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晋彩票app > 德晋登录 > 正文

坏蛋是何等炼成的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三章 六道

时间:2019-10-18 18:24来源:德晋登录
摘要 :1993年,一个小镇里,有个经常被人欺负的小孩,名薛阳下了晚自习,薛阳快步往家的方向跑去,还没跑下楼梯,便被人截住了:"哎呦,想跑,你跑啊1说着往薛阳的肚子踹了一脚

摘要: 1993年,一个小镇里,有个经常被人欺负的小孩,名薛阳下了晚自习,薛阳快步往家的方向跑去,还没跑下楼梯,便被人截住了:"哎呦,想跑,你跑啊1说着往薛阳的肚子踹了一脚,身体单薄的薛阳很容易的被踹到了在地上, ...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在J市第二中学教学楼的一层走廊里。 “嘿,小子,把钱都给我拿出来!”两个头发染成花花绿绿的少年把一个身材瘦弱的学生逼在墙角。 学生底下头,小声说:“我没有钱。” ‘啪’两个少年中一个高个的一巴掌打在学生脸上。“草你妈的,别和我罗嗦,快点!” 学生被打得嘴角通红,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这时高个旁边的矮胖少年说:“算了,别打坏了。这小子是我班里学习尖子,哈哈!” 那高个看看学生:“草,看他你熊样吧。学习好有个屁用。”转头对一边的胖子说:“老肥,你去翻翻他兜,我咋不相信他没钱呢!” 膀子‘恩’了一声,来到学生身前说:“谢文东,你把手松开。”原来那学生听见高个少年的话,用手死死抓住裤兜。 见那个名叫谢文东的学生象没听见一样还是用手捂着兜。“草,你当我放屁是不是?”胖子一脚蹬在谢文东的小腹上。谢文东身子重重撞在墙上。胖子把他的手拉开,另支手伸进他裤兜里。拿出一张褶皱的五元钱。 胖子把钱交给高个少年,往地下吐口吐沫:“妈的,给你脸你不要脸。”说完,和高个少年嘻嘻哈哈离开。留下满脸痛苦的谢文东。 谢文东是J市第二中学初三学生,学习努力,头脑聪明,成绩非常优秀,在整个学校都能排在第一。但是性格有些内向,没有什么朋友,加上身材瘦小,经常受到别人欺负。第二中学在J市不是什么重点中学,学校的管理也很松懈,经常有校外年龄不大的不良少年进出。这些人年龄都不大,由于各种原因不再上学,在社会上糊混。见到软弱好欺的学生,不是找茬就是要钱,或许这样他们能体会到一种成就感吧! 站在学校走廊里好一会,谢文东弯腰拣起掉这地上的书包,走出学校。回家的路上,谢文东眼睛里都是委屈的泪水,心里不停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他们总是欺负我?为什么他们不欺负别人?为什么会是我? 没有人能给他答案,傍晚的黑暗掩盖了他的泪水。谢文东回到家里,进门前把脸上的泪水擦干净,他不想让家里人知道自己在学校受人欺负。软弱的人不代表他们就没有自尊心,甚至他们的自尊心别任何人都强。谢文东用钥匙打开门,家里只有他的妈妈在。做好的饭菜摆在桌子上等他放学回来吃饭。见他回来后,谢妈妈说:“快点吃饭吧,一会都凉了。” 谢文东点点头问:“我爸呢?” “你爸今天晚上夜班,不回家了”谢文东的妈妈边拿饭边说。谢文东‘哦’了一声,坐下来看着桌子上的饭菜,没有一点食欲。 见谢文东光坐着不吃饭,他妈妈担心问:“文东,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为了不引起妈妈的怀疑,谢文东拿起饭碗默默吃起来。 谢文东生活在一个普通家庭。爸爸在铁路上班,开机车的,经常夜班。妈妈是下岗工人,后来在外面做点小买卖。家里虽说不上富裕,但是他也从来没有却过钱花。由于他学习成绩好,父母也都很欣慰,只要他伸手要钱,父母从没有拒绝过。 第二天,谢文东还是和往常一样,五点半起床。看会儿昨天的功课后,吃点东西,向妈妈要了十元钱上学去了。