大了之后,凡是敢无缘无故招惹他家的,李天云一定不与那人善罢甘休,直到理论出个是非对错。李天云力气大,又自小习武,轻易没人敢招惹她,她的名号也是一天响过一天。

“一言为定!”朱有道喜极,哈哈大笑,随后带着一干人扬长而去。

当地朱县令的宝贝公子朱有道是个实顶实的坏坯子,听说是他朱家的女儿在当朝做了贤妃,得陛下恩宠不断,他朱有道也算是半个国戚。朱有道仗着这身份,天天鱼肉百姓,调戏民女,有的甚至强抢了当自己的小妾,百姓们报官无门,敢怒不敢言。

朱有道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天云啊,本公子抬了八箱聘礼来你这求亲那可是人人所见。实不满你,这第八个箱子是空的,本公子给你三天时间准备这婚事,若是三天之后你不嫁,我的这第八箱聘礼,就是你一家子私吞了。要是你同意嫁给我,我就立刻把这第八箱聘礼悉数补上。

说起李老汉,老实巴交的耕地农民一个,家境虽不够殷实倒也自给自足。李老汉和妻子元氏育有一子一女。可恨儿子李天明是个无赖浑浑,整日里不学无术,烂泥扶不上墙。偏二女儿李天云,不知道上辈子积了什么德又造了什么恶,不过十八岁便生得楚楚动人,简直赛过西施貂蝉,那脸蛋儿直叫女子看了也得惊艳半天,有这样好的底子,却生在这样一个拮据的家庭,还有一个没出息的哥哥。

七个装满聘礼的大箱子挨个打开,绫罗绸缎、金银配饰、名人字画、各色陶瓷......李天明的大眼珠子都要瞪下来了:“妹。我看这门亲事不错,你就嫁了吧。”

李天云,名字起的大气,性格也是如男子般豪爽。不但没有一点儿女孩子的娇气,反而从小跟着后街的王师傅学习武艺,粗活干起来一点儿也不吃力。让许多的文弱男子也自叹不如。

李天云看了看这披着红绸缎的八大箱彩礼,又瞥了一眼朱有道,心想:这臭蛤蟆平日里欺负了多少乡亲,嫁给他,还不如一头撞死呢!

回府后的朱有道为此大病一场,病中总是看见一只血淋淋的猪向自己讨命。朱有道口里还止不住念叨:“那朵白云飘远了,那朵白云飘远了,那朵白云飘远了......

朱有道大笑,双手一拍:“来,开箱。”

猪头旁边还附了李天云的一首小诗:此猪名唤朱有道,鱼肉百姓作恶狂。今朝天云把头割,一命呜呼见阎王。

朱有道一脸的得意:“这有什么打紧?天云貌美如花,又勤劳能干,十里八乡的男子都争相示好,本公子自然也是喜欢,莫不是天云要拒绝本公子这份真心!”说到这,朱有道已面露不耐之色。

压制下心中那股怒气,李天云灵机一动:“朱大少爷,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小女怎么会不同意呢?三日之后,还望朱大公子八抬大轿来接小女进朱府的门。”

李天云面带笑意:“朱公子,令尊可是咱五谷县的县令,能嫁给朱公子确实是小女子求之不得之事,只是小女子身份卑微,实在是不能与公子相配。”

三日期到,朱有道八抬大轿,锣鼓喧天来到李老汉家,却见大门紧闭。朱有道大叫不好,直接破门而入。

李老汉和元氏正好去赶早集,家里只剩下李天云和哥哥李天明。朱有道一进门就大舅子大舅子的喊着李天明,弄得李天明一头雾水。李天云可不傻,立马反应过来:“呦,朱大公子,这一大清早就走错了门了?”

只见李老汉家早已经人去楼空,八口大箱整整齐齐列在屋里。朱有道挨个打开,财物竟一分不少。当朱有道打开第八个大箱子时,本应空着的箱子里被人放了一个活生生的鲜血淋漓的大猪头,一对圆溜溜的猪眼正哀怨的瞪着他。

李天云怒火中烧,他朱有道竟然青天白日的讹诈自己。

编辑:德晋登录 本文来源:【江南】乌龙寨传奇(小说)

关键词: 德晋彩票app 短篇小说 白云 已飘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