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晋彩票app > 德晋登录 > 正文

第3回,还记得大家的初遇吗?(下卡塔 尔(英语

时间:2019-11-08 02:00来源:德晋登录
课桌左上角还放着一张昨天没订正完的数学试卷,原本压在上面的水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滚到了桌子下,白色的纸张上很清晰地多了个脚樱 每年九月学校里会有校园歌手大赛,在运动会

课桌左上角还放着一张昨天没订正完的数学试卷,原本压在上面的水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滚到了桌子下,白色的纸张上很清晰地多了个脚樱

每年九月学校里会有校园歌手大赛,在运动会的第二天晚上。女生报了名,通过了两轮筛选,终于站上来了学子广场的主席台。在她不知道的时候,班里一群好事之徒设计了一个环节:让那个男生上台献花。面对着拳头、调笑和怂恿,男生翻着白眼接下了我们准备的玫瑰。

     刚入班时,座位是按照身高安排的。小爱怕生,死命地和杨杨站在一起,坐在一起。一起坐在一排的还有小雷,和同宿舍的老牛。坐在她们后面的是四个男生,他们也是一个宿舍的:凯旋,大彪,二姐,二姐夫。其实,关于为什么叫二姐和二姐夫,小爱记不得原因了。是由于前后桌的原因吗?所以,八个人总在课间闲聊。女生总是在去超市的时候,帮男生带回吃的;会在清晨把凳子从桌上放到地上;会帮他们整理凌乱的课桌,收拾杂乱的试卷和报纸;会在老师讲课时,把试卷偷偷传给他们……

苏亦左手托着腮帮,时而装模作样地望望黑板瞅瞅正沉浸于教学的某位仁兄,时而盯着笔尖下的某道单项选择题思考到底该用哪个介词。

生活有时候很好玩,比如说,那天晚上,突然,高一高二的教学楼在第二节晚自习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停了电。随着日光灯管的罢工,惊呼声从一楼传递到五楼。讲台上的老师吩咐大家不要乱动,然后借着手电筒的光走出教室,去找原因。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老师们站在远处的走廊上,教室里渐渐传出了细细碎碎的笑声,窗户不知道被谁打开,夜里的凉风吹起窗帘。

    小爱记得,和嫡子、贾不假一起整陈杰的晚自习;记得和因为一本书和鑫宇争吵不休的课间;记得和阿杰聊天,然后笑到肚子痛的时刻……

中考结束的那天,班里的人基本都去了KTV,黄黄绿绿的灯光照在每一张稚气的脸上,整个包厢里都回荡着那首《十年》。那样的年纪谁也不懂得爱情,也许它无法表达当时的那种不舍和对未来的憧憬,但那天很多人唱着唱着就哭了。

男生在十月二十八号晚上发说说吐槽自己收到了某条来自某app的短信,短信里说有人暗恋他,他说“这是骗下载量的新套路吗?”

     凯旋坐在小爱后面。每次回头都会看到他清澈的眸子。凯旋是学美术的,小爱见过他的画,很漂亮。有一次聊天时,凯旋把小爱描述的很透彻,小爱被震惊了。他笑着看着她,就像在他面前的她是透明的。后来的后来,他们曾一度不说话。但在开始的时候,对小爱来说,凯旋是很厉害的人,很能看懂别人。对不会看人的小爱来说,这是多么厉害的一件事。所以,她把他当作不一般的存在。凯旋的女朋友也是美术生。这是一件幸福的事吧!

苏亦装作随意地瞥了一眼,看见他只是英语比自己低了九分其它科目都比自己好很多,再看到他一脸不悦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毛。

那天晚上下起了大雨。雨很大,主持人和选手上台都必须撑着伞,底下看表演的我们也都淋成了狗。男生如计划上台,献花,唱着歌的女生显然很惊讶,甚至一下子尖叫了起来。而挤在广场边上的我们更是激动,围着舞台起哄。

    夏天的晚风很凉,坐在教室外面的台阶上,数星星;或者和雪儿、杨杨一起靠着柱子聊天;亦或是和红叶打闹;偶尔和班里其他的女生一起闲谈,还有呢?。现在,小爱每每想到这些都忍不住的想哭。

牧央说苏亦是一个很懂得生活的人。他总是能在别人不知道该做什么或者忙得一塌糊涂的时候将每件当天要做的事安排好,然后还能抽出时间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例如每天这个时候的散步。

她说,她一开始就没有喜欢过他。

    曾经的我们是那么的天真,以为成为了朋友,就可以永远在一起,永远陪着彼此。可是,时间总是会到了那一刻,她会离开,你会离开,我也会离开。只剩下那些让人心疼的回忆,剩下回不去的过往,和记忆中最美好的我们。我们能做的,只是偶尔把它们从心里拿出来,晒晒太阳,不让它们发霉,不让它们孤单。