他家离学校不远,只隔两条街道,快走不到五分钟就能到。谢文东来到自己班的教室,教室锁着门没有一个人。谢文东用班级钥匙打开门走进去。 他坐在班级的第一排,不是因为他个子不高,而是由于学习好。在J市很多学校都是这样,学习好的坐前面,成绩差的坐后面。班级座位按每回大考来定。学校对这种方法有它自己的解释:成绩差的都是上课时爱说话的或不好好听课的,让他们坐在后面可以不影响别人,给认真听课升学有希望的同学一个更好的环境。 谢文东坐在座位上看书。过一阵同学陆陆续续来到班级,寂静的教室也慢慢热闹起来。关系不错的同学纷纷凑在一起,有聊昨天晚上看的电视剧如何如何好的,有说最近哪个明星出新歌的,有的几个小女生在一起拿出珍藏的贴纸互相换的。教师里象农贸市场一样热闹。 吵闹的声音越来越大,谢文东皱了皱眉,把手里的书放下。这时昨天抢他钱的胖子进到教室,把书包放在自己的座位上。看见坐在那发呆的谢文东,嘻嘻哈哈走过去。来到近前,一扒拉谢文东的脑袋,“嘿!今天带钱了没有啊?”谢文东被吓了一跳,摇头说:“没带钱。” “没带?”膀子嘿嘿一笑说:“那你让我摸摸。”说着把手向谢文东裤兜里摸。 谢文东挡开他的手,声音有些颤抖:“别翻了,我的钱还得中午吃饭用呢。”见他有钱不给,膀子一甩手打在谢文东脸上:“草,你和我装呢?!”脸上的疼痛感让谢文东的眼圈发红。 这时教室里的同学把目光都投向这里,有的带着疑问,有的是幸灾乐祸。见班里的同学都在瞅自己,谢文东脸一片通红,他知道自己的自尊心被狠狠的践踏在地上。谢文东的同桌看不过去了,一个脸圆圆的女生对胖子说:“李爽,你也太过分了,怎么打人呢?” 李爽一指那女生:“滚边去,有你个屁事啊!” 女生瞪着眼睛大声说:“怎么地,打人就不行。”和那女生关系不错的同学帮她说话,“算了吧李爽,别吵吵了,一会老师快来了。”“徐娜,得了吧。你也别喊了。”徐娜是谢文东同桌女生的名字,平时特别爱闹,象个假小子似的,但学习成绩很好。 李爽点点头,看着不说话的谢文东说:“行,草你妈的,你给我等着哦!”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呼哧呼哧喘着气。 徐娜大声对低着头的谢文东说:“怕啥?等着他还能怎么的?”说完气汹汹的坐下。一推傍边的谢文东说:“你怎么那么胆小啊?你越怕他他就越欺负你。你家里没有比你大的哥哥吗!找来揍他一顿就消停了。” 谢文东木然的点点头说:“谢谢你了。” 徐娜一见他这个样子就来气,转过头不理他了。 难敖的一天终于过去了。放学后,教师里的学生一个个的离开,可谢文东不敢走,他怕李爽找人在学校走廊里堵他。最后只剩下他和今天值日的同学在教室里。今天值日的学生叫张强,以前也被李爽欺负过。见谢文东还没走,一边扫地一边问他:“谢文东,你怎么还没走啊?快六点了。” 谢文东不好意思的摸摸头说:“我还有道几何题没有弄明白,等会走。” “呵呵,你可真用功啊。难怪学习那么好呢!”过一会,张强把教室打扫干净了,拿起书包说:“谢文东,我打扫完了。你走不走?要走我们一起走。” 谢文东摇摇头,“你先走吧,反正咱俩家也不同路。” 张强说声‘拜拜’背起书包跑出教室。谢文东又等一会,看表已经六点多了,感觉李爽就是等他也不可能等到这么晚,也许以为自己回家早走了。 谢文东收拾好书本,拿起书包走出教室。把门锁好后,转身离开。 (第二中学的教学楼是一做不小的五层楼。第一层和第二,三层都是各班的教室。第四。五层是实验室,微机室,语音室等。谢文东的教室在第二层。) 这时学校里的学生大多已经离开了。走廊里的灯关了不少,显得有些昏暗。谢文东走到一楼的走廊,这里是他最害怕的地方,因为李爽那些人经常都是在这里等他。见走廊里空无一人,谢文东悬起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可在走廊里刚走一半,旁边的教室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四五个人。里面有李爽和昨天抢钱那个高个。 李爽一脸邪笑说:“谢文东,你可出来了,让我们好等啊!”说着,四五个人把谢文东围起来。 谢文东心里有些发凉,他从没有被怎么多人欺负过,眼泪差点掉下来,“李爽,今天……今天上午对不起啊!” “我去你妈的吧!别的先别说,把钱先给我掏出来。”李爽仗着人多,说话硬气不少。 “我的钱中午都买饭了,现在真的没有啊。” 李爽呵呵一笑:“没有是吧,我打你就有了。”说完一叫踢在谢文东的大腿上。其他人都是各班的混子,不怕事大的那种。见李爽动手了,二话不说,围起谢文东一顿拳打脚踢。李爽边打边说:“都xx巴别往脸上打,打坏了不好说。”谢文东被逼靠在墙上,双手抱头。这时的他已经感觉不到身上的痛,因为和心里的痛苦比起,那实在是轻得多。听不见外界的声音,耳朵里充满嗡嗡声。 “行了!别打了。”李爽看差不多了,把其他人拦住。他也不想把人打坏事闹大了。抓起谢文东的头发,李爽用手拍拍他的脸说:“你明天上学给我带十快钱。要是不带我还找人揍你,知道不?” 谢文东身体靠在墙上,腰弯着,低下头,泪水顺着面颊滴落在地。见谢文东不说话,李爽用力的拉住他的头发说:“草,我和你说话呢没听见啊?”谢文东精神麻木的‘啊!’一声。李爽满意的点点头和其他一起离开,“一会干什么去啊?”“打游戏去吧!”“没意思,不如打台球去呢!”“去你妈的,你有钱啊?”李爽几个人说说笑笑走出学校。 这时谢文东靠在墙上的身体慢慢滑落,蹲在地上双手抱头痛哭,现在他觉得自己活的一点意思都没有,学习好有什么?还不是受人家欺负!为什么?他用拳头用力打自己的头,他狠自己太软弱,狠自己为什么不和他们拼,狠自己为什么不敢把自己在学校受人欺负的事告诉爸妈。 过了好一会,心情平静了一些,谢文东站起来把褶皱的衣服整理一下,走出学校。这时外边的天空下起雨来,谢文东漫步在街上。他感谢上天在这个时候下雨,至少可以让别人看不见自己的泪水,自己只是想过平凡人的生活,难道这都很难吗?为什么别人可以安安心心的上学,自己却要担惊受怕。如果这是上天对于软弱人的惩罚,那么他在这个时候决定以后要坚强。不再受任何人的欺负。这一天,外面下着雨,谢文东永远无法忘记,因为这天是他人生转变的开始。

第二天中午,二中卫生间里。 “老肥,听说你让你们班这个窝囊费把脸划了一道口子,你还跟了他,真的假的啊?”一个叼着烟卷的高个歪着脑袋看李爽问。李爽沉着脸,“你他妈再敢叫他窝囊费我揍死你!” 高个眼眉跳了跳,掐住李爽脸上的肥肉来回摇晃:“篮子,你知道自己和谁说话呢?” 李爽打开他的手,瞪着眼睛说:“我草你妈的高强,你以为我怕你是不?别以为自己认识几个人就和我装牛逼!”高强‘呵呵’一笑:“你行,小子。今天放学你和那个篮子在教室里等我,要是敢先走我把你腿打折!” 李爽盯着他的眼睛“我等你,就怕你不来。” 回到教室,李爽把刚才的事和谢文东说了。谢文东问李爽:“高强是谁?干什么的?”“就是以前总和我在一起那个高个,上回和我一起抢你钱来得。”说到这小心看了一眼谢文东,见他没在意,放心接着说:“他就是高强,上小学时就出来混了,手下有一帮人。现在是初三六班的混混头。” 谢文东点点头,问他:“你能找来多少人?”李爽想了一下说:“可靠点的能有五六个吧!其他那些就是一些虚张声势的墙头草,见风头不对肯定第一个跑。” 谢文东说:“那好,你去把可靠的那几个人找来我看看。”李爽答应一声向外跑去。 晚上六点,二中二楼教室。 李爽站在教室后面,举起一把坐椅,狠狠向地上摔去。‘砰’走廊里传出一声巨响。坐椅被摔得七零八落。李爽弯腰拣起一跟长二尺的‘方子’,来到谢文东座位边说:“东哥,这个你拿着,一会打起来能用得上。” 谢文东摇摇头,“不用这个。”李爽不敢说别的,把方子放在一张书桌下面,老大不要留着自己用吧。不一会,教室里紧关的门被人一脚踢开。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李爽吓一跳,扭头一看,高强带着七八个人进入教室里。“行啊,你俩还真有种,真在这等我呢!”高强回头对后面的人大笑“哈哈看看这俩傻逼!” 谢文东没有说话,冷漠的坐在自己座位上。李爽听完,心里的火腾一下烧到顶点,“高强你他妈要是个人就和我单挑。谁输谁是儿子!” “和你单挑?我去你妈的吧!不照镜子看看自己熊色!”