女生偷偷地看了眼男生发愣,白皙的脸颊上泛起一点点的红晕,不自觉地咬了咬薄薄的下嘴唇,仍旧是很轻声地说话,"你,你是几班的?…我一定会把饭钱还给你的…"说到最后声音小得几乎被完全淹没在了一片嘈杂声中。

男生被她叫了出去,可是很快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是一个人。他的同桌和后桌开始调侃他,夜色太黑,我看不清他的神色,也不知道女生在哪儿。我同桌看我奇怪,还以为我怂到一小杯樱花酒都能醉。我翻着白眼和她相互吐槽,眼角瞥见那女生终于回到教室。

    只不过,这样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这让小爱措手不及。这些朋友怎么办?期中考试,来了,又走了。熟悉的身边人变了,昨日的同桌也说了再见。小爱的同桌变成了嫡子,身边的人也变成了只知道名字,却从未接触过的同学。他们是那么优秀。但是,小爱见到了他们的另一面,这是她很珍贵的宝贝,很珍贵的回忆。

随后下课铃如约而至,班里三分之二的人都瞬间拥向大门,完全无视还在考虑要不要再拖上几分钟的某人,直奔食堂。大概只有这种关键时刻,那些运动会死都不愿报名拿各种理由推脱的人才会对跑步表现得格外积极。

一时间,好像又想起了那天晚上,穿堂而过的夜风。还有高二到高三间,女生托我写过的无数遍的那个男生的绰号。作业纸上的、数学笔记本活页纸上的、没有人的时候的黑板上的、冬天窗玻璃上的、明信片上的;水笔的、钢笔的、秀丽笔的……

    Kitty也换到了一个既后面有角落的地方,那应该是他故意的吧。到底如何认识Kitty的呢?小爱想不到。Kitty是个男生。某次聊天的时候,小爱说自己喜欢吃鱼,然后Kittty就叫小爱猫,小爱就叫他Kitty。Kitty认识一个男生,是个美术生。那个男生自己画了一本漫画,小爱曾经看过,很佩服他。也和Kitty说过这件事。有一次晚自习的课间,他们在外面聊天,小爱经过,Kitty把她叫过去,说“你不是想见他吗?”小爱被吓跑了,只听见他们在后面一直笑。但是,也正是因为Kitty,小爱认识了他,阿伟。

苏亦不再理会他满脑子猥琐的思想,小心翼翼地撕开封口的地方,取出里面的信。这应该是他妹妹第一次写信,信上的格式还是套用语文课本里的,这让他多少有点受宠若惊。

什么?

    看上去老实勤勉,但其实很搞笑的阿杰;机灵可爱的搞怪小魔女迪迪;明明是班里最小的,却一直装成熟的光光;一直在玩儿,可成绩却格外好的贾不假;笑起来眼睛就不见的陈杰;爱照镜子的英语课代表发哥;睡起来没完没了,但醒着就和小爱抢书看的鑫宇。当然,还有小爱的同桌,当时她们刚成为同桌,不知道这缘分到底有多久。

他开始回忆起在镇上念初中的日子,寝室里经常聊天到十一二点再进入梦乡,也不会有人埋怨这些在当时看来是再小不过的事。

我习惯性点了赞,突然空间有新消息提醒,女生回复“是我”,但是进入男生的空间里,说说底下却没有,看上去是秒答秒删。我调侃那个男生是不是因为找到了女朋友所以自己删了,他说没有,两个都没有。

第一回:还记得我们的初遇吗?(下)

"唉!苏亦你的信。"苏亦好奇地接过生活委员递过来的信,顺口说了声谢谢。

时间像食堂边的老猫静静跃动在一排龟背冬青树丛一样借着阳光划过不锈钢的扶手,高考结束,在飞扬的白色试卷里,他们一个北上,一个留在浙江。

"哦,这就睡。"苏亦关了灯,轻手轻脚地钻进了薄薄的被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开始凉了,这条开学时带来的空调被明显不够暖和。

第二天,女生告诉我,她被拒绝了。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们在吃午饭,阳光很好,投在她的笑靥上,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

"哦,那就给我来份糖醋排骨和茄子…咦?饭卡…好像找不到了。"

大概是两年前的秋天吧,比现在稍微早一些,银杏叶刚刚开始发黄时候,一个晚自习的课间,风有点凉,那女生找到我。她拉着我在嘈杂的走廊上有的没的扯了很多东西,发着呆的我看着对面五层楼的教室透出暖洋洋的橙黄色的光,听着风穿过走廊,扫过中庭里一片树,然后听见那个唱起歌来很好听的声音说道,她喜欢他,问我能不能帮她写那个男生的昵称。