转头看坐在那的谢文东说:“小子,你给我过来!” 谢文东慢慢站起来向高强走去,李爽跟在他身后。看比自己矮半头的谢文东,高强眼睛里闪过一丝轻蔑,“你小逼最近嚣张的很啊,跟我抢人。李爽是个篮子,你要我就给你。但我咽不下这口气,你说咋办吧?”谢文东底下头,略长的头发遮住眼睛,嘴角微动传出冰冷的声音:“你要是聪明就最好咽下这口气,李爽有他自己的选择。” 高强听见冰冷的声音心里没来由的一跳,可看到谢文东身后含笑的李爽,把心里的一丝软弱抛在脑后,“你和我装犊子呢?”一把抓住谢文东的头发向下拉,抬起腿,膝盖猛撞在谢文东的脸上。谢文东蹲跪在地上,鼻子里流出血来。李爽大喊一声向高强冲去,却被同来的几个人压倒在地。 高强脸上带着残酷的笑容,又一脚把谢文东踢倒。“怎么了,这么快就熊了?”高强用脚踩在谢文东的脸上,回头问李爽“这就是你的狗屎老大,现在在我脚下呢!哈哈~~” 李爽挣扎想起来,可是四五和人分别压住他的手脚。“高强,我草你……”话没有说完,就被旁边一人踢在脸上,李爽咳了一下,吐出一口血水。 倒在地上的谢文东突然左手抓住踩在自己脸上的脚腕,高强一楞。谢文东右手的拿出装潢刀刺在他的大腿上。“啊”高强发出象杀猪般的惨叫声,捂住腿上的伤口向后倒退数步。谢文东站起来,走到高强身边,轮起拳头打在他脸上。高强的手下见见红了,都有点不知所措。 他们楞着可谢文东没有停,瞪着血红的眼睛,连拳带脚往高强身上招呼。不一会,高强被打得满连是血,倒在地上。李爽趁其他人愣神的时候站起身,顺手拿起桌子下藏好的方子,轮在刚才踢他的那人头上。那人闷哼一声被打得抱头跪在地上,血顺着手指缝流出来。李爽大喊一声:“兄弟们,都给我出来!” 话音刚落不久,走廊里向起杂乱的脚步声。不一会,教室里又进来七八个人。李爽叫喊:“我‘打样’!”轮起棒子向其他几人打去。后进来一伙人见李爽动手了,二话没说,把高强带来的人围在一起一顿暴踢。 谢文东抓起高强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拉起来,这时的高强神志模糊,一只眼睛被打得封候肿起老大一个包,另一只眼睛迷离的看着眼前的人说:“小子,我这回我认了,是因为我没有你狠。要打要杀随你便吧,我高强哼一声就不是人妈养的!” 谢文东把装潢刀片放在他的脖子处说:“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被挂,一是跟我。你自己选。”谢文东放下高强向后退了两步。这时其他人也都挺手站在谢文东的身后。一个机灵的学生马上搬过一把凳子,谢文东看了一眼他微微一笑坐在上面,翘起腿,手指轻轻在脸上划动。 高强擦了一下嘴角的血,看看倒在地上的手下问:“兄弟,你叫什么名?” “谢文东。”谢文东把刀放进自己的裤兜回答。 “好,东哥。小弟服你了,以后你就是我大哥!”高强觉得眼前这个人不只是够狠,而且还很有头脑,以后应该能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谢文东站起来,拍拍高强的肩膀说:“呵呵!以后大家就是兄弟了。有我的就有你的!”说完走出教室。高强看着消失在门口的背影,脑海里还留刚才谢文东拍他肩膀时那种热切的眼神,这时他感觉到一种没来由的幸福。 后进来的人都有些发傻,他们都是李爽的朋友,今天李爽和他们说有一个人是他老大,让他们去见见。见面后大失所望,因为眼前的谢文东没有一点出奇的地方。碍于李爽的面子,也随着李爽叫谢文东‘东哥’,可心里一点都没服气。没想到这个在他们眼中的平凡人,一个人几下就收拾了高强,还让高强服服帖帖的做了手下。现在他们对谢文东才算是心服口服。 李爽打破沉静,对旁边人说:“草,还楞着干啥?赶快把强哥和受伤的兄弟送医院啊!”其他人听完赶快抬着高强和他受伤的手下。高强把过来扶他的人推开,挣扎站起来说:“我自己能走!老肥,这回叫我强哥了?真是打我一把掌再给个舔枣吃啊!” 李爽尴尬的笑了笑:“强哥,看你说得哪的话啊?以后咱们就是兄弟了,跟着东哥一起闯天下保证没错。来,我扶你!”李爽扶住身体摇晃的高强,高强一扒拉他脑袋“草,你小子啊……!!”