苏亦伸出双手,任由冰冷的雨丝淋过,露出好看的牙齿,墨色的眸子里闪烁着光亮。

那么,就算是没喜欢过吧。

一个月后,学校为了高三的学子能更加充分地利用学习的时间取消了除主课、自习课以外的所有课程,并将这些课毫不留情地改为数学或是英语。

再后来,到了高三。

同桌有些懊丧地挠了挠头发,一把抓过他桌子上的英语试卷,仔仔细细地比对两份卷子。

那女生显然还想说下去,但是铃声响起,随着年级主任独特的脚步匆匆响起,人群裹挟着她未说尽的话,涌入了教室。

也许这就是高三,现实得让人心疼。

刚刚回过神来的我有点懵。

苏亦开着台灯写日记,才写了这一句就被下铺的男生抱怨到灯太亮了刺眼睛。

——她否认了。

前桌的女生下课后开始频繁地转过来问问题,听说晚自习还去找数学老师补课。

蓝精灵,山的那边水的那边的那一群,蓝精灵。

"你这人,真-搞笑。"男生用满是宠溺的语气打了下对方的头,然后嘻嘻哈哈地跑到前面去。

作为一个无论是肤色还是手气都很黑的家伙,我对于长得很白的人总是特别关注。高二的时候,文理分班。那时候班里就有两个很白的同学,一男一女,女生唱歌很好听,人也是小鸟依人的;男生是我小学同班同学,有一个昵称,叫蓝精灵。女生坐在我们大组第一排左边,我坐在第四排靠左,男生就坐在我右后方,第五排靠右。

"苏亦你这个傻B…"男生本来还想多说什么,看着他全身湿漉漉的狼狈样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十一月八日晚上,就在我构思这个故事的时候,我突然想问问那个女生是不是还是喜欢着他。

站在他前面的女人有些不耐烦了,用锅勺敲了敲放菜的盆子。

同桌打开小台灯,放在桌上,我脑子里依旧是浑浑噩噩,等到有些回过神来的时候,桌子上居然已经放上了一小瓶樱花酒和几个看不清材质的小杯子。台灯的光投在粉红色的酒水上,在酒水里舒展着的樱花很漂亮。酒是那个男生带的,他和边上的几个人说这话,我却莫名想到课间时那个女生说的话。在我继续神游的时候,同桌将分在小杯子里的酒推到我面前,杯子被推开光源,拉长的影子很好看。我向上抬头,却看见了从前排走来的那个女生。她怯怯地上前,笑得很僵硬,像是科技楼里那只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小鲨鱼。

粉红色的信封,上面用黑色的彩笔方方正正地写了大大的三个字"苏亦收",信是从育才小学寄来的。

不过十分钟,前桌的女生便已开始练习"小鸡啄米"了,什么函数几何的通通成了周公梦里的蝴蝶。

每天早上苏亦都是第一个到教室的人,不是他的动作有多快而是从来不在早起后和别人一样去吃早饭。

同桌前一秒还在和后面的男生谈论什么游戏后一秒就转了过来,一看清这信封上的字就跟着瞎起哄。

窗外走过的两个身影,苏亦分明记得在哪里见过。

校园广播里现在放着的是《远方的寂静》,空灵而又闲淡的钢琴符号同不断下沉的夜幕一起缓缓地迷散在周围的空气中,安详却又哀伤。

苏亦,当我感觉找不回自己的时候就会想想这片茂密的森林,成长的意义不是忘记或抛弃什么而是做好自我。

男生也被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干笑了几声,"你这人,真-".

"哎-苏亦-别跑了!这么大的雨!"

十二月的时候突然收到牧央寄来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牧央穿着深蓝色的羽绒衣,戴着灰色的老头帽,露出有些傻气的笑容,身后是大片大片被积雪覆盖的树木。照片的背面是他用惯用的龙飞凤舞的字体写的一段话-

苏亦的成绩比他的性格看起来还要平稳,班里稳居第…二。

夕阳的余晖慢慢地从布满头顶上方的树叶缝隙间褪去,白色的球鞋偶尔会踩到飘落在林荫道上的几片梧桐叶。

困扰了全班整整半个多月的罪魁祸首终于伏法了,但给将近一半同学带来的痛苦却才刚刚开始。

人群前面的一个男生一眼就看到了唯一一个还在跑道上的人不免地皱起了眉头,见到对方似乎没有要躲雨的意思发了一句牢骚便冲到了雨中把他拉了回来,"你疯了啊?"

"呵呵…"

摘要: 点点沁人的光圈透过窗子洒在写满化学方程式的讲义上,使得端正清秀的字迹拖上了斑驳的浅灰色阴影显得更为端正清秀。苏亦搁下水笔,轻轻地抒了口气,可是一看到几乎占了半个桌子的习题册和试卷就忍不住皱起眉 ...

忽然想起一句话-小的时候我们哭着哭着就笑了,长大了我们笑着笑着就哭了。

"你说呢?"