一伙人嘻嘻哈哈向医院走去。 谢文东走在回家的路上,走得很慢,想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自己怎样才能不被别人欺负?只有自己比别人强。怎么才能比别人强?那就得够狠。学校内部有名的混子基本上已经被自己控制住,再有就是校外的因素。谢文东决定要建立自己的势力,就以现在的二中为中心,拉拢社会上的一些小混子。这些人年纪都不大,打起架来没轻没重,说白了就是够狠。凭着年轻的热血,对英雄的盲目崇拜,也很容易被控制。现在谢文东的头脑远远超过他的实际年龄,甚至一些大人也比不上他。 谢文东在家里,没有什么改变,还是一个听话的乖儿子,父母眼中的骄傲。在学校里,还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学习尖子。但他的名声却在二中附近传开了,这里的混子都知道二中最近崛起了一个新霸王~谢文东,打架特别狠,武器是一把装潢刀…… 这天,谢文东和往常一样在班级里上课,认真听着老师每一句话。他认为不管自己怎样,以后干什么,文化永远是最重要的。拥有一颗过人的头脑要比强壮的身体实用的多。下课后,李爽从外面跑进来,在谢文东耳旁压低声音说:“东哥,三眼的手下要见你。” 谢文东正低头在纸上算题,头也没抬说:“恩,你让他等一会,我把这题做完的。” 李爽点头又飞快跑出去。三眼本名叫张志东,是二中这一带有名的混混头,打架出了名的不要命。有次和别人火拼,在脑门上留下一道两寸长的伤疤。打眼一看,给人感觉好象三只眼。三眼的名头也是这么来的。 李爽跑到楼下,学校的操场上站着两伙人。一伙是高强带头的十七八个人,另一伙是三眼手下的十来号人。高强正歪着脑袋,蹲在地上抽烟,见李爽回来了把烟头弹出去,站起来问:“老肥,东哥呢?” “东哥等会下来,让他们等会吧!”李爽肥胖的身体微微有些气喘。 高强见了心里不爽“草,看你那胖样,减减肥不行啊?跑几步就喘得和猪是的。” “我靠,你当我不想减啊。说得到容易!”李爽看看等着不耐烦的三眼手下说:“你们再等会,我们老大一会就下来。” “草,什么xx巴东西,还他妈真当自己是个玩意了!”一个带着黄色墨镜的人大声说。 李爽一听,身体里的血燃烧起来,走到那人身前,毫无预兆一拳打在他脸上,墨镜被打飞好远。三眼手下没想到对方说打就打,一点面子都不给。纷纷把手放在衣服里,抓住藏在里面的片刀。里面带头的挥挥手,稳住手下,对李爽说:“那个小弟新来的不懂事,见笑了。” 李爽‘哈哈’一笑“好说好说!”接着板住脸盯着那带走的说:“带小弟儿出来先调教好了知道不,别满口喷粪。草!” 带头的脸色一变,但很快皮笑肉不笑说:“恩,兄弟教训这一拳我记住了。嘿嘿!” “你记你妈了逼!”高强在一边憋很久了,见对方带头的那个样子心里更来起,骂了一句,一脚踢在对方的小腹。那人弯腰退出数步,让手下扶住。这下三眼的手下真不干了,把刀都抽出来。李爽高强带来的人也纷纷把身后别的方子拿出来。双方一处即发,每个人都瞪着眼睛寻找自己的对手。就在这时,谢文东双手叉兜,不慌不忙的从教学楼里走出来。 “呵呵!好热闹啊!?”谢文东来到人群中央,无视对方手里的片刀。见场中来个穿二中制服的平凡学生,对方代头的一边揉着肚子一边问:“小子,你干什么的?” 谢文东没说话,李爽大声道:“这就是我们老大!” 代头的来的谢文东面前上下打量,心说:草,这二中是不是没人了,找个营养不良的做老大。谢文东没有放过他眼中闪过的轻视,笑呵呵站着。 看了一会,那人点点头说:“谢老大,我们大哥有事找你商量。晚上你有空能否赏个脸出来聚聚?” “没问题,时间地点你说,太完我可没空。”谢文东答应的很爽快。 那人又点点头说:“你放学时来‘欣欣’台球厅,我们老大在那等你。你看怎么样?” “好,就这么定了。”其实谢文东早就想见见这个三眼的混子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没想到今天会主动找上自己。看着那伙人离开,对李爽和高强说:“你俩太冲动了,以后得改。”高强低头没说话,李爽大声说:“东哥,是他们太嚣张了,他们要不是先骂你我也不会动手。” 谢文东笑了下,“我没有怪你们的意思,我只是提醒你们,时刻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可以让自己少吃亏!” 李爽和高强点头齐说:“知道了,东哥!”他们觉得老大说的也是有道理的,刚才要是老大不来真打的话,自己这一边别看人多,但不一定能占到便宜。 高强想了一下说:“东哥,我看三眼找我们去没有什么好心。你看是不是就……” 谢文东正色道:“如果我们真想在这里立足,那就必须先过今晚这一关。或许会有凶险,但没有胆量还出来混什么?”高强听了脸一红,点头应是,“东哥,你说晚上怎么办吧,我听你的!” 谢文东点点头,深思不语。 ‘呤’二中的放学铃声响起。顿时学校的大门人满为患。不知道为什么,学生都冲向原本就不宽的学校大门。第一个出来的大喊一声‘YES~’兴奋的象中了头奖。 教学楼内,一层到二层之间的楼梯两边,站着二十几个学生,一各个双手叉兜,嘴里叼着烟,不管会不会抽,至少他们觉得自己这样很帅气。见到有漂亮女生经过,又是吹口哨又是欢呼,“赚了,赚了,这个真靓啊!养眼啊”“滚吧你,什么眼神啊?长得象猪八戒……的二姨!哈哈!”“草……” 李爽和高强站在人群里可没有他们那么高兴,李爽问高强:“强哥,几点了?”高强看下表,拍拍他肩膀“才放学你说几点?紧张个毛啊!天大的事我顶着。” 李爽咽口吐沫说:“奶奶地,不紧张是骗鬼呢!对方可是三眼啊!” “三眼怎么了?不是人啊。喝多了不也吐,吃多了不也拉嘛!?”高强的话引起一片哄笑声。李爽哈哈笑说:“就你老鬼词多。” 这时谢文东从二楼走廊下来,大家都收起笑容,在楼梯两边站得笔直,一起弯腰说:“东哥好!” 谢文东点点头问:“东西都带了吗?”李爽说:“东哥你放心吧,家伙人手一把。” “恩,走吧。现在咱们终于可以去会会传说中的三眼了!”谢文东半开玩笑说。大家看着一脸轻松的谢文东,更是放心了,一路上有说有笑来到‘欣欣’台球厅。 ‘欣欣’台球厅在二中左侧,二中的学生要打台球一般都到这来。一是离学校近,二是价格便宜,一杆五角。 谢文东等人来到‘欣欣’,这时的台球厅里一个客人没有,整个让三眼给包了。三眼拿着球杆正和一个小弟打球呢,见谢文东领着一伙人进来,‘哈哈’笑了几声迎了过去。台球厅里面很昏暗,等他走进了谢文东才看清三眼的样子。二十岁多点,一米七八左右的个子,留着平头。很人第一感觉是此人很豪爽,总是笑呵呵的。 三眼也在打量谢文东,点点头说:“兄弟就是最近出名的谢文东吧?” 谢文东呵呵一笑:“三眼哥都知道小弟的名字了,不知是小弟的福还是祸呢?” 三眼一楞,接着又笑起来“谢兄弟是明白人啊!我喜欢!哈哈~”拿起一跟球杆递给谢文东说:“兄弟有没有兴趣来一杆!” 谢文东从没有玩过台球,但还是毫不犹豫接过球杆说:“好的。就算我不会玩也得玩,要不就是不给三眼哥面子了。”三眼眯着眼睛“恩,兄弟这话我爱听!” 拿着球杆,三眼狠狠把摆好的球打开,“兄弟在学校怎么样我本不应该过问,但既然是在我的地头上结帮,要是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是有点过分了。” 谢文东看过别人打球,知道怎么打。拿起球杆打六号球,说道:“小弟也是‘立棍’不久,有些事不明白还得要三眼哥多指教。”球没有打进。 “指教不敢说,大家也都是互相合作嘛!”三眼打进一个球,“最近兄弟在学校里收了不少钱吧?” “太多没有,都是穷学生,一天也就几百快吧!”谢文东擦了擦杆头。 三眼‘哈哈’一笑,边打球边说:“兄弟好大口气啊,一个月下来最少也有一万多快呢!”球没进,三眼接着说:“本来这里以前都是我控制的,现在你这二中立棍了,我小弟一个都进不去。兄弟你是不是得给条生路啊!” 谢文东微笑说:“给条生路不敢说!既然话说到这,我看也只有几个办法可以选择了?”三眼拄着球杆看球桌对面的谢文东:“哦?怎么说。”“要么你走,要么我走,要么我们就合并。” “哈哈,兄弟说得到都是实话啊!”三眼目光冷下来,“兄弟的意思是打算把我踢出这片儿了?” 谢文东嘿嘿一笑,盯住三眼:“三眼哥也不用吓唬我,我既然来了就不怕你。