下午的体育课刚上了一半,天空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器材室的门口站满了被这场雨困得措手不及的男男女女。

"…用我的吧。"男生拉住对方的衣袖,转过头对打饭的阿姨喊道,"我要个鸡腿…还有土豆。"

时间在肉体上狠狠地划了一道伤口,即使结了疤,也依然是丑陋狰狞。

女生张慌失措地把打好的饭又推了回去,低低地说了声对不起便要离开。

一恍而过的便是时间,尤其是临考赶作业的时间总是不够用。当苏亦还在犹豫要不要查查字典的时候,同桌已从抽屉摸出了个勺子,一边盯着手表倒计时,一边靠近外侧的那条腿已经迈了出去。

同桌又转过去和后面的男生调侃了几句,然后拍拍他的肩膀,"这哥哥妹妹的可不能乱叫。"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眨眨眼睛。

"我啊?"女生将尖尖的食指抵着下巴,又忍不住轻笑了几声,主动挽过男生的手朝走廊的另一头走去。

两个人各自拿了罐啤酒蹲在江边,听着他东扯西扯,一甩手,喝完的罐子一下子就被卷进了潮汐中。待他说累了便拍拍屁股走了,没走几步又停下了跑过来踹了我一脚,狠狠地抱着我。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他早已蹦出去好几步远,边挥手还边喊道:"你小子以后可别忘了我!"

前桌的女生就是这次统考的一个受害者也是最大的受害者,六门主课三门亮红灯,名次直接由开学考的班里第七降到第二十五,整整一节晚自习都趴在桌上抹眼泪。

苏亦仍是会挑不是很重要的课赶作业,用心的时候白纸一个晚自习要用掉好几张,只是偶尔也会在做完一样作业后看着前面发呆。

那天晚上吃了感冒药后睡得特别沉,梦见好多好多的同学,有初中的也有现在的。

-也许有一天我再也找不回自己了,你一定要帮我找回来。

一滴油水溅到了旧得发黄的校服上,苏亦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排在了第一个。待打完饭,那两个人早已走了,可惜他还是没能知道那个"真"字后面到底是什么,也无从探究是可爱还是有趣…

听见班主任被叫了出去,接着拿了份试卷执着教鞭的某中年男子便大步走了进来,厚厚的镜片上闪过几道睿智的寒光,"打断一下,上午数学课上有几道题还没讲完。"

苏亦脱开他的手,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水,笑了笑,"没事。"

苏亦做完完型再次抬头发现原先还在呼呼大睡的前桌女生已经买好晚饭坐在了位置上,不由得感慨起来,貌似他也该肚子饿了。

上数学课的时候,坐在前面的女生似乎比以往都听得认真,没有丝毫打算继续和周公约会的迹象。

牧央一定比我更早地懂得这句话,所以才会说也许有一天他再也找不回自己了一定要把他找回来。一直到现在,整整三年他只在高一下学期寄来过一封信,信上说他去了石家庄一切安好不用挂念说他很怀恋和我们几个在一起的日子。

台下无数正死赶活赶作业的学生无不暗暗叫苦连天。于是乎,这星期最后的一堂自习课又成了泡沫,淹死在了这位特级刽子手的大刀下。

算算也有两个多月没回家了,电话也就打过几次-内容几乎都是千篇一律的,无非就是先听二老唠叨再是应几声答应会用功学习会照顾好自己。

已渐渐步入深秋了,苏亦坐在跑道上,背对着操场上的喧闹,望着林荫道上堆满的梧桐叶,记忆仿佛又回到了最后一次见到牧央的那天。

不是可爱也不是有趣,而是搞笑-也许这就是那天的答案,他忽然有一种很想笑的冲动。一圈一圈的彩色光晕在心底缓缓地浮起,就像鱼儿吹出的小泡泡。

于是乎,整个年级的学生无不叫苦连天频频为逝去的课程悼哀。

苏亦淡淡地白了他一眼,"是我妹。"

苏亦有些出神地听着,想知道那个"真"字后面会是什么词语。

同桌表面上还是那副吊而郎当的样子,却每回考试基本都拿班里第一。

牧央,我终于感受到在雨中狂奔的幸福了,那时候我还笑你傻,其实你一点都不傻,只是我还不懂这种幸福。

"搞什么?!后面的人还等着呢!"

点点沁人的光圈透过窗子洒在写满化学方程式的讲义上,使得端正清秀的字迹拖上了斑驳的浅灰色阴影显得更为端正清秀。苏亦搁下水笔,轻轻地抒了口气,可是一看到几乎占了半个桌子的习题册和试卷就忍不住皱起眉头。

编辑:德晋登录 本文来源:第3回,还记得大家的初遇吗?(下卡塔 尔(英语

关键词: 德晋彩票app 日记本 随笔 时光 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