火拼起来我们也不一定输。只是这样对大家都没有好处不是!”谢文东顿了顿,伏身打球。 三眼不敢再看轻眼前这个瘦弱的少年,心里直觉告诉他这人不简单。不论是头脑还是胆量都不比在社会上混了很久的老家伙弱。 三眼从兜里拿出一盒‘红河’抽出两跟,递给谢文东。谢文东一笑说声‘谢谢’拿了一跟放在嘴里,旁边的李爽走过来把谢文东和三眼嘴里的烟点上。三眼看了看李爽对谢文东说:“这小子还挺会来事儿呢!”顿一下接着说“兄弟你的意思是想咋办吧?” “我说合并,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都不吃亏。”谢文东吐出口眼圈。 “哈哈!合并?恩,是个好注意。是都有好处。”三眼搓着手里的球杆说:“不过嘛……” 三眼的意思谢文东哪能不知道,“三眼哥是说由谁来坐老大这个位置吧?”三眼不语,只是点点头,眯着眼睛看谢文东。“我本没有资格和三眼哥抢老大这个位置,不过要是空手让出去下面的兄弟也会说我没骨气,那么就一句话……”三眼皱眉问道:“什么话?” “单挑!你和我,谁赢谁坐老大的位置。”谢文东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寒光。 三眼一楞,不敢相信这说是他说的。再次上下打量谢文东。没有什么特别,勉强一米七的身高,而且还很瘦弱,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竟然敢说这样的话。 “哈哈”三眼哈哈一笑“兄弟说话算数不?”“呵呵,说话不算数还出来立什么棍!” “那好,就这么办!你说哪天吧?”三眼信心十足说。 谢文东看了看四周说:“你这里不错,我有空的时间也不多。我看就现在吧!” “嘿嘿,好!” 谢文东把身上的上衣脱了,李爽和高强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种效果。李爽有些担心问:“东哥,真的要单挑啊?三眼打架可是远近闻名的!”谢文东把衣服甩给李爽小声说:“这是解决的最好办法。我们实力弱,和三眼拼不起!”转身向台球厅中央走去。李爽和高强同时摸摸腰上的刀想,一会老大要是有危险,自己就先劈了那混蛋。见对方都是相同的动作,俩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这时三眼叫手下小弟把中间的台球桌搬到一边去,然后打开屋里所有的灯。顿时屋内一片明亮。他自己也把上衣脱掉,衬衫的袖子往上提了提,做好准备。现在他都觉得很可笑,自己要和一个半大小子单挑,不知道穿出去会不会很丢人!? 谢文东来到三眼面前站好,没有丝毫紧张,象是一切都在掌握一样。台球厅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看着站在场地中间的两人。一种无形的压力弥漫在空气中。 见谢文东还没有动手的意思,三眼先说话了“兄弟,可以开始了吗?”谢文东点点头回答他。 “小心了!”三眼不再客气,一拳向谢文东打去。他身体向后退一步算上躲开这一拳,但接着肚子上就挨了三眼一脚,谢文东被踢一个跟头。刚要起身,三眼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又是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趴在地上的身体一直滑出两米远才停下。李爽再一边有点忍不住了,准备拔刀时让高强拦住,低声说:“再等等!”李爽气得一跺脚,汗水流出来。 (看见述评里癫人说:‘大腿被捅了一刀居然还能走路。’汗,这个是我的失误,把‘扶’改成‘背’会好些。还有后面,至少前面应该加上时间~‘一个月后的一天’会更合理一些,在这里向大家说声对不起。还有老虎是我说:‘情节离奇???????黑社会要是这么好混’这点我到是有些异议,现在的主角还没有达到黑社会的程度,只能说是在学校里混。象你所说:黑社会不是那么好混的。就是本节出现的三眼也不属于黑社会,他们都没有定型的组织,也没有固定的资金来源,人员的流动也很大。只能算是社会里一些无业青年,组在一起在社会上混。没有达到杀人不眨眼,卖毒走私,动不动就来个大火拼。呵呵就说这么多,再说就没完了。最后说句老话:喜欢就支持,不喜欢就骂,听到不同意见才能提高。感谢留言,让我不得不多帖出一节。看来明天又要忙了!汗水~~:))

一夜过去~

1993年,一个小镇里,有个经常被人欺负的小孩,名薛阳……

下了晚自习,薛阳快步往家的方向跑去,还没跑下楼梯,便被人截住了:"哎呦,想跑,你跑啊1说着往薛阳的肚子踹了一脚,身体单薄的薛阳很容易的被踹到了在地上,薛阳心不甘的看着刘凯,可奈何,刘凯在学校的地位不是一般的高,也认识学校外面的一些人,薛阳低声下气的说道"凯哥,对不起,我最近没钱,等我有钱了再给你行不行?""没钱?"边说边扇了一耳光,"记住了,明天,一个字不能少,少一分,老子要你的命,"说完,很牛逼的带着人走了,薛阳心里慌了,说不出来的慌,刘凯自己得罪不起,但短时间自己一个学生弄不出来10元钱,回到家,妈妈已经把饭做好了,薛阳也没有胃口吃饭,随便吃了两口就回屋了,回到屋子里,反锁上门,想自己明天该怎么办,想了许久许久,薛阳脑海里反复出现一句话,男人,一辈子不能活的窝窝囊囊,男人自己要顶起一片天,又想起了小说中的谢文东,他和谢文东刚开始一样,没准以后也一样那,顿时,薛阳想开了,爱咋咋地,人就一条命,没谁怕谁,想开后就趴床上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十六颗珠子 入住

文--十六颗珠子

薛阳醒来后,吃了几口饭,走在上学的路上,心里又开始打鼓了,说不怕那是假的,但想起自己以前够窝囊了,今日就算死也不能再当狗熊了,想到这,顿时热血沸腾,到了学校,薛阳没像往常一样,认真的早读,而是自己翻墙逃课了,跑到学校门口的商店,"老板,有没有甩棍?"老板斜眼看了下薛阳,对买这个的见怪不怪"7块5"薛阳听了下意思的说了句"这么贵"老板白了薛阳一眼"贵可以不买"薛阳一咬牙把自己存的钱拿了出来,拿着买的甩棍走出了商店,没有回去上课,就在学校门口等着刘凯,他知道刘凯一帮每天中午都在外面吃,自己一个人靠着电线杆手中拿着甩棍,路过的人都好奇的多看薛阳一眼,有的人还上来搭讪"兄弟,自己?找人不?100帮你调人"薛阳一听还要钱,本来有点高兴的心顿时被水浇了,要知道在呢个时候,100虽然不多,但也不算少了,而且还是对一个学生而言,薛阳摇了摇头,那人知趣的走了,很快,中午放学了,看着陆陆续续的人从学校走出来,唯独没见到刘凯一帮人,薛阳沉不住气了,又等了一会,才看见刘凯一帮散散漫漫的从学校走出来了,薛阳一咬牙走了上去,走到刘凯面前,笑着喊了句说"凯哥"刘凯一看,冲着薛阳的头拍了上去"老子还以为你跑了呢,钱拿了没有"薛阳强忍着自己心里的火"凯哥,咱去那边的小树林说好吗?就咱俩,我有点事给你说""去你。妈。的,钱拿没拿""拿了拿了,就给你说几句话"刘凯听了,笑呵呵的答应,大步的往小树林那里走,对他的朋友说"你们等我一会,等会我请客"他们乐呵呵的答应了,毕竟有人请客能不高兴吗,刘凯走在前面,薛阳薛阳陪着笑的紧紧的跟在了后面,不一会,两个人就走到了小树林,刘凯转身问薛阳"找我什么事,钱呢?"薛阳顺手拿出甩棍出来,"去你**的,要你麻痹钱"顺手朝刘凯头上砸了上去,这一棍包含了刘凯对薛阳之前的所有欺负,打的刘凯头立刻破了一个口,刘凯是个学生,虽然打过几次架,但也没有见过血,薛阳的举动把刘凯吓坏了,顿时没了主意,但薛阳心里也直发抖"错了没,喊哥""哥,哥,我错了,对不起,我以后改了"薛阳怕事情搞大,便跑了,第二天上学,所有人对他的态度不一样了,刘凯也没有再找薛阳的麻烦,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连薛阳也没有想到这样的结局…

编辑:德晋登录 本文来源:坏蛋是何等炼成的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三章 六道

关键词: 德晋彩票app 第一卷 短篇小说 男人 在线阅读